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私语(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你是国王!”菲利低吼,“只有你当自己什么都不是的时候才会什么都不是!”

    他很少说这种话。他更多地把弗里德里克当成个孩子而不是国王……何况他一直认为自己不过是个骑士,他的任务是保证他的安全。如何教导他成为一个真正的王者,无论如何也不是他的责任。哪怕清楚地知道他的母亲对他太过保护,他的外公对他太过严厉,而太过强大的斯科特·克利瑟斯是他永远走不出的阴影,毫无荣耀地死去又变成一个不死不活的怪物归来的父亲是他醒不过来的噩梦……

    他还记得那个被他从拜厄手里救出的男孩儿。即使在恐惧之中显得苍白又脆弱,眼中却仍有光芒闪烁。他灵敏,狡黠,骄傲自大又充满勇气……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弗里德里克,却像是一个毫无生气的、灰白的影子,冰冷又模糊。

    “我是吗?”那男孩儿问他,“你从来不曾把我当成国王。”

    菲利哑口无言。

    这一刻他突然有些后悔。他保护着他的生命,却并没有守护他的灵魂。或许内心深处他从来没有忘记,这个男孩儿是安特的儿子……而安特几乎毁了他所珍爱的一切。

    “……陛下……”

    埃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菲利挥挥手,阻止了他。

    后悔归后悔,事到如今,他不认为他们能够三言两语就轻易拉回一个彷徨已久的灵魂,更何况安特就站在一边。

    “如果你真想杀我,那就来啊。”他轻蔑地开口,短剑漫不经心地轻拍着大腿,“反正我也没剩几口气……还是说,你只有等你的‘父王’把我钉到祭坛上才敢动手?”

    弗里德里克死死地瞪着他,嘴唇发抖。怒意让他死气沉沉的双眼多了一点生气。当他握紧短剑冲过去的时候,安特只是阴沉地扯了扯嘴角,看向菲利的眼神充满嘲弄。

    菲利侧身避开,双剑绞上弗里德里克的短剑,却没能把它夺下来。他伤得比他预料的还要重,右臂的骨头大概已经断了,痛得使不上一点力,便他索性扔掉了断剑,只用左手的短剑对敌。

    他得制住弗里德里克……却不能让他碰到他的身体——尽管那能让他更加轻松地取胜。

    他不确定安特是否知道他身上那见鬼的诅咒。如果知道,他应该不会冒着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他的“食物”的危险,袖手旁观……又或者,那正是他的目的。他大概料定了菲利不会真的伤害弗里德里克,但一旦小国王发现他的“骑士”也不过是个怪物……

    圣骑士压下心中的恐慌,格开另一击。

    .

    菲利和弗里德里克的打斗看起来更像是在对练。虽然一个过于小心,一个十分暴躁,但显然还能拖上一会儿。

    埃德收回视线,紧盯着安特。

    圣骑士开口挑衅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了他想做什么。那么,他就必须得在必要的时候绊住安特。

    可是……拿什么绊?拿他手里几乎支撑着他全身重量的剑鞘吗?

    埃德对自己苦笑着,继续坚定地瞪住安特。

    片刻之后,安特终于扭头看了他一眼。

    “……别着急。”他对他狞笑,“你是我的。”

    埃德不自觉地打了哆嗦。

    他就站在地上的符文旁边,他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即使这并不是什么祭坛,如果他死在这里,结果也没什么不同——虽然有着相同的血脉,他的灵魂绝对没有斯科特那么顽强,无论是以何种方式,作为什么,一旦被拉进另一个世界,他多半只有碎成渣的份儿。

    “无论他向你许诺了什么……想想你的祖先。”他开口道,“他并不是神……你真的觉得他会信守承诺?”

    安特回他一个阴冷而僵硬的笑容:“你什么……也不知道。”

    “那么,也许你愿意告诉我一点?”埃德说,“既然我必死无疑。”

    他没打说服安特,他只是想尽力吸引他的注意力,同时竭尽全力地从身体和灵魂中的每一个角落,挤压出他最后一丝力量。

    ……可他的力量到底来自何处?即使受到束缚,他为什么仍能在洛克堡中施法?

    他不止一次地想过这个……而答案似乎正呼之欲出。

    弗里德里克带着愤怒和痛楚尖叫让安特骤然回头,当他向前迈步的那一刻,埃德不假思索地抬手指向他脚下,大声念出咒语。

    坚硬的石砖转瞬间化成湿滑的淤泥。安特的左脚陷了进去,直没到脚踝。他踉跄了一下,在他怒吼着试图拔出脚的时候,淤泥又变回了石块,将他的左脚牢牢地困在了里面。

    埃德吐出一口气,汗如雨下,虚脱般控制不住地想往地上瘫。他的心跳重得像是震动着全身的血肉,撞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他知道那困不住安特多久,但他大概没有力量再阻止他一次了。

    他看向菲利。菲利的短剑抵在了弗里德里克的脖子上,但当已失去理智的小国王尖叫着不顾死活地往前冲时,他却只能恼怒地低吼一声,收剑后退。

    巨大的声响回荡在整个密室。安特举剑砸向困住自己左脚的石砖,只一击便轻易让石砖裂出几条缝来。埃德一边心惊肉跳一边心生希望——这么大的动静,上面总不可能一点也察觉不到吧?

    然而安特眨眼间便挣脱了束缚。他没有先去救自己的儿子,反而怒吼着冲向埃德。

    对他的冒犯,似乎比他的儿子的安危还要重要。

    埃德仓皇后退——他是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早知道就带上短剑但带上大概也没什么用……

    “听。”

    耳边一个细细的声音如微风般拂过。

    埃德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要听什么,他甚至听不出这是谁的声音,但当他不自觉地侧耳倾听时,却又恍惚觉得像是真的听到了什么。

    轰然一声闷响,安特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整个人脸朝下直直地倒向地面。

    那充满愤怒、近乎疯狂的怒吼声里,埃德愣愣地抬头四望,惊喜又不安。

    这一幕实在有点眼熟……毕竟它不久之前才刚刚发生过一次。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会是谁的杰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