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 错乱(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洛克堡的走廊幽长而安静。明亮的阳光透窗而入,似乎也骤然失去了温度,惨淡得像城堡里每一个匆匆走过的人宛如幽魂般的脸色。

    埃德茫然四顾,恍惚觉得这古老的宫殿并不存在于真实的世界——它耸立在光与暗的边缘,现实与梦境之间,生与死的交界……

    他想起茉伊拉的决定。曾经的犹豫在接二连三的噩梦中被鲜血洗去,她终于开始考虑她的父亲几个月前就已经提出的建议——离开这里,远离这个被过于深重的黑暗和扭曲的阴影所缠绕的地方,重建一座宫殿,一个城市,即使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花费巨大的代价,至少,可以让一切重新开始。

    埃德并不反对。他只是觉得……或许已经来不及了。

    真正创造了这个城市的那一位,不会如此轻易放弃它的猎物。

    他又想起菲利,并因此而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他不停地安慰自己,那位心胸宽容,意志坚定的圣骑士,有着足够的力量和智慧,总是能够从容地面对任何困境,做出正确的选择……却又无法控制地想起斯科特和肖恩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他几乎就跑了起来,却又因为迎面走来的一位侍女脸上疑惑中透着惊惧的神情勉强收住脚步。这地方本就已人心惶惶,他不能再毫无必要地雪上加霜。

    他向那尚且年幼的侍女微笑。正是在那一刻,他感觉到了异样。

    女孩儿的视线从他身上移开,直直地落在他的身后,双眼瞬间张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无尽的恐惧奔涌而出。

    埃德猛然回头。

    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落入他眼中——偏红的栗色卷发干枯得仿佛曾被烈火炙烤,微微突出的双眼透不出一点光亮。

    心脏仿佛被一击重锤砸进冰冷的深渊。耳边是那尚且年幼的侍女终于冲口而出的尖叫,凄厉地刺破他的耳膜。

    那让他从短暂的震惊与混乱中清醒过来,侧身挡在女孩儿身前,及时地交错双手。

    呼啸而至的短剑并不是冲他而来——它的目标是那冒犯了国王的侍女。埃德别无选择地用自己的身体拦住了它,并试图改变它的方向。

    他能在洛克堡中施法,但力量极其微弱。即使在转瞬间变幻了两个法术,也并没能阻止短剑重重地撞在他的胸口。

    刀尖刺破了他的防御,没入他的血肉,只是没能刺得更深。

    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疾风扑面而来,另一击沉重地砸在他的头上。迅速降临的黑暗里,他最后看见的,是安特·博弗德青灰色的唇边一丝扭曲的笑容。

    .

    醒来时,眼前仍是一片黑暗。

    头上的剧痛过于强烈,让埃德几乎感觉不到胸前的伤口。他眨了眨眼,伸手试图为自己疗伤,但身体仿佛被抽空般脱力,手臂异常沉重,抬起一点便重重地落了下去。

    他甚至无法集中精神,脑子里持续着某种尖锐的声音,像是那个女孩儿凄厉的惨叫依旧响在他耳边。

    他躺了好一会儿也爬不起来,有点后悔没有像尼亚所说的那样“随时做好准备”——如果身上带着泰丝的小火把,他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什么也看不见。

    他伸手摸索着冰冷的地面,猜想自己大概在地底。阴冷的空气里没有一点夏末的热气,平整的石制地板连一点缝隙也摸不到……他甚至怀疑自己仍在洛克堡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竭力伸长的右手似乎摸到了什么东西……一点柔软的布料。

    埃德心中一紧,想起了那个倒霉的侍女。他晕乎乎地爬过去一点,想要确定她是不是还活着,薄薄的布料下,摸到的肌肉却感觉十分怪异——太硬了,绝对不可能是个娇弱的少女。

    这个念头刚从脑海中闪过,一阵寒意从指尖袭来。仿佛有一条冰冷的小蛇从对方的身体里钻进他的皮肤,顺着他的血液直窜向他的心脏。

    几乎连呼吸都被冻结。勉强半撑起来的身体再次倒了下去,手臂幸运地因此而一缩。埃德趴在地上,满心恐惧。

    他猜到了那有可能是谁。

    “……菲利?”他叫道,声音虚弱得连自己都听不清。

    一片黑暗之中,他急促地喘着气,因为疼痛和耳鸣不停地冒着冷汗,控制不住地浑身发抖。

    片刻之后,他咬了咬牙,再次伸出手。

    但愿来得及放开——他想。突然间十分庆幸圣骑士所背负的,那怪异的“诅咒”。

    他想他是晕了过去,大概也因此又一次幸运地松开了手。总之,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很确定他还活着,因为他的头还是痛得好像裂了个大缝,冷风嗖嗖地往里钻,像是要一直钻到他的脚底,把他的整个身体都撕成两半。

    但眼前不再是一片黑暗。一点明亮的光芒就在他头顶摇晃,照亮菲利·泽里苍白如鬼魂的面孔。

    “……白痴!”圣骑士咬牙切齿地骂。

    他浑身是血,却看不出哪里受了伤,但既然有力气骂人,大概也就死不了了吧。

    埃德嘿嘿地笑。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他说,放松身体,彻底瘫平。

    菲利瞪着他,眼神十分凶狠,然而埃德知道他现在一根手指也不敢碰他,便十分讨打地继续冲着他笑。

    “你居然带了泰丝的小火把!”他毫不吝啬地赞叹。

    菲利的回答是一声悻悻的冷哼。

    “斯科特给的。”

    半晌之后他才开口:“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埃德不敢吭声了——这句话好像并不是在说火把。

    他转动着眼珠,看着周围并没有被火光完全照亮的空间,依稀觉得这里像是个地下室,不大不小,却异常的高。

    “这是哪儿?”他问。

    菲利沉默了很久。

    “斯科特死过的地方。”

    在埃德昏昏沉沉地觉得自己又要睡过去的时候,他说。

    埃德一怔,猛地抬头。不远处的地面上,是一片奇怪的圆形图案。

    那是几圈套在一起的符文,线条流畅优美,像是某种艺术品,却让人不自觉地心生不祥。一片片暗色的痕迹涂抹其上……重叠的,陈旧的和新鲜的血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