第八百二十章 血缘(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他在地上扭来扭去,不得已扒住石棺才能拖起自己的身体,恐慌地意识到,他简直像个婴儿般无力。

    视线依旧模糊,但他能看见阿格尼丝。她的身体被包裹在一层如宝石般微微闪烁的光芒之中……他从未见过她如此美丽。

    他摇摇头,把这个不合时宜的念头从脑子里扔出去,目瞪口呆地看着阿格尼丝向黑暗中扔出几支火焰凝成的短箭。

    火光照亮了另一张狰狞到他几乎无法辨认……却也无法遗忘的面孔——肿胀发紫,失去光彩的双眼向外凸出,带着凝固般的怨恨与不甘……那真的是安特?博弗德。

    安特?博弗德没死。

    与之相比,连“阿格尼丝居然会法术”都变得不那么难以接受。

    那本该死去的疯子看起来像是在笑——如果他扭曲的嘴角那一点诡异的弧度也算是某种表情的话。阿格尼丝的魔法似乎并不能对他造成多少伤害,而他漫不经心的一剑,也带着令人心惊的风声,似乎轻易便能让阿格尼丝粉身碎骨……也毫不费力地粉碎了她向嘉德靠近的企图,逼得她手忙脚乱,自顾不暇。

    嘉德看得心惊肉跳,有好一会儿几乎忘了自己是以多么可笑的姿势趴在石棺边上。

    “蠢货!”

    阿格尼丝在百忙之中气急败坏地冲着他吼:“看够了吗?还不快滚?!”

    她气喘吁吁,披头散发,平时或真或假的优雅或妖娆都半点不剩,冲着安特爆出的一大串粗鲁的咒骂更是连他都听到脸红……他还是觉得,她简直美得无法直视。

    ……也可能只是因为她身上的光芒在一片黑暗中实在太过耀眼。

    年轻的骑士唾弃着自己毫无意义的胡思乱想,爬起来又跌下去,最后靠着自己捡回来的长剑才勉强撑起身体。

    但他不打算“快滚”——开什么玩笑,他要是敢把阿格尼丝扔在这里自己逃走,父亲没准儿会把他吊死在城墙上。

    他努力站直。但这简单的动作就已经几乎花掉了他全部的力气,他甚至都举不起自己的剑,只能摸出剑带上另一柄短刀扔了过去。

    他没指望那有什么用处,只是希望多少能让安特分神。然而短刀有气无力地越过了石棺就颓然落地……他的耳边却掠过呼啸的风声。

    一支长箭从他身边擦过,拖着微光闪烁的轨迹,准确地贯穿了安特的头。

    嘉德忍不住大声喝彩。然而安特爆发出的怒吼完全盖过了他的声音——他没死,即使这样也没死。

    或许是因为他早已经死了。

    嘉德有些茫然地想着,终于意识到安特或许已经成为传说中的亡灵……但他记得即使是亡灵,被一箭爆头也还是会死的啊……

    一个修长的身影高高跃起,直接跳过了石棺,毫无技巧地直砍向安特头顶的长剑,力量大得像是能击碎岩石。

    他的金发在黑暗中闪耀……但他并不是斯科特。

    ——那条龙。

    嘉德瞪大了眼睛。他听见奇异的尖啸,瞬间被冰冻的空气让他浑身发抖。安特格开了当头劈下的武器,却并没能躲开将他冻结在其中的寒冰。

    “……没见过这么难看的雕像。”

    阿格尼丝喘着粗气还不忘嘲讽。

    “伊斯!”

    另一个声音大声警告。

    冰层迅速碎裂,清脆的声响中夹杂着那条龙恼怒的低吼。

    暗色的火焰从安特身上冒了出来,勾出他臃肿……或高大的轮廓,连他缺乏生命的双眼,看起来也像是燃着两团黑红色的死火。

    嘉德毛骨悚然地觉得,那简直已经不像个人……也不像什么亡灵,更像是某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伯爵夫人!”在他身后响起的声音似曾相识,“别再施法……那只会让他变得更强。”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阿格尼丝一边灵活地往伊斯身后躲一边没好气地吼回去,“你倒是告诉我要怎么办啊!”

    “呃……”埃德?辛格尔犹犹豫豫、听起来一点也不可靠的语气中,有种异样的平静:“或许我们可以跟他谈谈?”

    阿格尼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安特报以一声含糊的、带着嘲弄的咆哮,挥剑砍向伊斯。

    “抱歉,我听不太清。”埃德彬彬有礼:“也许你更愿意跟斯科特谈谈?用不着等太久的。”

    嘉德不由自主地看了他一眼。

    走到他身边的年轻人比他矮半个头,穿着像个平常的贵族,手里没有任何武器或手杖……他看起来没什么改变,又似乎与他一年多以前在维萨城见到的,那个在猝不及防的攻击之下几乎崩溃的“圣者”,已截然不同。

    安特的回答是另一声怒吼。而伊斯……那条龙全凭本能的战斗方式让成为骑士许多年的嘉德无言以对。

    伊斯大半被浪费的力量和敏捷,加上阿格尼丝所剩无几的法术,对不怕受伤也不会累的安特而已,根本没有多少威胁……而埃德却好整以暇地站在那儿,一点也没有要出手的样子——他总不会真的指望安特听见斯科特的名字就落荒而逃吧?

    嘉德动了动手腕。他觉得自己的体力多少恢复了一点,但他不确定要怎么才能击败这样一个不死的亡灵……砍掉他的头会有用吗?

    在他深吸一口气,准备不顾一切地冲上去的时,安特摔了一跤。

    那是结结实实的一跤。嘉德几乎能感觉到地面的震动,并对莫名其妙地脸朝下砸向地面的安特生出一丝微弱的同情——他无法想象那张脸会变成怎样。哪怕他从来没喜欢过安特……他好歹是茉伊拉的丈夫,和她三个孩子的父亲。

    伊斯的手上闪过一道银光。当他利落地划向安特脖子的时候,嘉德才分辨出……那是他的爪子。

    与他被砸飞的剑相比,这大概是更加称手的武器。

    黑暗在一瞬间被火光照亮,安特的身影骤然在火焰中消失。冰龙的爪子在地上划出刺耳的声音,却已经失去了攻击的对象。

    嘉德呆了呆,默默地收回了脚步。接二连三的震惊之后,他竟然觉得这样的结局才是正常的——噩梦通常都不会如此轻易结束。

    伊斯直起身来,满脸怒容,埃德却只是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让我们离开这儿吧……伯爵大人。”他微笑着转向嘉德,“太后陛下十分担心。”

    阿格尼丝身上的光芒已经暗了下去。埃德体贴地燃起了火把,摇曳的火光中,嘉德的视线从他头顶掠过,又迅速移开。

    他依稀记得埃德才二十来岁……

    年轻人的黑发间,已经有过多的银丝闪耀。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