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八章 解决问题的方式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他们在傍晚时分回到斯顿布奇。一连好几天,没有人察觉他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事情接二连三,人人应接不暇,不知不觉间被各种匪夷所思的意外磨炼得越来越粗犷的神经,并没有察觉被他们不约而同地小心掩饰着的,微妙的疏远。

    茉伊拉下定了决心要远离洛克堡,迁移王城却并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在摆到面前的各种麻烦之间,已经努力谨慎沉稳了很久的王太后不管不顾地任性了一回——她决定拖着一家大小甚至大半的内侍和近卫,去普罗利安平原上的别宫“避暑”,即使斯顿布奇炎热的夏天,明明已经到了尾声。

    然而这个决定并没有遭到多少反对。曾经繁华美丽的万泉之城乌云压顶,犹如被诅咒般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灾难,许多贵族和富商们早已不动声色地悄悄转移着自己的财产,同样满怀不安却没有多少东西可以失去的平民,反而更加固执地守着自己的家园。

    一片混乱里,杰·奥伊兰倒是十分从容地向老公爵辞了行,声称要去更往南的大海之滨寻找他孜孜以求的真理。直到他消失在斯顿布奇南门外的人群中,也没有人发现这位白发苍苍、气质高雅的老学者,其实是一位流着巨龙血脉的死灵法师——菲利和弗里德里克压根儿就不记得他的存在。在他们的记忆里,是埃德英勇地独力击败了安特。

    埃德对此瞠目结舌又觉得理所当然。

    “我总能活下去。”——也许即使世界毁灭,那位老法师也能一如既往地存在于阴影之中。

    但他没敢再继续隐瞒下去。

    他吞吞吐吐地向艾伦和菲利承认了他跟奥伊兰之间大大小小见不得光的“交易”,换来艾伦无声的责备和菲利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在茉伊拉无法拒绝的邀请之下,恢复了精神——甚至精神得有点过头的菲利将与几位来自不同神殿的牧师和圣骑士一起,在几天后随着国王的队伍前往别宫。那座建于库西湖边的小城堡没有任何魔法禁制,或许安特会因此而有些顾虑……虽然菲利十分怀疑,那位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的前国王,是不是还会有任何“顾虑”。

    再一次为他所救的小国王意外地在短暂的沮丧之后迅速振作起来,认真又严肃地向他保证:“我会努力成为一位值得你效忠的国王。”

    言下之意,他仍然没有放弃让菲利成为他的骑士。

    “那小鬼为什么就是不肯死心?”

    菲利抱怨着,却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毫不客气地拒绝。

    离开之前,圣骑士用他独特的方式解决了他与斯科特之间的矛盾——他们到底还是结结实实地打了一架。

    埃德不知道在打得彼此鼻青脸肿之外他们是不是还说了些什么,总之,从耐瑟斯神殿的地下室里出来的圣骑士脸上血都没擦干净,而且依然怒火冲天,但眉目间让人心惊肉跳只想远远躲开的暴躁和阴郁却已经消散得差不多。

    埃德对此羡慕得要死……但他不可能用同样的方式解决他跟伊斯的问题。

    瓦拉说过,“道歉要及时”。在对着纸上他自己完整地画了出来却并不能完全辨认的、用龙语来书写的符文瞪了好一会儿之后,埃德万分后悔没有第一时间祭出他无往不利的武器——“对不起”。

    尽管那似乎并不是他的错……他并不是有意躲起来偷听伊斯和萨克西斯的对话,他只是同样察觉到了萨克西斯的存在,天真地想着假装离开或许能让萨克西斯失去戒心而更好对付一点……

    太过天真。

    那不仅是条龙,还是极为强大的巨龙之魂。它大概从头到尾都知道他在哪儿,并且终于成功地挑拨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隐龙果然一如传说中一般阴险狡诈。

    但在被发现的那一刻,埃德胸口的确堵了一大团散不开的怨愤与委屈。就像他们彼此承诺的一样,他在伊斯面前没有任何秘密,而伊斯……却显然有很多事瞒着他。

    他还没有大度到明知如此仍心无芥蒂,何况伊斯不仅一句解释也没有,还怒气冲冲地仿佛他才是理亏的那一个,它没有当头一爪把他拍进泥里,已经十分客气。

    ——可他一直都是这样嘛……他毕竟是条幼龙,猛然受到惊吓,张牙舞爪绝对是自我保护的本能。

    一时的怨气消散之后,埃德后知后觉地这样安慰自己。

    再多的“芥蒂”,在有可能失去朋友的恐慌里都是个屁。然而几天过去,他都没能找到和好的机会,反而越来越胆怯。

    不能再这样下去。

    埃德赫然起身,冲出门外,对着楼下大吼一声:

    “伊斯!”

    片刻之后,伊斯从窗口跳进来,抬头一脸不耐烦地瞪着他。

    “我……我需要你的帮助。”埃德结结巴巴,趁着刚刚冒出来的勇气还没有毫无出息地缩回去,终于把这句话完整地说了出来——哪怕最后两个字轻得像是吹气。

    “你吃错药了吗?”

    走廊的另一边,泰丝从房间里探出头来,顶着一头乱发不满地抱怨:“吼什么呢?他又不会听不见……人家难得想睡个午觉!”

    埃德对她挤出一点笑容。

    泰丝琥珀色的眼珠咕噜噜地转来转去,看看埃德,又看看伊斯,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哎呀。”她说,“你们吵架了吗?还是要打算做什么坏事?哦,快点告诉我,不然我一定会告诉甜心!”

    “是吗?”伊斯慢吞吞地走上楼梯,“我也有很多事想告诉她呢。”

    他盯着红发的女孩儿,意有所指地重复:“很多事。”

    泰丝僵了一下,横眉怒目地回他:“哼!”

    她用力关上了门。

    然后她靠在门上,满意地听着伊斯恼怒地低吼:“到底要干嘛?”

    “那个……我把洛克堡密室里那个祭坛的符文画出来了……不,那大概不是祭坛,但符文里有龙语,我看不懂……”

    女孩儿对着站在桌上伸长了身体侧耳倾听的小猫鼬耸了耸肩——它的身边是刚刚收拾好的行李。

    “瞧。”她说,“告诉过你啦,他们一准儿没事。”

    猫鼬端端正正地蹲坐下来,两只小爪子搭在胸前,神情坚定。

    “叽叽。”它说。

    “嗯。”泰丝柔声回答,“我们也会没事的……一定。”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