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召唤(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最糟也不过是一死——阿格尼丝自暴自弃地想。

    她不想死。但她已经厌倦了这样提心吊胆地等待判决,无论那判决来自敌人,还是亲人。

    她更加小心地环顾四周,寻找任何可能的陷阱。这里毕竟是曼西尼保护得最为严密的地方,绝不会只是把他们关在这里了事。即使他的宅邸已经被完全破坏,这个小小的密室也被他原封不动地整个儿挪走……她从前倒是真不知道他还有这个能力。

    当然,这或许并不是他的能力。

    她的确不怕曼西尼,她怕的是胖狐狸身后的那个人……那也正是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阿格尼丝咬住下唇,瞪着几步之外的火盆。那看似平常的铜盆上刻了一圈符文。作为法师……她连一个符号都认不出来。

    但她知道该如何使用这个铜盆召唤那位已许久不见的尊者——她有点疑心他到底知不知道亚伦?曼西尼已经背叛了他,为自己寻找了另一个更为强大的“主人”……他真的背叛了他吗?

    她有点拿不定主意。

    “你到底想干什么?”

    即使出于关切,嘉德的语气里也总是带着责备的意味。他大概觉得这全是她的错……这的确是她的错,但怎么也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

    她瞪他一眼,心烦意乱。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带着这个只会惹麻烦的家伙,虽然如果没有他的帮助,她很难离开洛克堡,但她完全可以在半路扔下他的。

    只不过……如果真的被半路扔下,天知道他会不会一怒之下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蠢事来。

    “阿格尼丝!”

    被无视的年轻骑士恼怒起来。

    “……过来。”

    阿格尼丝勾勾手指。

    嘉德满脸狐疑,虽然还是乖乖地走了过来,却显然有些防备。

    阿格尼丝伸手抱住他的头。这许久没有过的亲昵让嘉德不自在地缩了缩,却也不自觉地放松了警惕。

    她冲他笑笑,右手迅速起落,准确而有力地砍在他的脖子上。嘉德难以置信地瞪着她,想骂什么没骂出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阿格尼丝扯住他的衣领让他不至于摔得太难看,十分嫌弃地撇嘴:“白痴。”

    她是个法师还是个女人,以嘉德的脑子,当然想不到她会这样直接动手……而且一击必中。

    她把这个终于不会再吵吵嚷嚷让她心烦的家伙拖远一点,确保他能够晕得够久,然后继续对着火盆发呆。

    片刻之后,她从嘉德身上摸出一柄短刀,对着自己的手心比划了一下,想一想,又抓过嘉德的手,干脆利落地一刀划下去。

    身强力壮的年轻骑士流点血又算什么呢?她可是准备连命都豁出去了。

    鲜血汩汩而出,足够阿格尼丝以全所未有的专注,在火盆周围画下另一重符文。小小的密室里又热又闷,但好在各种材料齐备又充足。阿格尼丝满意地抓出一大把钻石粉尘,毫不吝惜地吹附在还没有干涸的血迹上。

    她低声吟唱,符文闪烁着,缓慢地从石板上消失,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召唤的仪式冗长又复杂。从前阿格尼丝并未细想过到底为什么——不过是召唤一个能够交流的虚影而已。但现在……也许她该感谢莉迪亚,那个女人奸猾如蛇,必要的时候却也足够大方……且的确天赋异禀。

    如果没有认识她,阿格尼丝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人类浅薄无聊的灵魂,也会如此奇妙。

    她将最后一把钻石粉尘全部撒进了火盆里。

    火焰骤然向上升腾时,她的心也随之摇晃不定。她其实心怀侥幸——没想到他会真的回应她的召唤,甚至如此迅速。也许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她的意志从来都不够坚定。

    她瞥了一眼幸福的、像头死猪一样躺在一边的嘉德,自嘲地笑了笑,握紧手心的链坠。

    至少这一次,她不是一个人……也算吧。

    火焰中渐渐显出人类的形体,宽大的长袍掩盖了身材,明灭不定的火光模糊了面容——虽然见过好几次,她一次也没能真正看清这位“尊者”到底长什么样,更无从知晓他真实的身份。

    “……真是意外。”

    被召唤而来的男人开口道,连声音也随着火焰忽高忽低。

    “是啊。”阿格尼丝要笑不笑地扯了扯嘴角,“的确。”

    她从来没有主动召唤过他……既然亚伦?曼西尼将此视为自己的“荣幸”,她也乐得轻松。

    她想着是不是该提醒他,但男人很快便发现了异样。

    被隐藏的符文再一次闪耀起来,锁链般将整个火盘,连同其中飘摇不定的身影一起禁锢其中。

    “……谁教你的这个?”男人依旧平静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嘲弄,“莉迪亚?贝尔?”

    阿格尼丝耸耸肩:“还挺好看的,不是吗?”

    “你真的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

    “困住?”阿格尼丝咯咯地笑起来,“我怎么敢?老实说,我原本只是来找曼西尼的,可是您瞧,他不在……真正被困在这里的可是我,大人——哦,不,我不只是被困在这里。拜您所赐,我这个邪恶的法师已经彻底暴露,我千方百计想要保护的亲人一心想让我‘受到应得的惩罚’……”

    她看了看嘉德,眼中一闪而过的悲伤迅速被愤怒所代替。

    “站在您面前的不过是一个绝望的女人,大人……我只是想问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没有按照您的吩咐尽心竭力吗?哪怕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我可也从来没有背叛过您——就算是一枚被抛弃的棋子,也有权力死得明白一点吧?”

    她不介意自己看起来有点歇斯底里,风度全无;她不介意显露出所有的绝望、愤怒与恐惧,它们全都绝对真实;她倔强地抬起下巴,直视那张她从未敢直视过的面孔,没有放过一点细微的变化——火红里渐渐泛出点点灰白的短发,黑色双眼目光沉沉,瘦削的脸颊上紧绷的线条看起来比她的父亲还要严肃。

    她见过这张脸……虽然并不熟悉,但的的确确是见过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