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星图(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低下头,揉了揉眼睛。他对着夜空凝望了太久,以至于视线落回地图上时,眼前似乎仍有无数的星辰,在一片黑雾之中闪烁不定。

    窗外,整个斯顿布奇仍在夜色中沉睡,发生在北方荒野上的异象,离这里毕竟太过遥远。然而当埃德从睡梦中猛然惊醒时,伊斯已经从窗口跳了出去,展翅飞上天空。

    埃德冲到窗边,只看见北方的天际,一线光芒如利刃般切开了夜幕,仿佛有星辰直直坠落。

    他原本并不怎么了解头顶的星空,直到不久前那一晚漫天的流星划过之后,才开始研究黑塔里珍藏的星图。即便如此,他也花了很久的时间才辨认出,北方的天空上,多了一颗星星。

    星辰并未陨落——它刚刚诞生。

    如果不是那颗星星在短暂的时间里异常明亮,他大概连这个也很难发现。

    伊斯没有回来,他再也睡不下去,只能坐到桌前,打开白天多利安刚刚送来的地图。

    那地图是他的父亲收藏的,比洛克堡送来的地图更为精确和详尽,但在希德尼盆地之上,却也只有一片空白,没有被人遗忘的极北之光,更不可能有新建的耐瑟斯神殿。

    埃德在那一片空白之上画了一个小小的圈。他几乎可以确定,那道光芒与耐瑟斯神殿有关……与又一次不声不响地从斯顿布奇消失的斯科特有关。

    笔尖划向东北,点出极北之光的位置,又转向南方,在代表巴拉赫的小小城堡上做出浅浅的标记,接着向北,在一片汪洋之中点出白石岛……

    墨色的标记星星点点,在地图上铺开,仿佛另一种星辰。

    埃德揉着眉心。他找不出更多的联系,但他本能地意识到,这只是开始。

    如果伊斯在这里,大概能看出更多。一条龙会比任何人更了解它和它的祖先仰望了千万天的星空,和它们无数次飞过的大地。

    直到天亮他也没有等回伊斯,却等来了另一位客人。

    “请恕我冒昧。”

    不请自来的尼克·斯托贝尔保持着礼貌,却掩饰不住眼底的不安,脱口而出的问题更显得有些突兀:“昨晚……您看到了吗?”

    埃德点头:“……多了一颗星星。”

    为他们端来啤酒的娜里亚惊讶地眨了眨眼,却还是安静地离开,体贴地留给他们足够的空间。

    “……不是多了。”法师的声音在啤酒的滋**下依然干哑,“那颗星星或许一直存在。”

    然后他犹豫了一下,问出另一个问题:“对您而言,星辰意味着什么?”

    这问题几乎有些失礼。即便不再有圣者之名,埃德也依旧算是一个牧师,对圣职者而言,星辰意味着神明和虔诚的、逝去之后升入圣殿的英灵——这是无可置疑的,也是被所有人接受的。

    “对您而言呢?”埃德平静地反问。他并没有觉得被冒犯,眼前的法师,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迷茫——他根本无意冒犯。

    这一次斯托贝尔沉默得更久,终于开口时仍带着些迟疑:“在我立志成为一个法师之前,我曾有过另一位老师。”

    .

    尼克·斯托贝尔的出身与埃德相似。他的父亲是***尼奥一个颇有声望的商人,母亲则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贵族的女儿。在尼奥,这样的婚姻并不少见,对于继承人的培养,更不会有埃德的父母之前那样的矛盾——尼奥城里,除了高高在上,力量强大的法师之外,有钱有势的商人远比华而不实的贵族更受尊敬。

    斯托贝尔幼时的老师阿瓦尔是个略显神经质的老人,兴奋起来会手舞足蹈滔滔不绝,根本不在乎有没有人在听,或能不能听懂。他曾游历过整个大陆,也曾漂泊海上,对几乎每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都了如指掌,还精通许多种语言。

    斯托贝尔很喜欢这位老师,但他对阿贝尔最深刻的印象,来自这位老人对星星的狂热。

    研究星星的人从来都不少。精灵们自诩了解每一颗星辰的故事,圣职者们用星辰的变化预测吉凶,法师们则喜欢研究在怎样的星象之下,哪一种魔法的力量能得到最好的发挥。

    但对于阿瓦尔而言,整个星空是一个整体。

    “它们彼此相连。”他这样告诉过斯托贝尔,已经开始浑浊的双眼如星辰般明亮而热烈,“以一种十分精密的方式……就像大法师塔里的法阵一样精密。”

    事实上,他相信整个星空就是一个巨大的法阵,如果他能够解出其中的规则……如果他能够了解其中的秘密——他会很高兴。

    让斯托贝尔至今仍无法完全了解的正是这一点,尽管也算是个法师,阿瓦尔的狂热,并没有任何实际的目的,不是为了追求任何一种利益或力量,而是因为纯粹的喜爱——“解开这个谜”,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乐趣。

    斯托贝尔模模糊糊地知道,阿瓦尔对星空的解读,基于星辰的变化——星星并不是永恒的,它们会有坠落,会有新生,但同时,除了每一晚的东升西落,所有的星星都在按照某种规则缓慢地运行,即使那种变化,别说人类,连精灵漫长的一生都未必能够察觉。

    要了解那些变化,除了日复一日不厌其烦的观察,还需要大量不同时期的星图——即使其中大多数画得并不怎么精确。

    在阿瓦尔并不狭小的房间里,各种各样的星图堆积成山。阿瓦尔所有的收入都花在了这个上面,甚至不惜用各种方式坑蒙拐骗。斯托贝尔第一次进入大法师塔,正是被这位老师骗进去作为诱饵,好让他有机会偷取密室里的古星图。

    斯托贝尔就是在那一次无意间撞到了克尔曼·桑托,伟大的塑石者。

    “听起来很有趣。”

    身材挺拔,须发皆白,在小男孩的仰视中宛如神祇般的大法师,用这句话解救了被法师们抓到,差点变成法术材料的阿瓦尔。

    他慷慨地借给了阿瓦尔好几张不同种族所绘制的星图。而那些仿佛一触即碎,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制成的图纸,最终让阿瓦尔陷入了疯狂。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