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 余光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克罗夫勒靠在窗边,有好一会儿没有开口。他过于随意的姿势一点也不像个血统高贵、骄傲自矜的贵族,更不像个手握重权的大臣,但他沉沉的目光宛如实质,刺得奈杰尔这种从不在意他人眼光的人,也不禁有点头皮发麻。

    牧师有着充分的理由,所做的一切也绝不是为了自己,然而年轻执政官的视线像是能将他从外到内一层层剖开,轻而易举挖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藏在哪里的黑暗与秘密。

    没有什么能瞒过他,所以干脆直接去找他——斯科特说得一点也没错,但跟这个人打交道实在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

    紧张渐渐纠结成怒气的时候,克罗夫勒移开了视线。

    “你也是巴拉赫人。”他说,“你应该知道,‘让所有人远离巴拉赫’这种要求……即使前面加个‘尽可能’,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他松了口,牧师便松了口气。

    “我有个计划。”他说。

    他只是需要克罗夫勒的配合——以巴拉赫城主的身份。而克罗夫勒好整以暇的神情告诉他,这并不在他的意料之外。

    “巴拉赫城外那个废弃的矿坑……”他开口,然后在一阵匆匆的脚步声里谨慎地闭上了嘴。

    “伊森!”来者直呼着执政官的名字,“你看见那个了吗?——哦你当然看见了。”

    突然出现的安克坦恩的国王瞥了牧师一眼,带着审视的眼神与克罗夫勒相比几乎是温和的,同时“体贴”地挥手让跟随而来的侍卫退到了更远的台阶之下。

    “你的朋友?”他问。

    这不过是随口一问,却仍让牧师眼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不!并不是!

    “那的确是希德尼盆地上那座神殿。”克罗夫勒直接略过了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如果你是想问这个的话。”

    博雷纳沉默下来。

    “……我告诉过你,让你的人离那个地方远一点。”克罗夫勒的语气里没有一点对国王的恭敬,“有些事不是我们这样的凡人应该掺和的,哪怕你是所谓死而复生,诸神眷顾的奇迹之子……但你显然是没听——谁在那里?”

    早已习惯的国王陛下一点没生气,只是忧心忡忡地皱起了眉:“你知道的,罗莎和精灵,还有几个库兹河口的小家伙……你的人有什么消息?”

    “……就算有也不可能这么快。”博雷纳的坦率让克罗夫勒勉强吞回了更多的嘲讽,“也许你应该听听这个。”

    他向奈杰尔点头:“这位来自巴拉赫的牧师大人,是侍奉安都赫的圣职者,两年前在巴拉赫城外的矿坑附近失踪,只留下一枚被烧到变形的戒指。大多数知道此事的人都怀疑他死于斯科特——那位耐瑟斯的圣者之手,原因大概是他曾经和埃德·辛格尔一起冒充耐瑟斯的信徒混在最初修建希德尼神殿的人群里,并且有可能发现了什么秘密……但你看见了,他活得很好,也的确知道很多秘密——非常多。”

    被三言两语扒.个.精.光的牧师大人僵在那里,脸色有点发青,让同病相怜的国王陛下不由自主地心生同情。

    “幸会。”博雷纳简单地打着招呼,笑容真诚,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这位“知道很多”的牧师大人选择了克罗夫勒而不是他这位国王。

    这反而让奈杰尔忍不住想要解释点什么……但他并不擅长“解释”。

    “……今夜发生在希德尼的,将会发生在巴拉赫。”最后他只能干巴巴地开口,“另一颗本不存在的星辰会出现在夜空中……我不能告诉你们那到底意味着什么,因为连我自己也不能确定——我并非无所不知。但我至少知道,那对活人而言绝对是一场灾难。而在灾难降临之前,我们需要让整个巴拉赫的人远离那座城市。”

    “清空整座城?”博雷纳挠头,“还是巴拉赫……为什么我们不能干脆阻止你所说的‘灾难’呢?”

    “……因为它无法阻止。”

    “为什么?”

    博雷纳歪着头,问得随意,目光平静中带着一点好奇。他并不像克罗夫勒那么咄咄逼人,他自然而然的亲切中透着尊敬与信任,以另一种方式,让任何谎言都难以出口。

    奈杰尔沉默了一小会儿。这个问题他无法逃避,但他突然意识到,他准备的答案在此刻或许并不合适——那是针对克罗夫勒的,针对一个会冷静地计算得失,用最快和最省力的方式达到目的的执政官……而不是一个在异兆发生时第一时间想到自己属下的安危的国王。

    从前他可不会想到这些……两年在黑暗中行走的生活足够让他改变许多。

    “因为那会带来更大的灾难……就像在河水中垒起堤坝,一旦溃堤,汹涌而至的洪水会摧毁一切。”牧师回答,“我知道这样的答案对您而言或许并不足够,我可以告诉您我所知的所有,尽我一切努力,如您所希望的那样阻止灾难的发生,但也希望您能做好另一种准备,尽量让可能的危险减到最低。”

    博雷纳爽快地点头,甚至微笑起来:“埃德他们叫你‘不高兴牧师’,说你说的每一句话都能把人噎个半死——现在看起来,也并不是那样嘛。”

    一脸郑重的牧师猝不及防地被噎个半死。

    “他们向您提起过我吗?”他干笑,“真是意外。”

    “是的。”博雷纳笑眯眯地回答,“他们托我找到你,你的失踪让他们十分担心……但你实在很擅长隐藏踪迹呢。”

    奈杰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虽然多少有点感动,更多的却是尴尬——现在好像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然而紧张的气氛就这样松懈下来。带着凉意的夜风里,一直紧绷着神经的牧师突然觉得,那即将降临的灾难,似乎也并不那么可怕。

    就算天塌下来,也不是他一个人顶着。

    “让我们换个地方来谈谈这件事吧。”博雷纳微笑着建议,“坏消息尤其需要用酒来消化。”

    没有人反对。离开塔楼时奈杰尔最后一次望向天空,那颗初生的星辰在夜空中闪烁,却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明亮夺目——大多数普通人,或许根本不会意识到夜空里多了一颗星星。

    但这世界即将改变。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