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 错乱(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轻轻的两下,片刻之后,又是两下。

    不疾不徐,仿佛早已有约的客人从容地叩着门。那声音不大,却十分清晰,不像是隔着封闭的石墙,倒像是直接敲响在他们耳边。

    位置倒是明确的——那正是菲利刚刚所指的,秘门的位置。

    当他们怀着疑惑与警惕屏息倾听时,敲击声却不再响起。菲利与埃德交换了一个眼神,埃德会意地接过火把,拔出长剑递还给他,有些不安地看着他走向墙边。

    圣骑士没有靠得太近,也没有摆出什么攻击的姿势。他站在那里,剑尖垂向地面,双眼微微眯起。当埃德在过于漫长的等待之中不由自主地越来越紧张的时候,他却始终放松得几乎像是在发呆。

    然而秘门无声无息地开启的那一瞬间,他的剑已经蛇一般直窜了出去,不够有力,却有埃德从未见过的毒辣。

    但他立刻便收剑后退,甚至退得有几分狼狈。

    一个身影从裂开的门缝里跌了进来,踉踉跄跄地扑向地面。

    刚刚退开的圣骑士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拉他一把,又及时缩手,任由少年跌倒在地。

    而埃德已经惊讶地叫出声来:“……陛下?!”

    那是弗里德里克。

    小国王迟疑地扭头看他,又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他茫然睁大的双眼在过于强烈的震惊与恐惧里一片空白,毫无血色的面孔白得发青,单薄的嘴唇抖个不停,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双剑交击的声音清脆又刺耳。菲利再次举剑,竭尽全力才挡下迎面而来的一击,身不由己地连退了几步才能站稳。

    安特缓缓走了进来,秘门眨眼间在他身后关闭。埃德心脏猛地抽紧,脑子里却莫名地仍在想着——到底是谁在敲门?

    他甩开了那一丝萦绕不去的疑惑,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困境。上一次他们都得借着奥伊兰的帮助才能对安特造成威胁,这一次已经半死不活的他和菲利,绝对不是安特的对手。

    他的视线落回地面。他依然无力施法,这些符文却显然能够无视洛克堡的禁制,可他并不懂龙语,而他对神之语的掌握,也不过是看到的时候能认得出……

    那有什么用?

    焦躁之中,他听见安特嘶哑低沉的声音:“你还活着……很好。”

    他想安特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非生非死的前国王大概都没有多看他一眼,只是将目光从毫无惧色,甚至要笑不笑地挑着眉,挑衅般地直视着他的圣骑士,转向他还没能从地上爬起来的儿子,裂开青灰色的双唇。

    “你,”他说,“杀了他。”

    一柄短剑铿然落地,就掉在少年的手边。

    埃德瞬间明白过来——他想要让他的儿子,像他曾经所做的那样,将所珍惜之人的鲜血与生命,作为献给神明的祭品吗?!

    “你疯了吗?!”他脱口叫道。

    安特回给他一个阴冷而扭曲的笑容。

    弗里德里克却似乎根本听不懂那句话。他僵硬地抬起头又下意识地移开视线,本能地拒绝去看安特的脸。铺天盖地的恐惧之中,他颤抖着伸手抓向菲利的小腿——那分明是求助而不是攻击。

    即使在菲利皱着眉,十分明显地避开了他之后,他仍像个惊慌失措的孩子一样连滚带爬地试图躲到菲利身后。

    那显然激怒了安特。他的怒吼更像野兽的咆哮,但他至少还没疯到举剑砍向他的儿子。

    巨剑带起沉沉的风声。他再一次砍向菲利,那可怕的力量,像是足以将菲利从头到脚劈成两半。

    埃德猛地站了起来,撑着剑鞘摇摇晃晃,浑身发冷。

    他无能无力,却一刻也不能移开视线。

    圣骑士被夹在了弗里德里克和墙壁之间,避无可避,索性猛蹬墙壁,借力向前疾冲,连人带剑直撞向安特。

    他知道这伤害不了安特——这具冰冷而僵硬的身体里没有一点生命之力可供他汲取,而安特也无法从他身上得到任何力量。

    ……他们是如此相似又不同的怪物。这个念头几乎让圣骑士忍不住放声大笑。

    他的长剑从安特腰间擦了过去,只在锁甲上刮出一点小小的火花。安特的动作比他记忆中要敏捷许多。看看他那张已经差不多完全恢复原状的脸,这似乎也不怎么奇怪。

    他借势翻滚,趁机逃出巨剑攻击的范围,却不由自主地看了弗里德里克一眼。

    弗里德里克缩在墙边,也怔怔地看着他,眼中渐渐散去的惊惶之下,泛起被抛弃般的羞愤、绝望与怨恨。

    菲利心一沉——然而现在可没有什么安慰小孩子的时间。

    他还没有爬起来便不得不挥剑格挡,原本就没剩多少力气的手臂痛得像是要断掉,被祝福过的长剑也无法承受这接二连三的重击,发出一声令人心惊的脆响。

    明亮的光芒从眼角闪过,陪伴了他十几年的长剑猝然断裂开来。他下意识地扭头避开四射的碎片,手中仍紧握着那半截残剑。

    “你的神抛弃了你……骑士。”安特吐出的每一个字里都充满恶意,“放弃吧,至少我还能让你空虚的生命……多少有一点意义。”

    菲利咧了咧嘴,勾起一抹满是嘲弄的冷笑。

    他早已不会因此就轻易崩溃。

    “这个你说了可不算。”他说,伸手拔出腰间另一柄短剑。

    他的双剑使得一般,但总得拼一拼,就算是拖延时间,也得拖到最后一刻。如果斯科特能及时赶到……他也还是要揍他一顿的。

    目光从安特身后掠过,他的神情微微一僵。

    弗里德里克终于站了起来,捡起那柄被扔在地上的短剑。他仍无法抬头去看安特。他紧握剑柄的手抖得厉害……但他终究是站在了他父亲的身边。

    安特低低的笑声仿佛夜枭被撕裂的鸣叫,尖锐,破碎又疯狂。

    “……别犯傻!”菲利恼怒地开口,明知这或许是火上浇油,却怎么也压不下那份愤怒与失望,“你想变成他那样的怪物吗?!”

    少年沉默地看着他,眼神闪烁,神情却渐渐冰冷。

    “总好过……”他说,“总好过什么也不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