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五章 细雨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约克.特瑞西离开的那一天,斯顿布奇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时间才刚刚进入八月,雨里却透着丝丝的寒意,仿佛本该耐心等待的秋天,弄错了该降临的时间。

    年轻的牧师十分健康,精神也很好,只是仍然找不回那一段丢失的记忆。埃德担心他会对此耿耿于怀,却也无法阻止他自己去寻找答案,只能小心地提醒他可能会有的危险。

    约克向他点头,他的微笑似乎比一年之前要沉稳许多,那让埃德微微放心了一点。

    细雨未停的傍晚,芬维敲响了院门。埃德觉得对习惯来去无踪的影舞者来说,这已经是不小的改变——他愿意告诉他们,他回来了……他在这里。

    影舞者带回了一封银叶王亲手书写的信,信中充满感激,原因却语焉不详。埃德把那封短短的信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倒不是疑心其中藏了什么不便明说的秘密,而是单纯地觉得……银叶王的字,写得真的很好看呢。

    在他一脸恍笑地欣赏到第四或第五遍的时候,伊斯不耐烦地一把抢过了那精美的信笺,一目十行匆匆掠过。

    “他谢你什么?”他问。

    埃德的眼珠才咕噜转了半圈,冰龙的视线便冷冷地斜了过来。

    “……我把那颗宝石还给他了。”埃德老老实实地回答。

    “……哪颗?”

    “会说话的那颗。”

    “那原本是他的吗?”

    “呃……”埃德挠了挠头,“被关在里面的那一位,我猜……大概跟银叶王有点关系。”

    伊斯哗哗地晃着信纸:“现在你可以确定了——那到底是谁?”

    “……银叶王的……某个祖先吧,我猜。”埃德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

    伊斯挑了挑眉毛,倒没有流露出多少惊讶。他在意的是另一个问题。

    “你倒是大方。”他说,“留着它不会更有用吗?里面那家伙多少会知道些什么。”

    “……如果真能从他那里挖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我想莉迪亚不会把它留给我们的。”

    伊斯沉默了一会儿——这一点,他无法否认。

    于是他不高兴地把信纸扔回给埃德,转身就走了。

    但是埃德知道,当他从时不时的昏睡中醒来,伊斯或娜里亚,总有一个会在他视线之内——或者,他会在他们的视线之内

    如果没有他们,他大概已经迷失在梦里。

    他昏睡过去的次数简直像伊斯还不知道自己是条龙的时候一样多——坐在椅子上喝个茶他都能眼前一黑栽进杯子里。

    娜里亚并没有多问……她在等待,而埃德感激她的信任与耐心。

    他会告诉她的——等他理清这一切之后。

    他只是有些担心,在他做好准备之前,会不由自主地在昏睡中说出什么不该说的……比如,被锁在宝石里的那位“陛下”,不只是银叶王的“某个祖先”……那是银叶王的父亲。

    他已经确凿无疑地知道这些……他已经知道得太多。有用或无用的消息泡沫般从他的脑子里满得溢出来,充塞在他周围,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所有这些,只存在于几个简单的符号之中。

    那片碎骨上的符号,刻在石板上的符号,耐瑟斯的标志……一个符号其实只是一个名字……却又不只是名字。

    那包含了一个名字所代表的一切。

    当他闭上双眼……有时他甚至是醒着的,他能看见无数画面,听见无数声音,如潮水般咆哮而至。而他身不由己地辗转于每一个漫长或短暂的生命,身临其境般感知到他们的每一点愤怒和希望,和他们被遗忘的每一分悲喜。

    如果这就是身为神明所能够感知的……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实在要幸福得多。

    埃德很快就意识到,如果任凭自己的意识被这样的洪流所撕扯和吞噬,迟早有一天他会变成另一个埃莉娜,再也找不回自己。他拼尽全力地抽身而出,仿佛溺水的人竭力浮出水面,努力无视那些汹涌的暗流般强烈却无用的情绪,抛开所有精彩却琐碎的细节……直到某一刻,耳边的喧嚣骤然退去,一片宁静之中,他独自站在时光之河的岸边,抬头寻找一切的源头。

    或许,是从不知多少万年前那条试图成为神灵却在失败之后灰飞烟灭的炎龙开始——它唯一留下的是那片小小的碎骨,而它所有的努力也只是在上面留下了自己名字……那以神的语言烙下的真名,更像是一个冰冷的嘲笑。

    那个名字在不知多少万年后被一个得到那片碎骨的精灵记录下来,然而他并不了解其中的含义,他的儿子,安克兰,在用一次次的试验得到一个个不同的符号之后,或许也只是略知端倪……否则他不会将那些符号,以一种杂乱无章的形式,留在几块小小的石板之上。

    又或许,他其实知道那是什么。他只是……无法理解,更无法使用,那来自另一个世界……另一个种族的语言。

    如今,骨片上那个最初的名字被刻在斯顿布奇城西,三重塔的阴影之下那座宏伟的神殿里,刻在每一个信徒的心上——形如沙漏,无始无终。

    耐瑟斯。当炽翼选择了和它一样野心勃勃的远古祖先被彻底抹去的名字作为神之名的时候,它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如果是从前,埃德会理所当然地以为那是为了纪念祖先虽败犹荣的骄傲;而如今,他更怀疑那是为了在隐藏自己真名的同时,仍能从人们的信仰之中获得力量。

    巨龙的灵魂本是一体——在那场轰轰烈烈的失败之后。

    伊斯讲述过的故事,又一次奇妙地与现实相连。

    将醒未醒时,埃德隐约听见淅淅沥沥的雨声。微微的寒意沁入血液,某一个瞬间,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独和彷徨,仿佛独自一人站在天地之间,在一片模糊了一切、永远不会停息的细雨之中,孤身面对过去和未来,无尽的时光。

    醒来时他冷得发抖,尽管有人体贴地给他盖上了毯子。

    靠在窗边的伊斯回头看了他一眼,而他在还没有看清朋友的神情时就习惯性地回以一个“我很好”的微笑。

    可他并不好。

    他了解了过去……却未必能掌握未来。

    而细雨未停。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