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 勇气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尼亚好一会儿没有出声。他垂头眨着眼睛的样子很是委屈,埃德甚至有点怀疑他是不是要哭……不,不可能,哪怕看起来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儿,这也是从地狱归来的尼亚.梅耶,而不是说哭就哭的埃德.辛格尔。

    然后尼亚抬起了头。

    “我承认我早就知道这个地方。”他说,“但如果不是发现有人找到了这里,我原本没打算钻进来……罗穆安的兔子洞绝对跟他自己一样疯,我的好奇心还没有强到那个地步。我也不知道这根铁圈儿到底是不是罗穆安所说的那一个,或者它是不是真的有用——我甚至不知道他告诉我的那些乱七八糟里有几句是实话……说不定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这个倒霉的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这玩意儿又为什么会在他头上……我发誓。”

    他的语气和神情让人没办法怀疑他说的每一个字——连并没有怀疑他的埃德都觉得满心愧疚。

    伊斯有点心慌的扭过头,避开了他的视线。他希望尼亚能够认认真真地回答他的问题,而不是嬉皮笑脸地糊弄过去……可当他真的变得这么一本正经,他反而不知所措。

    “……也许我们最好还是先离开这儿?”

    埃德小心翼翼地打破那令人尴尬的沉默,“也许约克知道更多。”

    ……如果他还能回答的话。

    伊斯看了那哆哆嗦嗦抖成一团的牧师一眼,对此并不抱什么希望。

    他伸手拖起约克,毫不理会他的挣扎,把他扛在自己肩上,一声不响地掉头钻回迷宫般的通道之中。

    尼亚冲埃德耸耸肩,笑得有点没精打采。

    “为什么他要长大呢?”他说,“他小时候多可爱啊,我告诉他蛇就是长大的蚯蚓他都会信。”

    这个问题……埃德可无法回答。

    .

    不停扑腾的牧师在他们离开下水道之前就被伊斯暴躁地一拳揍晕过去,直到第二天午后才在埃德的床上茫然地睁开双眼。

    “……约克.特瑞西?”埃德轻声叫道,不自觉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曾经像这样整晚忧心忡忡守在另一个人身边,那人醒过来就打晕了他……还杀了他的母亲。

    约克看了他好一会儿,眼神渐渐清醒。

    “埃德.辛格尔?”他疑惑地环顾四周,“发生了什么事?”

    “……我以为你能告诉我。”埃德苦笑,却也松了一口气。如果约克真的疯了或者变得痴痴呆呆的……他可没办法跟黎明神殿那位又凶又害羞的圣骑士交代。

    “我……”

    约克张开嘴,又闭上,花了不短的时间努力回想,最终却还是懊恼地摇了摇头。

    “我想不起来。”他说,“这是怎么回事?我只记得我来找你,然后……我来找你了吗?”

    埃德摇头。

    “是我们找到了你。”他说,“你失踪三天了。”

    “什么?!……你们在哪儿找到我的?”

    “下水道。”

    约克的第一个反应是低头闻自己身上的味道。

    “……我们给你擦洗过了。”埃德说。

    年轻的牧师尴尬地红了红脸。

    “我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他说。

    他疑惑而不安的神情不像是在撒谎,埃德只能安慰他:“你的头受了点伤……我治好了伤口,但你或许得再好好休息一阵儿才能完全恢复。”

    他暂时不打算跟他提起那个疯法师的兔子洞……他还记得那时牧师眼中的恐惧。也许能够彻底忘掉,反而是种幸运。

    约克有些沮丧地默默点头。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来找我?”埃德忍不住问,“还是连这个也忘了?”

    “不……这个我还是记得的。”约克犹豫了一下,语气不怎么确定:“我……大概看到了伊卡伯德?贝利亚。”

    埃德猛地睁大眼睛,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在哪儿?!”他急切地问。

    “就在斯顿布奇……在旧港口附近。虽然只是个背影,但我对贝利亚大人印象十分深刻……我想我应该没有认错……不过,也很难说……”

    莫名其妙的受伤和失忆让一向充满自信的牧师迟疑起来。

    从他的叙述之中,埃德惊讶地发现伊卡伯德在信奉其他神祇的牧师……甚至法师之中,都极受关注。

    ……也许他不该如此惊讶。

    “他是个天才!……是个被神明所眷顾的人。”约克并没有掩饰他的仰慕——或许还有一点点嫉妒,“我听尼奥的法师说过,如果他没有成为牧师,绝对能占据七塔之一。”

    对骄傲的法师们而言,这已经是极高的评价。

    “但我们的大祭司曾经告诉我……他或许也十分危险。”约克的声音低了下去,“‘他过于执着而缺乏敬畏’……她是这么说的。”

    黎明女神的大祭司是一个年迈的女牧师,已经有好几年不曾出现在人们面前。埃德不曾有幸见过她,却得承认她的评价十分准确。

    “也许我不该多管闲事。”约克飞快地看了埃德一眼,“也许你早已经知道了……但我总觉得也许最好还是告诉你一声……”

    “我并不知道。”埃德坦率地说,“多谢。”

    约克沉默下来。

    他的神情有些疲惫。埃德准备离开让他休息的时候,他却突然开口。

    “我知道国王打算对付水神神殿。”他说,语速快得像是不容许自己后悔,“安特,死掉的那个国王……我也知道他打算用什么办法来算计你,我在斯顿布奇有些消息灵通的朋友……我本该警告你,因为你显然是无辜的,可我没有……我想我是不愿与国王作对……大概多少也希望水神神殿不再那么……我没想到……”

    他低下头。埃德看不见他的神情,却听得出他的愧疚——那大概已经在他的心上压了许久。

    然而埃德并不觉得他有什么可谴责的。那只是谁都会有的一点点嫉妒和软弱……能够承认它们的勇气更值得尊敬。

    “谢谢你愿意告诉我。”他轻声说,突然想起那些曾经在柯林斯的五月节上并肩作战的,信奉着不同神明的人类、矮人与精灵。

    或许……他们仍可并肩而战。

    当他找回自己付出信任的勇气时。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