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 血缘(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嘉德在阿格尼丝试图悄悄溜走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她。

    “你哪儿也不能去。”他说,“你得跟我一起去见父亲和茉伊拉。”

    “……你这是打算让我跟你一起承受父亲的怒火吗?”阿格尼丝瞪他,“没良心的东西……我可是刚刚救了你的小命!”

    嘉德的脸尴尬地红了红,手上却一点也没有放松。

    “我会告诉父亲你救了我。”他说,“但你知道真正的问题是什么。”

    “……所以你是打算用我来转移父亲的怒火。”阿格尼丝指责,“无耻!我怎么没干脆让你死在那个疯子手上!”

    年轻的骑士不自觉地看了看默默地站在一边的埃德和伊斯,脸更红了,却没有放弃自己的坚持。

    “你得跟我一起去。”他说,“我们发过誓的……在欧格登去世之后,我们发过誓彼此之间不会有秘密,无论什么事都会一起面对……我不在乎你跟多少男人约会过也不想知道,但这件事不一样!”

    死去的兄长的名字终于让阿格尼丝微微变了脸色。

    “……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她的语气柔和起来,“可你瞧,父亲和茉伊拉已经有够多的事情要操心了,至少今天,就让他们为你的平安无事松口气,别再让他们为其他事儿忧心忡忡不好吗?”

    嘉德稍稍犹豫了一下。

    “我会告诉他们的——我会告诉你们,所有的一切,再也不会有任何隐瞒。”阿格尼丝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但你得给我一点时间……也给他们一点时间,好吗?”

    她在嘉德的迟疑中趁机抽出了自己的手臂,扭头向埃德挑了挑眉毛。

    “我不是个多嘴的人。”她在自己的嘴唇上轻轻一划,浅笑盈盈,“我猜你们也不是?”

    埃德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阿格尼丝理了理自己乱糟糟的长发,转身消失在黑暗之中。嘉德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突然间陷入了深深的沮丧。

    他一直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强大,不再是家里最小、最需要保护的那一个,甚至已经强大到能够取代欧格登……那大概只是身体的成长所带来的幻觉而已。

    比如……他现在就几乎没有面对父亲的勇气。

    .

    已经成为公爵的老卡洛斯并没有嘉德预料中那样怒气冲冲,毕竟他的儿子没有死……而另一个人的生死似乎更加重要。

    “所以他真的没死。”他说,“安特?博弗德……他到底变成了什么样的怪物?”

    茉伊拉神情复杂地看了父亲一眼。

    “他显然不是个纯粹的亡灵……但也不是活人。”埃德轻声开口,“抱歉,恐怕现在我也无法给您一个能令人满意的回答,但我会尽力找出答案。”

    “……而这原本并不是你的责任,包括救出了我的儿子。”公爵向埃德微微点头,“我该因此而向你道谢。”

    “那个地方。”茉伊拉开口道,“不能彻底毁掉它吗?”

    今天是嘉德“误入其中”,明天就有可能是弗里德里克……她实在受够了这样的提心吊胆。即使埃德已经重新封闭了入口,她也已经下令让工匠们以修整为由在那道墙外重新砌一道墙……她依旧觉得不安。

    埃德迟疑了一下。

    “那个地方……”他说,“正确说来,它不存在于洛克堡,只是以某种方式与洛克堡相连……它几乎与整个斯顿布奇相连。就像三重塔一样,我们并不知道毁掉它会对这座城市造成怎样的影响,也许最好还是别轻举妄动。”

    沃尔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也许我们真的该抛弃这座被诅咒的城市……”他说,“另选一个地方,重建王城。”

    埃德简直愿意连双脚都举起来赞同这个提议。他怀疑斯顿布奇很快就会变成一个可怕的战场……但他也明白,即使从现在立刻开始计划,大概也已经来不及把城里的所有人都迁出去了——他得另想办法。

    “国王封给嘉德的那块领地……我觉得是个不错的地方。”沃尔特向自己的女儿倾过身去,“你觉得呢?”

    茉伊拉沉默许久,却并没有点头。

    “我们得找个时间好好商量这件事。”她说,“我们……包括弗里德里克。”

    这座城市,这个堡垒,或许已经染上了太过深重的黑暗,但一个国王……真的应该在这种时候抛下它吗?

    至少现在,她无法做出决定。

    她努力用微笑送走了父亲和埃德,却留下了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嘉德。

    “你还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她问。

    .

    阿格尼丝把梳子扔在桌面上,拉开每一个小抽屉,扫一眼里面的珠宝,又烦躁地关上。

    她觉得她该收拾东西尽快离开——不能指望嘉德那个家伙真的能保守秘密。而她根本没办法向父亲和茉伊拉坦陈“一切”……她做了太多不可原谅的事,她也绝对无法接受他们得知真相时看向她的眼神。

    她得离开……可她能去哪儿?

    她呆呆子坐在镜子前面,直到有人敲响了房门。

    来者并没有得到她的允许就推门而入——她也不需要得到她的允许。这是她的城堡……这是她的国家。

    “阿格尼丝……我们得谈谈。”茉伊拉轻声开口。

    木门关上之前阿格尼丝窥见了门外的守卫——那是茉伊拉的侍卫。

    如果她真想离开,那些笨拙的骑士倒也拦不住她。

    “你想谈什么?”

    阿格尼丝拾回自己的梳子,懒洋洋地梳着头发:“听说嘉德那个傻瓜已经被找回来了?早就告诉他别乱钻那些密道了。”

    “是的。”茉伊拉的语气十分平静,“他还告诉了我一些事。”

    阿格尼丝安静了一小会儿,试图做最后的挣扎:“你确定他告诉你的不是他被吓出来的幻觉?”

    “……你知道我们的弟弟还不至于没用到这个地步。”茉伊拉叹气,“而且也不用他告诉我什么……你以为我会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阿格尼丝,你在亚伦?曼西尼的法术之下保护过我和朱恩——你是觉得我有多瞎或多傻,才能视而不见?”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