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四章 意义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涂涂改改,抓耳挠腮。在写废了第三封信后,埃德把被他划得乱七八糟的纸揉成一团扔到桌边,往后一倒,瘫在了椅子上。

    给佩恩·银叶的这封信写得极其艰难。每次提笔都有太多东西在他脑子里转来转去,但他总不能把一封信写成一本厚厚的书,事无巨细一一道来……没有时间,当然也没有必要。

    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所知愈多,反而愈加茫然。

    “……我是不是有点没用?”他叹着气嘟嘟哝哝,双目无神地瞪着天花板。

    坐在他对面,同样抓着一支笔对着一张纸发呆的伊斯头也没抬:“只有一点吗?”

    语气十分不屑。

    埃德嘿嘿干笑。虽然得到的不过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却莫名地振作起来。

    他挺腰坐直,深吸一口气,准备再接再厉,伊斯却抓起自己那张纸拍到了他面前。

    “我只能想起这么多了!”他一脸暴躁。

    埃德偷偷瞥了他一样,觉得那暴躁里似乎也有几分“我是不是有点没用”的挫败,下意识地开口称赞:“已经够多啦!好棒!”

    真心实意,发自肺腑。

    伊斯看了看纸上那屈指可数的几个符号,又看了看他,眼神无比阴沉。

    埃德再次嘿嘿干笑,低头把那张纸转来转去地看。

    神之语。诸神从不曾将他们拥有强大力量的语言传授给任何一种他们所创造的生命,然而在漫长的时光里,总有些零星的碎片残留下来。与神为敌的巨龙,则大概是所有种族中对此了解最多的——即使无从得知其中的含义,甚至无法将其准确地念出来,传承自远古的记忆里,却还留着它们的影子。

    伊斯画在纸上的七个符号,埃德能够辨认的只有四个……依然是名字,就像那些刻在石板上的符号一样。

    不同的种族,彼此之间也毫无关系,相同之处只有他们无可否认的强大。在自己所属的时代里,他们都是犹如星辰般耀眼的存在,其中埃德唯一听说过的,却只有伊斯曾经告诉他的那个不被祝福的生命——那条半龙,拥有斑叶龙和精灵的血脉,却不被任何一方所接受,最终惨死于自己的亲族之手。

    他有两个名字。

    埃德疑惑地动了动嘴唇,忍住了没有念出声来。

    他不安地抬头看了伊斯一眼。

    又一眼。

    “……有话就说!”

    伊斯伸爪猛按他的头。

    埃德的鼻子差点就砸扁在桌面上,抬头时依然一脸忐忑的样子。

    “那块骨头……”他小声嘀咕,“你一直带在身上吗?”

    伊斯眯起眼看着他,没有回答。

    “最好还是别……”埃德的声音更小了。

    他知道那东西太过敏感。他答应过忘掉那个名字,就当它从来没有钻进过他的脑子里。他再也不想看到伊斯那样冰冷的、可怕的眼神……

    “那很危险。”他鼓起勇气把话说完,“瞧,每个符号都是一个名字……每个留下名字的,龙也好,巨人也好,精灵也好,人类也好……全都死了。”

    全都不得善终。

    新的名字更加证明了这一点。即使他还没能弄清楚他们的死亡与这块诡异的龙骨到底有什么关系,堆积在心底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

    “……我有那么傻吗?”伊斯恼怒地开口,“如果那真是什么好东西,叶影才不会把它塞给我……它或许是十分强大的武器,但对我而言,没有什么比我自己更强大——没有什么比我自己的力量更值得信任。”

    这似乎有点骄傲自大……相当骄傲自大。埃德却忙不迭地用力点头,几乎想要跳起来为他欢呼。

    也许……是他自己总有太多无谓的担心。他该像诺威所说的那样,更加相信他的朋友们才对。

    他突然想到了该如何写好那封给银叶王的信,却并没有来得及写完。

    “埃德!”

    娜里亞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洛克堡的使者在等你。”

    .

    埃德怔怔地看着茉伊拉,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

    他无法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然而内心深处,他却意外地并不十分惊讶。

    他只是本能地不愿相信。

    “……您确定她真的……”他的声音低了下去。

    “‘她不在了。’……他是这样告诉我的。”

    茉伊拉轻声回答,形容憔悴,语气平静——仿佛已彻底枯萎般的平静。

    埃德欲言又止。他想说那句话其实可以有很多种解释……但如果斯科特能够毫不犹豫地杀了曼西尼,阿格尼丝……又有什么不同呢?

    她杀了罗威尔——单只这一点,就已经绝对不可饶恕。

    “也许她还活着?”茉伊拉喃喃低语,神情渐渐恍惚,“毕竟谁也没有见到她的……尸体……或许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埃德惊讶地抬头,苍白如纸的王太后向他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她说,“如果我告诉你,我其实很感激斯科特让我不必再挣扎下去,让我可以单纯地痛恨和畏惧着他……你会觉得我像我的丈夫一样自私、虚伪又残忍吧?”

    埃德连连摇头。

    “……我欠你一个道歉。”茉伊拉看着他,疲惫又悲伤,“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我不敢告诉任何人。如果不是……也许瓦拉还活着。”

    埃德再次摇头。

    “无论如何,这不是您的错。”他说,却很清楚这句话有多么苍白无力。

    茉伊拉垂头苦笑。

    “但至少这个是我的错——”她说,“我该告诉菲利……我该亲自告诉他,毕竟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我没有……我想我至少可以逃避这一晚,一晚就好……但弗里德里克知道了。”

    怀着无处发泄的恨意,年少的国王用极其残忍的方式,将他并不十分了解的事实,告诉了菲利。

    他很快就后悔了——也许在圣骑士一声不响地转身离去时就已经后悔。

    看起来大大咧咧却从来忠于职守的圣骑士就这样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埃德沉默着,心情复杂。

    是的,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愿相信……没有人真心喜欢那位无处不在的伯爵,可阿格尼丝……是有人爱着的。

    如果连他都能看出来,他不信斯科特会毫无所觉。

    对斯科特而言,连他最忠实的朋友,都已经无关紧要了吗?

    他不能相信这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