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一章 术法之争(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不是全部。”斯托贝尔回答,“那些家伙把手稿分成了六份以免有谁独吞。我得到了其中的四份——您可以放心,这一次,我会保证它们被彻底毁灭。”

    这根本不是什么“财富”……这是驱之不散的灾厄。

    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诚实。他原本打定了主意声称这些手稿已经在混乱中被彻底毁掉,在大法师塔里的某些家伙能够染指之前就将其付之一炬的。

    “我想看一看。”埃德说。

    他的语气过于平静……平静且彬彬有礼,然而这句话却并非请求。

    斯托贝尔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有无数个理由可以拒绝,却不知为何一个也说不出口。

    “……我希望您能明白其中的危险。”最后他只能说,“这种邪恶的法术之所以有如此强大的吸引力,不是没有理由的,而拥有强大力量和智慧的人,往往更容易被诱惑,不由自主地寻求某些不该寻求的答案……”

    埃德看了他一眼。

    “您看过了吗?”他问。

    斯托贝尔噎住了。

    是的,他当然看过,他总得确认那是什么吧……他应该理直气壮地如此回答,而不是莫名地心虚起来,不自觉地想避开埃德的视线。

    他完全可以在得到它们的时候就立刻毁掉它们的……他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在他心底,有什么欲望是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吗?

    “请不用担心。”埃德收回了目光,“我只想确认一下自己的某个怀疑……那份手稿很可能不是真的。”

    片刻的惊讶和迟疑之后,斯托贝尔从他宽大的法师袍里摸出一个小心收藏的布袋,掏出一叠泛黄的纸页。

    “它们并不完全是连续的。”

    他把那叠纸从桌面上推过去,视线不由自主地停留其上。

    他倒是没有怀疑过它们的真假。那几个年轻法师或许狂妄自大,却也是大法师塔中十分优秀的后起之辈,应该不至于会被泰利纳那样的人糊弄。何况……他们确实成功地制造了一个“介于生死之间”的存在,唯一的问题是,那并不是个会服从于他们的“奴仆”。

    她或许被束缚,却仍拥有自由的意志。

    埃德随手抽出了其中的一页——看起来他对内容的确没多少兴趣。

    斯托贝尔几乎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他很想知道埃德要如何分辨。那些年轻法师们必然已经用法术确认过,但法术只能判断出这份手稿的确已经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岁月,无法判断它出自何人之笔。当然,如果埃德能认出字迹——那是有可能的,毕竟他能够随意进出洛克堡和黑塔,那是连斯托贝尔都没有的特权——但如果他能认出,必然是对道伦?博弗德有很深的了解。

    那么……有多深?

    然而埃德只是对着烛光转动手腕,让光线在那对一个国王而言略显纤细的笔迹上流过,还古怪地凑近闻了闻,便放下了纸页。

    他怔怔地发了一会儿呆,唇边牵起一丝微带苦涩的笑意。

    “假的。”他说。

    斯托贝尔花了一点时间才能反应过来。

    他本能地一把抓过了那叠纸,但他看不出有什么不对。

    “墨水。”埃德说,“虽然用某种方式让它看起来十分陈旧,纸也大概的确是一百多年前的纸……但这是汉伯林恩家的墨水。那家店几乎与斯顿布奇城的历史一样久,曾经专供王室的墨水如今花钱也能买到,配方却并非一成不变……墨水里添加了一种香料,味道很淡却很持久——在我父亲把它从虹弯岛把它带回来之前,整个鲁特格尔都根本没有这种香料。”

    斯托贝尔呆住了。

    “这是假的。”埃德缓缓重复,“而且被伪造出来的时间并不长。”

    “……而您知道这是谁干的?”斯托贝尔开口道。

    这一刻,埃德脸上的神情并不难分辨——法师不由自主地为此而松了一口气。

    “……是的。”埃德轻声回答,“或许。”

    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在他突然显出脆弱的时候。一个可以反击而不是这样一直被压制的机会……斯托贝尔脑子里转过这个念头,然后放弃了它。

    “如果您找到了答案,并且认为它可分享,”他说,“……我想我还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在短暂的动摇之后,埃德已经迅速恢复了平静。但当他看向法师的时候,眼中隐约多了一点温度。

    他默默点头,视线从那叠纸上掠过。

    “虽然是伪造的,”他说,“但上面记载的东西同样危险……或许更加危险。我不反对某些死灵法术或许也有加以研究的必要,但这个绝对不是——您或许还是尽早毁掉它比较好。”

    斯托贝尔沉思片刻,伸手压在那叠纸上。

    没有火,也没有烟。纸页仿佛被时光本身所腐蚀一般,一点点晦暗腐朽,一点点萎缩碎裂……一点点化为灰烬。

    斯托贝尔拍掉手上的余烬,如释重负。

    但他没办法忽略埃德刚才所说的另一句话。

    “您说……”他开口道,“‘也有加以研究的必要’?”

    连他也不自觉地避开了那个称呼——这简直有点可笑。

    埃德似乎怔了怔才想起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眼神一闪,却也并没有否认。

    “是的。”他说,“我想您也知道,我们所使用的法术,有一些其实与死灵法术有相通之处,只不过换了个称呼,有着不同的源头……有人曾经告诉我,魔法就像战士的长剑,本身并没有正义与邪恶之分,只看它如何被使用,为何而使用……”

    “……即使那力量来自地狱?”斯托贝尔忍不住质疑。

    “即使那力量来自地狱。”埃德轻声回答,“说到底……地狱也不过是另一个世界而已。”

    斯托贝尔愕然注视着这个曾经被称为“圣者”的年轻人,半晌无语。

    “无论如何……我该感谢您如此坦率。”最后他只能苦笑。

    他从埃德身上感觉到了难以形容的危险……却看不见黑暗的颜色。

    斯托贝尔是个法师,不是牧师,这个世界对他而言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但即使是他,或大法师塔里最狂妄的年轻人,都不敢声称,“地狱也不过是另一个世界”。

    那会颠覆太多东西。

    ——但这个人最好的朋友是一条龙。

    也许他不该如此惊讶

    他在埃德起身告辞时依然有点恍惚。然而当埃德快要走出门的时候,法师的身体突然紧绷。

    “……等等。”他说。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