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二章 守护者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看向安克兰,他的眼中没有泰丝熟悉的那种“呃?什么?我不知道啊……”之类,有时傻得可爱,有时让人想揍他一顿的天真与茫然,脸色虽然有些苍白,却显得异常平静。

    “不。”他说,“我不是什么‘主人’,也不会是。我只是……”

    他似乎侧耳倾听着什么,然后才轻声把话说完:“一个守护者。”

    “你可以换上一千种称呼,但对这座塔曾经的主人而言,都只意味着一件事——你夺走了它的东西。你可以问问你的朋友,对一条龙而言,那是怎样的侮辱。”安克兰淡淡地说,“也许我该因此而感谢你。”

    泰丝狠狠地瞪着他,实在很想再扎他一刀。她已经明白过来,安克兰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偷走三重塔所隐藏和保护的力量——虽然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带上她。

    然而现在……埃德变成了那个贼,不得不承受所有安克兰该承受的怒火。

    冰龙发出恼怒的低吼。安克兰从容地低头,意识到什么的泰丝开始拼命挣扎。

    “再见。”精灵说。

    但他并没能像他所希望的那样优雅地退场。小猫鼬在谁都没有留意到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溜了过来,高高跃起,凶狠地一口咬在了安克兰抓住泰丝的那只手上。

    埃德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他知道那有多痛。

    即使是安克兰也没能抵御这出乎意料的一击。他松了手,而泰丝趁机挣脱,一把抓住还死死地咬在安克兰手上的小猫鼬,眨眼间已经冲到了冰龙的翅膀下面,埃德的身后。

    她觉得她找不到比这更安全的地方了。

    猫鼬在泰丝怀里朝着安克兰嘶嘶地叫着,呲出一口带血的尖牙,牙尖甚至还挂着一小片皮肉。那一瞬间,仿佛栖身其中的精灵战士的灵魂已经消失无踪,在这里的只有一只愤怒而凶猛的野兽。

    “诺威!”

    泰丝低声叫道。

    小猫鼬身体一僵,清醒过来,怔怔地摊着四肢,茫然睁大了眼睛,仿佛也震惊于自己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安克兰笑了。他漫不经心地甩了甩手,转身离开。

    没有人阻止他。只有尼亚在他从他身边经过时莫名地吹了声口哨。

    塔底安静下来。所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先回家吧。”娜里亚叹了口气,“我得弄点喝的,好好消化一下这一堆乱七八糟。”

    泰丝有点心虚地连连点头。埃德却摇了摇头。

    “我还不能回去。”他说,神情疲惫又平静。

    .

    三重塔开始摇晃的那一刻,整个洛克堡在短暂的震惊之后,陷入了一片混乱。

    先不提那句“三重塔的倒塌意味着博弗德王朝的灭亡”的预言,一旦真的塌下来,这座塔多半是会砸在洛克堡上的。

    被勒令反省的嘉德从自己的房间里冲出来,帮助茉伊拉让整个城堡里的人迅速撤离——在茉伊拉的坚持之下,他甚至还得顾及囚犯。

    然而人才撤出一小半,三重塔恢复了平静。

    为了以防万一,嘉德还是继续让更多人撤出。而此刻,他站在茉伊拉身后,听着埃德向她解释这一场“意外”,手在汗湿的剑柄上松了又紧,满腔怨气无处发泄。

    他怀疑其中有几句是真话……但茉伊拉显然无意追究,他自然更无话可说——毕竟埃德和他的冰龙朋友才刚刚救了他和阿格尼丝的命。

    “真的十分抱歉。”埃德低头,他的愧疚看起来倒是十分真诚,“我保证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照他所说,是他在查阅那些烂书的时候无意间触动了什么机关——这根本是个无法查证的原因,他们总不能为了证明这一点再去触动一次。

    “希望如此。”茉伊拉的语气温柔得不能再温柔,让这句话里原本可以有的责备与警告都变得简直像是安慰。

    “也许我们该封闭那座塔?”她甚至为此而征求埃德的意见。

    埃德抬起头,眨了眨眼,似乎也没有料到会如此轻易便得到宽恕。

    他看起来更加愧疚了,却居然敢大胆地摇头。

    “没有必要,陛下。我们只需要小心一些。”他说,“那座塔不会再有危险……它守护的宝藏不该被就此尘封。”

    茉伊拉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开口:“安特……曾经打算把三重塔里的书籍都转移出来,重新建起一座图书馆来收藏它们,就像巴拉赫的伯兰蒂图书馆那样。那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埃德的神情变得有点复杂——每个人的神情都变得十分复杂。

    “我想那是个好主意。”

    埃德轻声回答。

    .

    “你是不是也太纵容他了一点?”

    埃德离去之后,嘉德终于忍不住开口,“我知道他人不坏,也知道你觉得自己欠他的,可你都已经宽恕了他所有的罪行,甚至允许他们自由进出黑塔……之前是他的舅舅,现在是他,他们闹出这种乱子,却连一点惩罚都没有吗?谁知道他们都在里面神神秘秘的干些什么!这样下去,迟早会有第三次的!”

    三重塔以前也曾经这样摇晃过一次,但因为时间太短,又十分轻微,导致的不过是一阵不安,而不是今天这样的混乱。

    茉伊拉向他摆了摆手,没有回答。

    她看起来异常憔悴——嘉德终于察觉到这一点。

    薄暮之中,她简直像朵已经干枯的花,连眼中从不曾消失的光芒都已经黯淡下来。

    “……发生什么事?”

    嘉德的声音不自觉地低了下去。

    茉伊拉保持着沉默,许久之后,她挺直了脊背。

    “没什么。”她说,“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嘉德……别担心。”

    年轻的骑士忍不住撇了撇嘴。她的语气听起来仿佛还是把他当成那个摇摇晃晃跟在哥哥姐姐们身后跑、需要保护的小男孩。

    但他也知道看似温柔的茉伊拉能有多么固执。她不想告诉他的事,他一个字也不可能挖出来。

    他只能躬身告退,带着满腹疑问走过空荡荡的走廊。

    他还得把撤出去的人安置回来……在那之后,他得让他保护欲过强的姐姐明白,他已经是个值得依靠的骑士。

    ……或至少,他在为此而努力,而她不该视而不见。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