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 真名(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轻轻关上房门,在门外发了一会儿呆。

    伊卡伯德还活着——这一点也不奇怪,他们就从来没有认为伊卡伯德也死在了柯林斯的迷雾里……那个人绝对不会如此轻易死去。

    可他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斯顿布奇……又或者他其实一直都在这里?那些和他一起失踪的人在哪儿?肖恩知道吗?……

    肖恩?弗雷切这段时间安静得出奇,反而让他提心吊胆。哪怕如今他已经能够对肖恩的行踪了如指掌……

    埃德的心抖了一抖,蹑手蹑脚地钻回房间,摸出一个小小的水晶瓶。

    瓶子里有一只僵死的虫,像一滴暗红的血液般一动不动地趴在瓶底。靠着这个,他才能随时知道肖恩在哪里……这是伊斯从远志谷带来的,埃德怀疑他原本想用在斯科特的身上,却不知为什么又改变了主意。

    这不算禁术……却似乎也并不怎么正大光明,也许最好还是别让人发现。

    前一刻他还想着或许该试着与更多人并肩而战,这一刻他已经在小心翼翼地守着自己的秘密……埃德有点羞愧,又有点无奈,同时还想着是不是该把那个卷轴也摸出来……

    ——还是算了吧。

    他想来想去,觉得这个水晶瓶只有藏在伊斯那里才安全。然而当他推开伊斯的房门时,却差点失手把它砸了出去。

    伊斯正一脸嫌弃地把那个歪歪扭扭的铁圈儿往头上戴。

    埃德以他从未有过的敏捷飞扑过去,牢牢地抱住了朋友的手臂。

    “你在干嘛?!”他低吼,又气又急,却又担心被娜里亚听见。

    “试试看嘛。”伊斯瞪他,“不然怎么知道它到底有没有用?”

    “如果它烧坏了你的脑子怎么办?!”

    “那个蠢货牧师的脑子被烧坏了吗?”

    “……好像也没有……但他一点也不记得关于那个兔子洞和这个铁圈儿的任何事了!”

    “……这根本不算什么损失嘛。”

    “如果会有更糟的结果呢?!”

    “我是条龙——我从灵魂到肉体都比你们人类要结实得多,怎么可能会有更糟的结果?”

    “如果你真的这么相信,为什么会在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才把这玩意儿往头上戴?!”

    伊斯呆了一呆。

    “别告诉我你听不见我的脚步声。”埃德趁机夺走了那顶“王冠”,“你是希望真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能有人阻止你吧?!”

    “……才没有!”被揭穿的龙恼羞成怒,“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连门都不敲就窜进来!”

    他在埃德想要反驳的时候不由分说地一把捂住他的嘴,把他按到了一边。

    “……你们在干嘛?”娜里亚出现在门边,疑惑地问。

    “没什么。”伊斯故作镇定。

    埃德用力掰开他的手,悄悄把铁圈儿藏在身后,对娜里亚挤出一个笑容。

    “……我得出个门。”娜里亚挑眉,“等我回来的时候,你们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还有,帮我看着点儿泰丝……她有点不对劲。”

    暂时逃过一劫的两个人各自松了一口气,默默地听着娜里亚步下楼梯,听着大门被打开又合上……

    埃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地把铁圈套在了自己头上,牢牢按住。

    措手不及的伊斯怒视着他——如果不是因为娜里亚还没有走远,他大概会用一声巨龙的咆哮掀翻屋顶。

    过于幼稚的得意完全盖过了应有的恐惧。埃德忍不住嘿嘿地笑着,正了正他的“王冠”。

    “……如何?”伊斯开口问道,看起来比他还要不安。

    “呃……没什么感觉。”埃德眯起眼努力感受,却连一丝丝魔法的波动都感觉不到,“也许还需要什么咒语?……或者得看到那些符号才有用?”

    “也许根本就不会有用。”伊斯嗤之以鼻,“这么难看的东西怎么会有用!”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起身拿出了那块从远志谷带回来的石板,犹豫片刻,却又塞了回去,将那块已经“属于”他的骨片放在埃德的面前。

    上面的符号并没有改变——两条微微弯曲的线条对称地向两边伸展,仿佛扬起的双翼。

    它让他觉得安全……所以它或许也不会伤害他的朋友。

    埃德低头盯着那个符号的时候依旧警惕地保护着他的王冠,唯恐被伊斯夺走。他想他是不够专心……或者实在困得不行,以至于过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什么来,反而渐渐连眼睛都有点撑不开。

    他的头不自觉地点了点,脑子里一阵迷茫。

    有什么东西在那一瞬间突然涌了进来……或者被抽了出去。他无法分辨,他只觉得竭尽全力地追随者……或被某种力量硬拖着穿过午后城市里喧闹的人群,滑过夏日浓绿的草地,狂奔过疾风下翻涌的波涛,飞驰过孕育着雷电的云层,身不由己地撞进浓重的黑暗和永恒的寂静。

    有那么一刹那,无数星辰沉默围绕在他身边,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静静地闪烁着,如世间芸芸众生般不停诞生又死去,一刻也不曾停息。他漂浮于其中,沐浴着每一颗星辰的光芒,恍惚间仿佛能听见宇宙间最初和最后的乐章,宏大……而无声。

    然而下一个瞬间,星星们疯狂地旋转起来,划出一道道明亮的轨迹,它们的光芒混乱地交织在一起,让他目眩神迷……却又奇妙地各自分离,仿佛永远不会相遇。

    他喘不过气。或者他已经根本不需要呼吸。他茫然地垂下双眼,在最灿烂的光明之下看见最深邃的黑暗。

    虚无之海的浪花舔上他的脚踝,寒冷彻骨如冰龙的吐息……又像情人最温柔的一吻。

    他俯下身,看见自己的影子。他的面目模糊不清,唯有发际闪烁点点银灰,像是落满了雪花,又像是头戴冠冕。

    而后他听见一声呼唤,遥远而清晰。它呼唤他最真实的名字。那名字在一切开始之前便已刻在星辰之上,却也终有一日,会沉入虚无之中,再也无人记起。

    ……那并不是唯一的呼唤。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