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一章 天赋与诅咒(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有一刻整个世界都不复存在,只有圣骑士被烧得焦黑的身体凝固在埃德的视野之中。血液和呼吸都仿佛被抽空,代之以冰冷无尽的恐惧,他的意识因为本能的拒绝而一片空洞,身体却还是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扑了过去。

    然而他刚刚抬起手,奥伊兰的声音便在他耳边响起:

    “如果你不想让他死得更快,最好还是什么也别做。”

    埃德僵住了。

    汹涌的力量涌上他的舌尖,凝聚在他指尖……又被他硬生生地压了回去。

    “你根本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死灵法师的语气依旧平静无波,却透着强烈的讽刺,“你感觉不到吗?那被你唤醒的力量,就像安克坦恩初春时解冻的河水般凶猛狂暴,势不可挡……它们回应了你,而你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控制。”

    埃德感觉得到。

    被强压下的力量在他的血管里狂乱地冲撞着,仿佛转瞬间就会撞破他的身体,汇入盘旋在他身边的、混乱的暗流,奔腾呼啸着冲向四方,毁灭所有。

    “真是难以置信。”奥伊兰走到了他身边,冷冷地俯视着他,“我从未见过有谁幸运如你,又愚蠢如你……竟能把几乎所有的天赋都变成诅咒。”

    埃德无言以对。

    “……我该怎么做?”他艰难地开口。

    “抱歉。”奥伊兰回答,“你放出的野兽,只有你自己才能收回。但我至少可以好心地提醒你,你的无知和莽撞已经破坏了此地的平衡,如果你找不到控制这一切的方法,可就不只是救不回这个倒霉的圣骑士……用不了多久,连整个洛克堡都会因此而崩溃。”

    他说得如此轻描淡写,让埃德在恐惧和惊惶之中也不由自主地生出怨愤。

    “那对你难道又有什么好处?!”他低吼,“你也一样会死在这里!”

    蓝色眼珠微微地向他一转,带着说不出的冷漠和轻蔑。

    “我会活下去。”死灵法师淡淡地回答,“我总能活下去。”

    埃德用力咬住了嘴唇。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却根本不敢去看菲利烧焦的皮肉。然而在最初的慌乱之后,他开始意识到,菲利或许伤得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

    圣骑士紧闭双眼,僵硬的身体一阵阵地抽搐着,似乎经历着难以忍受着的痛苦。但当埃德小心翼翼地轻触他尚且完整的皮肤,感觉到的却是同样汹涌的力量……与生命,充沛到根本不屑于再从他身上汲取半点。

    ——虽然这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他半跪在那里,惶然又茫然。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块呆呆地戳在河心的石头,或许足够坚固而不至于被冲走,面对眼前滔天的巨浪,却也根本无计可施。

    除非……

    他弯腰伏向地面,姿势如神前虔诚的祈祷。

    除非,他能变成其中的一部分……他原本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就像所有诞生于这个世界的生命。

    他其实并不需要控制什么——混乱和狂暴都生于他不加节制的索取和惊慌失措的抵抗。

    他闭上双眼,让自己沉下去,沉下去……耳边的喧嚣如潮水般缓缓退去,咆哮的洪流渐渐变成宁静的湖泊,风行水上,风声细细如歌:

    “……听。”

    .

    由始至终,菲利·泽里的意识都无比清醒——至少他自己觉得是清醒的。

    他能感觉到火焰烧灼过他的身体,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皮肤像火堆上的烤肉一样滋滋作响,那感觉既恐怖又有点诡异的好笑……与之相比,被转瞬即逝的烈焰焚烧的疼痛几乎不值一提。

    涨满他体内的力量比单纯的痛更难忍受。他就像个被越吹越大的肥皂泡,毛骨悚然地等着砰一声破掉的那一刻,等到最后,却像是被一阵风吹上了天空,轻飘飘地飞了半天,怎么也破不了……终于无聊到睡着。

    醒过来的时候,他在一片昏暗里捕捉到一双浅蓝色的眼睛,冻结的湖水般清澈冰冷,毫无波澜。

    他不认识那样的眼睛。

    “……你死了吗?”他问。

    “没有。”斯科特回答。

    “……所以我还活着?”

    “是的。”

    圣骑士吐了口气,这才觉得从半空里落回了地面。身下是柔软的被褥,鼻端有熟悉的香气。

    闻起来像是娜里亚煮的奶油蘑菇汤——他只说过一次,她却一直记得他爱喝。

    菲利咧了咧嘴。可惜与真实感一起归来的,不只是又一次死里逃生的庆幸与欣喜。

    “……你真的杀了她?”他问。

    斯科特平静地点头。

    “我也杀了亚伦·曼西尼。”他说,“就在外面的院子里。”

    菲利沉默片刻,猛地坐起身来,挥出的右拳毫不客气地砸在了斯科特的脸上。

    那一声闷响异常清晰。

    斯科特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他没有躲,却显然早有准备,即使突然间狠狠地挨了这一记,也只是微微皱眉,随手抹了抹破裂的唇角淌下的血,并没有费心去治疗。

    菲利咬牙切齿地瞪着他,心底燃起的火焰反而更加猛烈。

    他下手杀人的时候,也是这样毫无表情的吗?……他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半掩的门一声轻响,一道白影钻了进来。

    白豹左看右看,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中甩了甩尾巴,若无其事地跳上床,往菲利身上一趴,像平常一样,大头凑过去蹭了蹭他的脸。

    它的鼻尖又湿又凉。

    菲利垂下双眼,看向另一双不曾改变过的浅蓝色的眼睛。他不自觉地安静了一会儿,怒火并未消退,却有更沉重的悲哀与疲惫漫了上来。

    他想质问他,怒骂他,或者痛痛快快地打上一架,从此分道扬镳……却又忽然觉得那毫无意义。

    他很清楚斯科特不会毫无理由地杀了阿格尼丝。他甚至猜得到阿格尼丝到底做过什么——他花过很长的时间追查罗威尔的死因,一旦愿意承认某种可能,那其实并不难猜。

    他能接受阿格尼丝的死。他真正无法接受的是“斯科特杀了阿格尼丝”这个事实——他无法接受这样毫无顾忌,无动于衷地杀人的斯科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