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二章 夏末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被阳光刺痛的双眼有片刻的模糊,但已足够让阿格尼丝看清那一片飞扑而下的白底黑斑——是斯科特那头白色的花豹。

    一瞬间她本能地想要逃走,但最终只是紧贴在墙边,哪怕身体僵硬,也还是骄傲地挺直了脊背。

    她不是为了逃走才跑到这里来的。

    斯科特随后跳了下来。他的视线淡淡地从她身上掠过,便落在了依旧燃烧着火焰的铜盆上。

    然而科帕斯已经不在那里——他逃得倒是比她快得多。

    斯科特若有所思地盯着火盆。阿格尼丝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看到那逃之夭夭的男人,也无法确定,关于那位牧师的小秘密,身为“圣者”的他又知道多少。

    他为谁而来……又为何而来?

    白豹旁若无人地在狭小的密室里跳来跳去,跳得异常欢快,快得让阿格尼丝眼花又心烦。

    “如果您是来找那位无处不在的伯爵大人……”她终于忍不住开口打破那令人窒息的沉默,依然控制不住地语带讽刺:“不巧,他正好不在这里呢。”

    斯科特看了她一眼。他很冷静,然而他通透的浅蓝色眼睛是阿格尼丝从未见过的死气沉沉,仿佛无生命的宝石,坚固却冰冷。

    “我知道。”他说,“他死了。”

    “……怎么可能?!”阿格尼丝脱口道。

    她有点难以置信——她讨厌曼西尼,但那个男人……感觉明明是即使整个世界都灭亡了也能一直活下去的。

    “他不该死吗?”斯科特平静地反问。

    阿格尼丝瞪了他好一会儿,那种异样的感觉更加强烈。她并不了解斯科特,从前那个圣骑士于她而言不过是个毫无意义的符号,如今这个圣者则是追逐在她身后的复仇之剑……但她得承认,茉伊拉竭力掩饰的那种向往又畏惧的复杂情绪实在很容易理解——这个男人就像一团灼人的火焰,让人满怀恐惧,却又情不自禁地想要靠得更近。

    至少曾经是那样。

    她一直觉得他并不难对付,即使他强大得难以想象,他的情绪却太容易被掌握。他的爱与恨,他难以控制的愤怒,都如此强烈而直接。很难操纵,却可以利用。

    然而此刻,他的喜怒哀乐都似乎已化成了一片燃烧殆尽的死灰,她根本猜不透他下一刻会做什么……仿佛她面对的已不再是人类,没有欲望,没有情绪,却又不是莉迪亚制造出的亡灵那样的傀儡。

    他依然有着清醒而强大的意志……却让她更加毛骨悚然。

    “你杀了他。”她喃喃低语,有点难以想象,又无比确定。

    斯科特沉默地看着她,没有否认。

    “你是来杀我的吗?”她问,在开口的那一刻就已经放弃了挣扎。

    那颗宝石依旧被她紧握在手心,但她没有机会……她不可能有机会。

    “不。”斯科特回答,过于平淡的语气让他说出口的每一个字听起来都不像是真的:“茉伊拉让我来找你们。”

    ——所以你就来了吗?

    阿格尼丝茫然地瞪着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所以茉伊拉什么也没有告诉他吗?所以他其实什么也不知道吗?……微弱的希望转瞬即逝,混乱而动摇的灵魂已经做不出任何判断。

    她双唇开合,并没能发出声音。

    斯科特直视着她,眼里却没有她的影子:“……但你不能再活下去。”

    阿格尼丝的心在那一刻直直地坠下去……却终于是落到了底。

    总算是结束了——她想。

    黑暗降临得安静又温柔。阿格尼丝无意识地叹了口气,感觉到意外的轻松。

    就这样再无恐惧,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

    茉伊拉带着嘉德离开时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有问出口。

    如果斯科特告诉她,“她不在了”……那她就是不在了吧。

    她应该充满悲伤和愤怒,但她只觉得疲惫重重地压在肩上,让她几乎迈不动脚步。

    然而心底有一丝她不愿承认的释然。她终于不用再挣扎于亲情与仇恨之间,不知道到底该怎样面对自己的妹妹。她可以把一切都推给斯科特,他的对与错由不得她来评判。

    多么轻松……又卑鄙。

    她在父亲面前失声痛哭,为了她尸骨无存的妹妹,为她自己无法出口的冷酷、自私与软弱。年老的公爵长久地沉默着,没有指责,也没有安慰。

    苏醒过来的嘉德陷入深深的自责。唯一能够直白地表现出自己的愤怒的,只有弗里德里克。

    小国王对于给王室和卡洛斯家族带来各种麻烦的小姨并没有太多的感情,他的愤怒多半只是出于骄傲。

    “你最好的朋友杀了我的姨母。”

    他怀着恶意这样告诉菲利,“连她的尸体都喂给了他的豹子。”

    尽管打探来的消息含糊又破碎,他很愿意用自己的想象来补充斯科特的残忍与恶毒。

    无论如何也不肯臣服于他的骑士沉默地看着他,摇曳的烛光里,他没在阴影中的面孔和暗沉沉地失去了光亮的双眼,突然间让弗里德里克心中一冷,像是有什么冰冷而尖锐的东西直刺了进去。

    他有些后悔……但在看着菲利带着满身寒意转身离去时,心底却又在恐惧与不安之外,生出一种异样的兴奋。

    .

    “我输了。”莉迪亚说,拂了拂肩头,一只黑色的小鸟如烟雾般散去。

    “你知道吗?他连阿格尼丝都没有放过呢。”她叹气,声音里带着真正的惋惜,“曼西尼也就算了……我还挺喜欢那位口是心非的夫人的。”

    精灵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她微笑着退开几步,留给他足够的空间。

    这里已经足够空旷。绿色平原缓缓地起伏着,没入远处的森林,夏日怒放的鲜花已经开到了尾声,花瓣在她的裙角无声地飘落。

    这古老的战场早已被人遗忘,就像那座曾屹立于此的伟大城市一样。即使无数巨龙曾陨落于此,即使它仍骄傲地存在于精灵们的传说之中,艾拉弥,那曾沐浴过诸神的光辉的城市,没有留下半点断壁残垣供人凭吊。

    它被遗忘得如此彻底,让莉迪亚不禁有些好奇。但她知道,她很难从安克兰嘴里得到什么答案……而过去的历史,也总会在未来的可能里显露痕迹。

    所以她只是微笑着,看着安克兰在夏末的荒野上划出古老的符文,思绪却无法控制地飞到更远的地方。

    她所认识的那个斯科特·克利瑟斯……终于不复存在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