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 真名(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伊斯在埃德一头栽向地面的时候就立刻把他头上那见鬼的铁圈儿扯了下来,远远扔到墙角,并且后悔他没有早点这么干——埃德并没有因此而清醒过来。

    他只能拎起他软绵绵瘫下去的身体塞进椅子里,抓住他的肩膀猛摇一气。

    “埃德!”他大叫,再也顾不上是不是会惊动其他人。

    埃德的呼吸平稳得像是在沉睡,唇边甚至挂着一丝令人恼怒的恍笑。伊斯粗鲁地用力拍打着他的脸颊,在他耳边咬牙切齿地叫着:“埃德.蠢货.辛格尔!”

    没有任何回应。

    恐慌渐渐压过了愤怒,随着急促的心跳声涌了上来。

    “埃德?”

    他的声音低下去,竭力把脑子里那个惊慌失措的、无用的自己按回角落。他是一条龙,他应该有办法……

    “……什么?”埃德迷迷糊糊地回答。

    他的眼皮掀了掀,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茫然地看着朋友离他过近的面孔,疑惑地摸了摸自己莫名地肿了老高的脸:“……好痛?”

    伊斯一声不响地瞪着他。埃德本能地从那渐渐泛起金色的双眼中察觉到了危险,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所以,怎样?”

    伊斯的声音听起来倒是十分冷静。

    “……我不确定?”埃德哆哆嗦嗦地回答,“让……让我想想……”

    伊斯的眼睛眯了眯:“……你想告诉我你刚才其实是睡着了吗?”

    “没有!没有!”虽然也有那么一点点怀疑,埃德还是矢口否认,“我记得……我记得……”

    他记得他漂浮于群星之间,他记得脚下无尽的黑暗,但他并不了解其中的含义……并不完全了解。

    他还记得一个名字——它就徘徊在舌尖,却似乎有种力量阻止他说出来。

    伊斯的神情在他的迟疑之中变来变去,每一种都十分不妙,看得他心惊胆战,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头,缩成更小的一团。

    片刻之后,伊斯在他头顶无奈地吐出一口气。

    “房间借你。”他说。

    埃德想了一想才反应过来,哪怕睡意已经被吓得飞到了极北冰原,也赶紧连连点头,献上一脸感激涕零的笑容。

    伊斯给了他一个白眼,转身走向墙边。那个“王冠”可怜兮兮地躺在墙角,看起来更歪了,伊斯皱着眉头扭了几扭,试图让它恢复原状,却似乎已经失去了“试试看”的兴趣。

    埃德收回紧张地跟随着他的视线,暗自松了口气。

    他的目光从桌面上掠过——那块骨片还躺在那里。埃德挺喜欢那个像只正在飞翔的小鸟般的符号,尽管它依旧意义不明……

    然后,那个符号突然在他脑子里活了过来。

    它远不只是一个符号……太多东西骤然间蜂拥而出,让他应接不暇。混乱之中,只有一串奇妙的音符,清晰而响亮地压过了一切。

    他脱口而出,感觉到它在舌尖的跳动。那更接近音乐而非语言,音节铿锵,冰冷锐利,仿佛剑刃交击,有仿佛春天开始时林间溪水上薄薄的冰层碎裂消融的声音。

    它听起来那么熟悉又亲切,让他不由自主地心生欢喜。然而下一刻,强烈的恐惧涌了出来。

    这是个……他不该知道的秘密。

    伊斯背对着他的身影犹如被冻结般僵硬,许久才转过身来,声音低哑:

    “……你怎么知道的?”

    他听到了……他听得很清楚,清楚到埃德根本没办法否认……或许不只是听到而已。

    窗子关着,房间昏暗的光线里,他的眼睛是纯粹的金色,他的神情……他整个人都如他的名字一样,像一柄寒冰铸就的长枪,仿佛下一个瞬间,就会毫不留情地扎进埃德的胸口。

    埃德紧紧咬住牙关,浑身都在发抖,视线慌乱地在他骤然间变得陌生的朋友和桌上的骨片上打转。

    伊斯并没有靠近他一步,他却恍惚间仿佛身处极北冰原的高山之上,那个寒风呼啸的洞穴里,仿佛冰龙巨大的爪子就压在他的胸口,而他能听见自己的肋骨一根根断裂的声音,在死亡降临前的黑暗中徒劳地挣扎……

    他感觉到真正的危险。

    他可以逃走——他已经比从前要强大得多,他甚至不一定会输给伊斯……他已经不可能会输给伊斯。他可以打败他,让他冷静下来,再让他明白,他永远也不可能伤害他……

    他的脑子里已经转过了无数画面,身体却依旧僵在椅子上,一动也不能动。

    他在伊斯一步步走到他面前时依旧紧闭双唇,虽然不自觉地拼命往后缩,却只是沉默地抬起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他不能使用那个名字……一旦他开口,他们曾经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伊斯低头看着他。他有着人的形体但他此刻纯粹是一条龙。他在那张因为恐惧而失去血色的脸上看到意料之中的倔强和一丝丝委屈,仿佛在无声地控诉着:你怎么能以为我会伤害你?

    可他无法控制。过于强烈的本能在驱使着他……他几乎能听见自己灵魂深处的怒吼,那是从最深的恐惧之中生出的愤怒,它咆哮着让他撕碎眼前这个脆弱多变……却掌握了他的真名的人类。

    拥有那个名字,他能控制他的一切……那是一条龙绝对不能容忍的。

    他伸出手,利爪从指尖钻出。他知道他可以轻易撕开埃德的咽喉……那个傻瓜甚至都不打算反抗。他只是哆哆嗦嗦地抱着自己的双膝缩在椅子上,抬头安静地看着他,眼神一点点变得绝望。

    他可以轻易结束一条龙最大的噩梦……然后呢?

    他余下的生命会变成一场永恒的噩梦。直到有人……或许会是娜里亚,将她的长剑刺入他的胸口。

    右手缓缓垂落,银色鳞片消退在人类柔软光滑的皮肤之下。

    “忘掉它!”

    他咬牙切齿,却知道他的命令有多么无力。

    他不可能忘掉。

    然而埃德拼命点头,一瞬间眼泪哗哗,孩子一样抽着气揪住了他的衣袖,像是唯恐他会就此离开。

    他或许不知道,只要一句话,他就能伊斯永远没有“离开”的可能……又或许是知道的。

    伊斯无声叹口气,嫌弃地把那个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的家伙从自己身上扯下来。

    “别哭了!”他暴躁地开口,“娜里亚又会抱怨我欺负你……把你的眼泪擦干净,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