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章 死翳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过了好一会儿埃德才能开口问道。

    伊斯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他说,“艾伦说斯科特可能会在这儿……”

    埃德眼睛一亮:“艾伦回来了吗?”

    这一天里总算还是有一点好消息的。

    伊斯没有回答。他的神情有点恍惚,视线茫然地落在自己的右手上,像是根本没听见埃德在说什么。

    “……他会没事的。”埃德把涌到唇边的另一句话咽下去,笨拙地安慰他,“那只是一点点小伤……他也不会在意。”

    “但我可以……”伊斯喃喃低语,“我动手的时候一点犹豫也没有。如果他真的杀了你,我会刺穿他的心脏。”

    “你……不会的。”埃德说,感动与恐慌之中混杂着一点点不能为人所知的窃喜。

    他很重要吗?比斯科特还要重要了吗?

    “我会。”伊斯的声音低而清晰,“能下手杀了你的斯科特已经不再是他。对一条龙来说失去自我比死亡要可怕得多……我不会让他那样活着——换了对你也是一样。”

    他抬起头,浅蓝色双眼仿佛冰冷而易碎的宝石。

    “人类不会这样对自己所爱的人,是吗?”他说。

    而他终究不是人类。

    埃德沉默了好一会儿。他记起斯科特眼中那一点难解的笑意……他想斯科特说不定就指望着这个,指望着伊斯灵魂中不属于人类的那一部分,冷酷而决绝,可以在无路可走的时候做出谁也无法做出的决定。

    可属于人类的那一部分要怎么办呢?

    埃德惊慌失措地看着泪水无声无息地从伊斯的眼中漫出,像是所有的冰雪都化成了眼泪。

    而他的神情依旧茫然,仿佛他并不想哭,只是眼泪如溃堤般自己流出来。

    埃德唯一能做的,只有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重复:“不会到那一步的……不会的……”

    每重复一次,刻在心底的誓言便愈发坚定——

    他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

    艾伦.卡沃长久地保持着沉默,无意识地揉着自己的断腿。

    埃德一点都没有隐瞒——也没法隐瞒,毕竟他是带着一身血回来的。偷偷摸摸溜出洛克堡时他甚至都没敢先去跟茉伊拉道个歉,向她解释为什么三重塔又小小地抽了风……到现在他才想起来,他其实是可以用魔法把自己清理得干干净净的,衣服上不会留下半点血迹和破损……可惜已经迟了。

    艾伦的脸色倒是没有他预料中那么难看,也没有追问什么,像是早已料到。

    “……你怎么知道他会去三重塔?”埃德忍不住问道。

    “不只是三重塔。”艾伦回答,“我告诉伊斯,有几个地方他必然会去……”

    他看了始终垂头不语的伊斯一眼。

    伊斯极其准确地找到了三重塔。那靠的是直觉还是其他,没人能说得清。

    “你们知道斯科特最近在哪儿,又在干什么吗?”

    艾伦转而问道。

    “……应该是在北方?”埃德小声猜测。

    “‘应该’。”艾伦干巴巴地重复,神情有点无奈,“你们是等着斯科特回来一五一十地告诉你们吗?”

    埃德羞愧地红了脸。他明白,如果不能掌握更多的消息,如果只能看到眼前这一团乱麻而无法把握全局,是会赔钱……不,是会输的。可他连应付眼前的麻烦就已经很吃力了……

    “……如果你什么都知道,也是可以写封信来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们,而不是看着我们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的呀。”娜里亚不高兴地撇嘴。

    艾伦看了看明显护短的女儿,心中有点不是滋味。

    “你可也没写信告诉我什么。”他说,“一个字都没有。”

    娜里亚心虚地移开了视线。她的确连一封信也没写过……即使她明知道父亲不可能就这么撒手不管,安安心心地待在南方养老。

    她只是……多少希望能完全依靠他们自己的力量来解决问题。

    “……他们在希德尼盆地的神殿里复活了一条冰龙。”艾伦说。

    伊斯赫然抬头,声音异常尖锐:“……什么?!”

    .

    确切说来,那大概不能算复活。

    “正从长眠中醒来。”——科帕斯.芬顿是这么说的。那的确比“复活一条龙”或“把一条龙变成了亡灵”要容易接受得多。

    艾伦一直与伊森.克罗夫勒保持着联系。想要知道遥远又封闭的北方邻国的消息,没有什么比这更方便。

    在格瑞安家的铁骑立场鲜明地加入了国王的阵营之后,安克坦恩的战乱迅速平息下来。但即使是在最为混乱的时期,克罗夫勒也始终对卡斯丹森林和希德尼盆地附近的耐瑟斯教徒们保持着密切的关注。

    他派出的间谍几乎是与罗莎同时混入了教徒之中,目的却截然不同。大概是没想到执政官大人在敌人差点打到城下的时候还能有这样的闲心,那位间谍并没有受到什么怀疑,甚至渐渐得到了信任与重用。

    一个巨大的板条箱在不久之前的某个夜晚被拖进了希德尼神殿,隐藏其中的是一条巨大的冰龙……冰冷僵硬,却完美无缺。

    它静立在神殿的大厅里,沐浴着穹顶之上的宝石闪烁出的,宛如星光般的光芒,倾听着牧师们一刻不停的吟唱。数日后,在周围守护着它的战士们不安的注视中,它微微抬头,展开了双翼。

    那是十分微小的动作,却牵动了铁链。一连串的轻响声中,恐慌一瞬间蔓延开来,守卫们差一点拔剑砍过去,匆匆赶来的科帕斯.芬顿却少见地喜形于色。

    “这是献给耐瑟斯的礼物。”

    他的解释含糊其辞,也没人敢多问——尤其是看过了不时出现的圣者大人异常阴沉的脸色后。

    那位间谍借着加固铁链的机会接近了仿佛重又陷入沉睡般静止下来的巨龙,近到伸手就能够触摸到鳞片的距离……他十分确定,那条龙有着隐隐的心跳。

    然而当他在疑惑与恐惧中过久地凝望它的双眼时,它微微张开的眼中暗沉沉的死翳,却绝没有一点生命之光。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