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最后的真实(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并不是所有穿过了那扇门的都能被称为‘神’。”斯科特说,“不够强大的灵魂只会被吞噬——要么被炽翼,要么被虚无之海本身。”

    “……所以洛克堡那个所谓的‘祭坛’,”艾伦皱眉,“事实上只是个给猛兽投食的入口吗?”

    “也是个陷阱。”作为曾经被投进去的“食物”,斯科特平静地回答,“然而安克兰虽然疯狂,却也足够聪明和谨慎。他不止一次地进入黑塔,因为他知道那里充其量只能算是个‘仓库’。但他从未靠近过那个祭坛……即使关于他无数次失败的原因,那里或许有唯一的答案。”

    埃德不安地瞥了瞥被扔在墙角的纸团——那么危险的东西,他居然就这么把它画了出来!

    “那不是全部。”斯科特说,“能看到的从来都不是全部。”

    “但斯顿布奇已经改变了许多。”艾伦若有所思地轻敲桌面,“洛克堡已经改变了许多……也许我们可以把它变成另一种陷阱?”

    “这很危险。”斯科特回答,“试图操纵我们并不了解的力量……十分危险。从三重塔被扭曲,洛克堡成为道伦·博弗德的堡垒、坟墓和他期望中的重生之地,直到安特的归来……隐藏在暗中,想要‘改变’一点什么的力量,并不止安克兰,所以即便是炽翼也只能放弃。这地方对它而言早就已经是一个陷阱……一个连它都会选择避开的陷阱。”

    “既然如此,那就更不能浪费。”艾伦坚持,“不了解的可以去了解——不然连我们自己也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就变成被关在笼子里的耗子。至于‘试图操纵我们并不了解的力量’……”

    他淡淡地扫了斯科特一眼:“——你不是一直都在这么干吗?”

    斯科特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你的朋友……”艾伦扔下他转向埃德,“银叶王。你说他手上有一张斯顿布奇的地图?”

    埃德点头。他记得那张详尽到可怕的地图……当然,他不可能清楚地记得其中的每一个细节。

    “你觉得他是否愿意……借给你用用?”艾伦揪了揪胡子。

    埃德赶紧点头。他觉得他如果摇头的话艾伦大概会打些不怎么好的主意,因为他显然势在必得。

    “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地图。”艾伦,“洛克堡里收藏的,斯顿布奇下水道里的盗贼自己画的,想要进入三重塔的法师手中的,曾经觊觎过这座城市的另一个种族或另一个国家的统治者得到的……越多越好。斯托贝尔……那位来自大法师塔的法师大人也许愿意帮忙?”

    埃德继续点头。

    “娜里亚也会帮你。”艾伦向他点点头,“去吧。”

    埃德听话地转身离开。

    伊斯深深地看了艾伦一眼,在老人考虑着用什么方法把他也打发走的时候,自己默默地跟上了埃德。

    手上不自觉地用力过猛。艾伦低头看着被自己揪下来的胡子苦笑了好一会儿——无论是被轻易哄走的埃德,还是没哄就自己走了的伊斯,都让他头痛不已。

    然而最让他头痛的那一个,还笔直地站在他的面前。

    “……凯勒布瑞恩。”他开口道,“你真的见到他了?”

    斯科特点头。

    “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艾伦平静地问,“别再拿刚才的鬼话来糊弄我。虽然你说谎的本事是比从前长进了一点……但你看不出吗?连伊斯你都骗不过——也只有埃德那家伙才会傻乎乎地相信你了。”

    斯科特眼角的肌肉跳了跳,那张缺乏表情的面具似乎一瞬间就垮了下来。

    但他依旧紧闭双唇,那固执地拒绝回答的样子,透着一股十几年的磨难也未能改变的孩子气。

    从某一方面来看,他跟埃德倒真是见鬼地相似。

    艾伦叹着气继续揪自己的胡子:“是关于伊斯?”

    斯科特的眼神闪了闪,还是一言不发。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艾伦气得想笑,“你就没想过我有可能知道得比你更早吗?你以为我那时候为什么突然执意要带走伊斯?就因为突然发现他的眼睛变成了金色?你真的以为自己隐藏得有那么好?连丽达都能发现的事你以为我会不知道?!”

    他越说越气,抬起手却发现手边已经没有了拐杖,不然他大概真的会劈头盖脸地砸过去。

    他太纵容这个小子了——艾伦咬牙切齿地想。从那个年轻的圣骑士带着一脸明亮的笑容追在他身后想要加入他的队伍开始……毕竟,那样纯粹的光芒实在很容易让人晃花了眼,即使犯了错也不忍心责备,才纵容得他像今天这样恣意妄为,任性地自以为是。

    “所以,他跟你说了什么?”老人无奈地瘫回去,话出口的那一刻他有种脱力般的释然——这个秘密他已经独自背负了太久:

    “是伊斯会杀了你,还是他会杀了所有人?”

    在一次次用不同的方法试图去改变之后,有时连凯勒布瑞恩自己也无法确定,他所看到,所经历的一切,到底哪一部分……才是最后的真实。

    但至少有一点他能够肯定:他们所养大的这个孩子——这条独一无二的冰龙,是真的,会带来灾厄与毁灭。

    .

    埃德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伊斯一眼。再一眼。

    他有点高兴……又十分奇怪伊斯为什么会这样一声不响地跟着他,神情恍惚得像只迷失了方向的小狗。

    “那个……”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却又被突兀地打断。

    “他撒谎。”伊斯说。

    “……斯科特?”埃德迅速反应过来,倒也不觉得惊讶。

    “还有艾伦。”伊斯说,“他知道斯科特在撒谎……大概知道得比我更清楚。”

    所以只有我完全不知道?——就算是埃德也为此稍稍苦恼了一下。

    伊斯其实并不怎么生气。他的愤怒被无奈重重缠绕成难以形容的疲惫与委屈,不再炙热如火,只是像冰冷的岩石,沉沉地压在心上。

    他看向埃德,却看不出黑发年轻人的胸口是不是也压着同样的重量。

    深蓝色的眼睛关切地回望着他,那其中没有一丝责备。

    伊斯猛地伸手抓住了埃德的手臂。

    “跟我来。”他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