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 重铸(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风声渐小。伊斯睁开双眼时,视野中仍弥漫着黑影。但他能看见火焰缓缓从剑身上褪去,显露在他们眼前的巨剑似乎已改变了模样。

    它的样式依旧简单,只是不再像是未经打磨般粗陋。剑身依旧乌沉沉的泛着暗色的微光,光滑的表面上却能清晰地看见一层层像流火又像火焰般的纹路,剑刃锋利得仿佛能割开空气,剑柄上细密的绳纹更像是鳞片,剑柄末端变成了一只半握的龙爪,只是爪中依然空空如也。

    伊斯眯起眼,恍惚觉得那里并不是空的……一点微弱的光芒盘旋其中,忽隐忽现,颜色混沌难以分辨,仿佛一团迷雾,细看时却又消失不见。

    半悬在空中的巨剑突然坠了下来,伊斯本能地冲过去接住了它。这一次,埃德和斯科特都没有阻止。

    落在他手中的巨剑沉重而炽热。它烧灼着他的手心,让他下意识地唤出了自己天赋的力量。闪烁的冰晶发出细碎的轻响,一瞬间覆盖了整柄巨剑,很快又变成一阵薄薄的水雾,消散在空气中。

    剑身冷了下来,似乎变得更亮了一些,仿佛融合在其中的阴影被稍稍驱散。伊斯随手挥了挥,它比看起来还要重,握在他手中倒是刚好……只是,曾经如烈焰和巨浪般呼啸于剑中,即使被封存在克利瑟斯堡地底的迷宫里,被符文一层层紧锁也无法完全压抑的愤怒与仇恨,却像是陷入沉睡般安静下来,没有了声息。

    伊斯迟疑了好一会儿,倒转剑身,把它递给斯科特。

    斯科特笑了起来。

    “拿着它吧。”他说。

    他看起来十分疲惫,却又异常轻松。

    “……真的可以吗?”伊斯仍有些犹豫,“它不会……”

    它不会因此而惩罚你吗?

    “不会。”斯科特回答,“它并不在乎此刻这柄剑在谁手中……对它而言,阿克顿之剑是属于它的,当它想要的时候,它自然会得到——何况,这柄剑现在也不过是一柄稍微锋利一些的魔法剑。”

    伊斯看了看剑柄末端,龙爪里现在完全是空的了,连那若隐若现的一团光雾也已经消失。

    他有些疑惑——一定有什么斯科特没有告诉他,但那感觉似乎并不是什么坏事。

    笑意已经不知不觉地从唇边泄露。他喜欢这柄剑,它的重量和长度都仿佛是为他量身打造。不管它原本那自以为是的主人在打什么主意,他才不会让谁从他手中夺走他看中的东西。

    只是一眨眼,巨剑整个消失在他的身体里。

    埃德围着他转了好几圈,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把它藏到哪儿啦?”

    他知道伊斯可以在身上藏很多东西还根本看不出来,要不然他也不会把曼西尼送回的那柄小刀也给他,以免被泰丝再一次“不小心”拿走……在他心目中,这跟伊斯每次从冰龙变成人的时候都整整齐齐地穿着衣服一样,是个不解之谜。

    谁都需要有点自己的小秘密,如果朋友不想告诉他,他也不打算追问,但这次……这可是那么长的一柄剑!他再也没办法装作视而不见。

    伊斯不无得意地咧了咧嘴。

    “不告诉你。”他说,没有意识到这有多么幼稚。

    “你不会被割伤吗?”埃德还是有点担心,“它连剑鞘都没有!”

    “我有那么傻吗?”伊斯伸手把他的头往下按。

    “……你能藏多少东西?”埃德不死心地问,无法否认他有点嫉妒——这实在是太方便了!

    “……大人?”

    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从门边飘了下来。

    .

    鲁莫林站在地下室的门外,惴惴不安地交握着双手。

    他已经来过三次,每一次都被白豹远远拦住。可等候在外面的客人他根本无法拒绝,也只能硬着头皮再来看看。

    这一次白豹终于懒洋洋地走到一边趴了下来,他却依然不敢靠得太近。

    斯科特很快就走了出来,随口问道:“你要走了吗?”

    鲁莫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圣者大人大概以为他是来告辞的。

    他并没有想过……或许有一点点。毕竟眼看着一位伯爵大人……哪怕不是什么好人,就那样死在斯科特手中,第二天早上他战战兢兢地推门而出时连尸体都已经无影无踪……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可这里只剩下他了啊,如果连他也离开,谁来侍奉圣者大人呢?

    ——斯科特并不需要谁来侍奉。他其实明白的。

    年轻人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沮丧与失落,语气依旧恭敬:“太后陛下在等您,大人。”

    .

    茉伊拉端端正正地坐着,僵硬得像一尊雕像。她独自一人来到这里,并不是一时的冲动——她已经在愧疚和恐惧中煎熬得太久,那个面对父亲也无法出口的秘密仿佛带刺的藤蔓一般紧紧地缠绕在她的心上,如果再不做点什么,她怀疑她会就此死去。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她的勇气正在一点点消失,如果斯科特再不出现……她就逃了吧。

    但她听见了熟悉的脚步声,斯科特的语气有些疏远,却依旧温和:“抱歉,让您久等了,陛下。”

    她深吸一口气,想要站起来,至少抬头看他一眼,但她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陛下?”

    斯科特声音里多了一点疑惑:“您是否身体不适?”

    她依旧动弹不得,像是变成了一块轻轻一碰就会碎裂的岩石。

    “茉伊拉?”

    斯科特走近她,“你一个人来的吗?出了什么……”

    她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衣角,冲口而出的每一字都破碎不堪:“我很抱歉……我很抱歉,请您原谅……请您不要……”

    她想起维萨城那一晚的混乱与血腥,夜色中被践踏的玫瑰的馨香混合着血肉与粪便浓郁的腥臭,粘稠的血液浸透了地毯,一直渗到她的脚下,堆积的尸体边,浑身浴血的男人眼中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仿佛来自地狱。

    这个人曾经把小小的弗里德里克抱在怀中,笑容明亮如夏日的晴空;这个人被她的丈夫献上祭坛,鲜血流尽,尸体像垃圾一样被焚烧……这个人不会再容忍任何欺骗和背叛。

    片刻的沉默之后,斯科特在她身前半跪下来。他的面孔在她的泪水中模糊不清。

    “茉伊拉,”他问她,“你做了什么?”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