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三章 天赋与诅咒(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满怀同情地点头,不期然地想到自己。他没有像这样被困于某地,却也同样被困在自己的力量之中。

    他看向萨克西斯的脚下。如今他已经能够轻易辨认出,那由古精灵语和龙语交织而成的符文,正如萨克西斯所说,是保护,也是禁锢——那让他的灵魂不至于日渐虚弱,终至消散,却也让他永远无法离开这方寸之地。

    “你帮助我逃离困境,”他说,“你召唤我来到这里……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萨克西斯却摇了摇头。

    “那不是我。”他说,“如果你听到了什么,如果你得到了什么,那是因为你愿意倾听……那是因为你能够得到。这个地方的确会呼唤所有能听见万物之声的人,但你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到这里,我也十分意外。”

    这样的方式——埃德低头看了看自己。

    他什么也看不到……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做出“点头”或“低头”这样的动作——他根本就没有头。

    可他确切地知道,他并没有死去,他不是幽灵。

    “我……还能恢复吗?”他结结巴巴地问,不自觉地慌乱起来。他喜欢这种自由自在,毫无拘束的感觉……可他还没有死呢!

    “当然。”萨克西斯的微笑几乎是慈祥的,“当你能够控制自己的力量,你想要成为什么,就能成为什么。风或水,微光或烈火……但那很危险,如果没有足够坚强的意志,你会忘了自己是谁——你是谁呢?埃德·辛格尔。”

    他是里弗·辛格尔和瓦拉·克利瑟斯的儿子。在所有真实或虚伪的名号之前,在他得到或失去的所有之外,内心深处,埃德始终知道,他只是个人类。

    他也只想做个人类。

    作为人类的埃德·辛格尔在那一瞬间重新感觉到了身体的重量。

    他猝不及防地从半空里摔了下去,结结实实地摔得龇牙咧嘴。爬起来的时候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他的心跳急促又真实,让他如释重负又怅然若失。

    “这一次你总能接受我的感谢了。”他郑重地向萨克西斯低头,“如果有什么我能帮你,请务必让我知道。”

    萨克西斯却依然只是看着他微笑,笑容温和里带着好奇。

    “你很特别。”他说,“就像费利西蒂一样特别……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或许截然相反。”

    埃德的眼睛亮了起来。

    “你也认识费利西蒂吗?”他问。

    “是的。”萨克西斯回答,“她曾来到这里寻求答案。她想知道自己的力量到底从何而来,她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可她并不只是一个人……她拥有双魂,就像我一样。”

    埃德并没有觉得惊讶。他知道萨克西斯有两个真名——但他应该不会喜欢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就像伊斯一样。

    他把这个秘密好好地藏了起来,庆幸自己已经变回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否则,萨克西斯似乎能轻易看穿他的意识。

    “我原本希望她能够留在这里——她的力量强大又自相矛盾,那让她变得十分危险,无论是对她自己,还是对这个世界。”

    “……她一点也不危险。”埃德忍不住反驳。

    “不,她一直是危险的。”萨克西斯温和地向他解释,“她只是很好地控制着自己,即使不得不隐藏自己最真实的一部分。她让自己截然不同的灵魂与力量保持着完美的平衡……那很了不起。”

    埃德用力点头。

    “而你……”萨克西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他的目光并不锐利,埃德却觉得自己依然从里到外都被看得一清二楚。

    “你拥有神明的血脉,却也能接受这个世界本身的力量。”他说,“而你的灵魂依旧纯粹且独一无二……你是个奇迹。”

    埃德脸红了。

    他的视线再次落在萨克西斯脚下的符文上。这个不幸的混血儿——这个古老而睿智的灵魂,他对他亲切又坦率,他似乎一直在帮助他而不打算要求任何回报,却让他更加急切地想要有所报答。

    那符文并不复杂,只是十分精妙。两种不同的力量像嫁接的异种玫瑰一样完美地生长在一起,因而异常坚韧……却并非牢不可破。

    “……我可以破坏它。”他脱口道,“我可以破坏这个符文,让你得到自由,但是……”

    他犹豫了一下。

    “但是,无论你的灵魂有多么强大,离开它的保护,你总有一天会消失的。”他说。

    萨克西斯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他或许其实并不想离开——埃德有点尴尬地意识到

    “呃……当然,如果你并不需要……”他嗫嚅着。

    片刻的沉默之后,萨克西斯笑了。

    “我已经存在得够久。”他说,“也许是离开的时候了。”

    埃德舒了口气。如果是他,大概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这样长久的,看不到尽头的禁锢,绝对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折磨。

    他想着要如何解开符文。那需要用两种不同的力量从同一个源头同时逆向吞噬过去,而他正好能够……

    一丝隐约的不安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这未免太巧。

    他看向萨克西斯。那幽魂安静又从容,金色双眼平静又充满信任,甚至带着一点安抚。

    即使失败,他大概也不会责怪他吧。

    然而怀疑一旦生出,便会迅速生长。埃德迟疑起来。他伸出双手,感受着源自他血脉的力量和这个世界慷慨的赐予。

    “符文锁住了你两个不同的灵魂。”他说,“如果想要完全脱离,你们必须同时出现。”

    即使萨克西斯的双眼会在灰绿与金黄之间变幻,他能够感受到的,始终只有一个灵魂。

    萨克西斯安静地看着他,他的眼中有什么让埃德的不安更加强烈。

    “是吗?”幽魂缓缓开口,他的声音似乎失去了温度。

    “他做不到。”另一个声音在埃德身后响起,“他只有一个灵魂——他吞噬了自己的另一半。”

    埃德愕然回头,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正扶着墙壁微微喘息。

    “瑞伊……”他叫道,“卡罗琳!”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