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一章 雾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无论是在黑暗还是迷雾之中,时间都变得很难判断。奈杰尔手中的计时器并非由魔法操纵,这种时候反而分外可靠。

    “不到两个钟头。”奈杰尔脸色阴沉,“如果没有这些该死的雾……”

    雾气比黑暗更严重地影响了视线,而不得不亮起的圣光,也让他们在迷雾中成为格外醒目的目标。

    迷雾涌出后他们被一些人求助,被另一些人攻击,直到此时,无法逃离也无力自保的人大概都已经死去,暗中的攻击者也似乎在接连的失败之后销声匿迹,周围才渐渐恢复了原本的死寂——他们却也已经花费了太多的时间。

    “走吧。”埃德轻声说,小心地让脚步蹒跚的特拉维斯始终在圣光照耀的范围之内。

    无论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把他们带入了陷阱,他都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你刚才就该把他丢给那群克罗夫勒的手下。”奈杰尔很不耐烦,也无意掩饰。

    “不!不!”特拉维斯受惊般浑身一抖,“我知道如何破坏仪式!你们会需要我的!”

    奈杰尔哼了一声,看向埃德:“你相信他?”

    埃德没有回答——老实说,他谁也不信。

    他本该相信奈杰尔。在他们陷入危机的时候是突然出现的奈杰尔救了他们,带着他们从另一个通道进入地底。

    “那条龙已经闯进来了。”不高兴牧师说起这个的时候简直咬牙切齿,“而且惊动了所有的法师!你们到底有没有一点计划!”

    确实没有。

    关于这一点,就算被骂个狗血淋头,埃德也无话可说——但也不会因此而无视奈杰尔眼中微妙的迟疑。

    尽管那张永远不高兴的面孔很能迷惑人,这位牧师大人其实并不那么擅长隐瞒。

    埃德悄悄靠近石壁,伸手触摸冰冷的岩石,却依然什么也感觉不到。

    这里的岩石已经死了。或许是在矮人离去之时就已经失去了其他任何种族都无法触及的灵魂,或许是在漫长的时光里陷入了永恒的沉睡……或许是被夺去了它们应有的力量。

    它们不能给它任何回应。

    他若无其事地收回手,侧身拉了特拉维斯一把,却把另一只手探入迷雾之中。

    那真的很冷。不是极北荒原的冰雪那种令人麻木刺痛的冷,倒像是被毒蛇的獠牙一口咬中,冰冷的毒液渗入血肉,腐蚀灵魂,急速地带走身体里所有的温度。

    埃德垂下视线,清清楚楚地看着那些扭曲的灵魂疯狂地缠绕在他的指尖,即使因为靠近圣光而像阳光下的水气般消散也依然争先恐后。

    “……怎么回事?”

    奈杰尔警惕地回头,感觉到了雾气异常的翻涌。

    埃德迅速握拳,收回了发僵的手指,有些茫然地抬头。

    他的脸色不太好看——这里没人脸色好看。

    奈杰尔疑惑地摇摇头,继续向前。

    但埃德已经知道……那并不是正确的方向。

    牧师第二次猛然回头时,那一团柔和的圣光依然紧跟在他身后,只是圣光之中,已经只剩了一个更加茫然的特拉维斯。

    迷雾中,牧师愤怒的咆哮并没有传得太远——埃德也并没有跑得太远。

    包裹着身体的魔法暂时替代了圣光。他小心翼翼地像一只蜥蜴一样紧贴在石壁上,确认奈杰尔即使暴跳如雷也没有扔下特拉维斯一个人,才悄悄地溜远。

    死雾弥漫了整个矿坑……而它们清楚地告诉了他正在发生的一切。

    .

    即使是在圣光的保护之下,博雷纳的呼吸也渐渐有些困难。他不知道是因为这些吞噬生命的死雾也能吞噬空气,还是因为他无法摆脱的恐惧。

    如果不是伊斯一直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走下去。眼前除了会带来死亡的灰白再无其他,简直比无尽的黑暗更令人绝望。

    拐弯的时候他撞在了一块突起的岩石上,还没从疼痛中反应过来,伊斯猛地压住他的头,把他扑倒在地。

    雾气中有奇异的呼啸声一掠而过。

    博雷纳的心沉了下去。在这样的情况下遭到袭击,实在有点不妙……圣光的范围不大,他跟伊斯现在只能像一对连体的婴儿一般紧紧贴在一起。或许伊斯还有战斗的余力,他现在却连拔剑的力气都没有。

    利箭持续了一小会儿,虽然因为迷雾失去了准头,在这狭窄的空间里也一样致命。博雷纳浑身发僵,根本感觉不到有没有受伤,倒是伊斯越来越急促的呼吸让他心惊胆战。

    这种时候可不需要一条暴怒的冰龙。

    “喂!”伊斯突然开口,“你的戒指,别人也能用吗?”

    “……可以的。”博雷纳下意识地说了实话,“只要被激活……”

    伊斯抓住他的手,不由分说地抢走了他的戒指。

    博雷纳根本没有反抗,心底有一种奇异的平静——反正也反抗不了。

    伊斯跳了起来,圣光之下,一层寒冰迅速地覆上博雷纳的身体,将他与死雾隔绝开来,还体贴地多少给他留了一点呼吸的空间……只是,怎么看怎么像副棺材。

    博雷纳想笑又笑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强盗飞快地消失在雾中,留给他一片冰冷和黑暗。

    不,如果真是绝对的黑暗,说不定还更好一些……他沉默地看着冰层外那些灰白的面孔,它们微微发出的光芒让它们更加清晰,而穿过冰层的视线让它们更加扭曲怪异。躺在冰棺里动弹不得的国王陛下与它们面面相觑,听着冰层逐渐碎裂时细碎的声响,觉得自己要疯。

    时间变得格外漫长。博雷纳挣扎着去摸自己的戒指,他还有一些保命的小玩意儿,只是现在似乎记不大清……

    寒冰被彻底侵蚀之前,那团白光窜了回来。

    伊斯一把抓起了博雷纳,往他手心塞进个东西。

    “拿着。”他说,语气强硬,眼神飘忽。

    博雷纳无语地低头看着被硬塞在手里的剑,细长的剑身近乎透明,被一层血迹染成殷红,闪烁的寒光依旧冰冷刺目。

    “谋杀者之剑。”伊斯说。

    博雷纳点点头——听起来就是把好剑。

    “原本是柯林斯神殿的东西。”伊斯迅速地瞥他一眼,“……埃德不会介意的。”

    所以……这是送给他了?算是……某种补偿?

    为了不笑出声,国王差点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