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章 私语(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当奥伊兰突然转身冲向弗里德里克的时候,菲利一点也没觉得惊讶。

    将那位昏迷不醒的小国王当成人质是个很好的主意——只是他绝对不可能同意。

    然而在他试图阻止奥伊兰的时候,安特却不管不顾地一剑劈向他的右腿,似乎根本不在意他的儿子是不是会落到敌人的手中。

    他大概连弗里德里克是死是活都不会在意……死了,大不了也就是变成另一个他吧。

    菲利在油然而生的愤怒中不闪不避地直撞过去,奥伊兰却及时冲回来格开了那一剑。

    他脸上的神情丝毫未变,对他失败的尝试似乎也不怎么沮丧。

    依旧满怀戒备的圣骑士,在片刻之后感觉到一种十分别扭的默契。

    即使能够专心一志地共同对敌,他也没指望杰·奥伊兰,一个大名鼎鼎了几十年——也就是说,被所有智慧生物排斥忌惮,在黑暗中独自行走了几十年的死灵法师,懂得什么叫“配合”。

    冲向安特的时候,他就已经完全做好了被利用,被误伤,甚至被反戈一击的准备。然而几个回合之间,那白发苍苍,神情淡漠的老人,就似乎已经弄清了他的能力和意图。几个回合之后,菲利恍惚觉得在他身边挥舞着弯刀的,根本不是个陌生的死灵法师,而是与他并肩战斗过许多次的伙伴。

    他已近乎力竭,唯剩的技巧只能用于拼死击中安特的要害,至少也要让他暂时失去行动的能力。而奥伊兰则用他惊人的力量……以及一些意想不到的花招,尽力配合着他。即使并不完美,也已经足够让他惊讶。

    事实上,奥伊兰的弯刀使得相当不错,也很清楚要以怎样的方式,攻击什么地方,才能给安特最大的伤害,或至少让那不知疼痛的敌人感觉到威胁。但菲利很快就发现,奥伊兰的问题在于,他的动作有一种奇怪的失调——不是亡灵那样的僵硬,更像是他的四肢与他意识永远无法合拍,不是过快,便是过慢。

    他大概并不习惯用这种方式来战斗。

    有一小会儿他们似乎势均力敌。但当被完全牵制住的安特渐渐冷静下来,菲利的心却一点点往下沉。

    他成功地重伤了安特的左腿,让他几乎无法移动,只能半靠着墙壁支撑自己的身体。但安特不会痛,不会因为失血而晕眩,更不会疲惫,圣骑士的动作却不可避免地越来越慢,甚至连视线都开始模糊。

    更糟的是,视线从墙边掠过时,他发现弗里德里克醒了——他敲在他头上的那两下,显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重。男孩儿的战斗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如果他脑子坏到跑过来帮助他的父亲,却会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奥伊兰在百忙之中瞥了他一眼。他什么都没说,菲利却莫名地暴躁起来。

    他分了神,愚蠢地被安特突然伸出的、已经快要断掉的左腿绊倒在地。当他咒骂着扑向地面时,一道过于明亮的光线刺进他的双眼。

    身体还没有接触地面就被猛地弹开,强烈的电击差点就结束了菲利剩下的那小半条命。他晕乎乎地撞上墙壁又掉下来,还差点砸到了弗里德里克。

    他怒气冲天又莫名其妙——到底是谁在施法……这地方原来是可以施法的吗?!

    “抱……抱歉!”

    埃德结结巴巴的声音钻进他嗡嗡作响的耳朵,一丝熟悉的暖意如水般流遍体全身,但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那股暖意便瞬间汹涌得像是要把他的身体冲个支离破碎。

    他难受得要死,却又怎么都死不了。冲口而出的嘶吼听起来似乎跟安特也差不了多少……然后血液渐渐平静下来,他跪倒在地,惊讶于自己体内充沛得像是要炸开的力量,却依然动弹不得。

    有点不对,他想。

    十分不对。

    埃德突然能够施法,这本该是件好事,他却分明感觉到更加可怕的危险,仿佛身边的空气都变成了带着利刃的漩涡,正准备将他们所有人都撕个粉碎。

    “……埃德。”他努力开口,声音弱得连自己都听不清。

    “埃德·辛格尔!”他听见奥伊兰厉声叫道:“不要……”

    .

    埃德什么也没有听见。

    放出闪电的时候他还是清醒的。他知道他的力量有些失控——闪电束本不该波及菲利和奥伊兰。

    他为菲利施加了治疗。他擅长这个,在慌乱中几乎不假思索,就在那一刻,他突然像是陷入了另一个世界。

    那些萦绕在他耳边、隐隐约约的窃窃私语,不知何时变成了恐怖的呼啸,像是肆虐在海上的飓风与雷鸣,又像是千万头野兽的怒吼,或无数灵魂凄厉的嘶叫。它们撞进他的耳中,撞进他的身体,狂暴地掀起一个又一个巨浪……却没有一个能将他吞噬。

    他有种难以形容的自信,仿佛他可以轻易控制这一切。他抬手指向自己的敌人,他有很多方法可以让安特眨眼间粉身碎骨,即便是他的神明都再也无法救回。

    他看着安特被从地面和墙壁上冒出的石枪牢牢钉住,得意地知道他的挣扎都是徒劳。只是那些石枪的范围似乎比他想要的更广,刺中的似乎也不止一个人……

    风刃在他转念间呼啸而去。一丝奇异的不安让他有所迟疑,他想他并没有施出全力,地面上却颤抖着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

    他茫然低头。视野的边缘爆开一团炙热的火焰——安特将再一次被带走。

    他意识到这一点,并因此而异常愤怒。然而从前只是稍纵即逝的火焰轰然卷至,明明是火,却带着水一般沉重的力量,铺天盖地地压了过来。

    他骤然惊醒,本能地张开防御,在那一瞬间浑身发冷地想起来……这里并不是只有他与安特·博弗德。

    被驱逐的火焰迅速黯淡下去,埃德看着奥伊兰从火光中跌了出来——黑色鳞片再一次覆盖了他苍白的皮肤。而墙边,弗里德里克惊恐地睁大了双眼,惨白的脸上满是泪痕。

    他向前伸出双手,却似乎不敢碰触。

    在他身前,菲利·泽里还在燃烧的身体抽搐着倒向一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