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六章 反击(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心脏猛地抽紧。埃德下意识地感觉到了危险,却没有看到科帕斯有任何动作——没有咒语,没有手势,埃德也能这样施法,却仅限于一些不那么强大的法术。

    还能站着的人已经不多。博雷纳冲向离他最近的施法者,那年轻的牧师不得不放弃了原本的目标,应付直刺过来的魔法长剑,另一位牧师却似乎完全看不到同伴的困境,仍旧心无旁骛地向伊斯扔出一个又一个法术。

    埃德有些疑惑,却没来得及想太多——伊斯硬抗着所有攻击像一阵风一样从他身边掠了过去,毫不客气地把他撞到一边。

    他整个人被拍到石壁上,差点撞个头破血流。下一刻,一声凄厉的惨叫撕裂了空气。

    伊斯锋利的爪子用极快的速度连续攻击,轻易破开了年轻牧师的防御,在他的腰腹间挖开一个大洞。

    破碎的内脏混合着血液涌了出来,那可怜的家伙却并没有立刻死去,甚至似乎在剧痛和恐惧中忘记了自己有治疗的法术……也或许那致命的伤口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

    几步之外,连博雷纳的对手也因为这一幕而脸色苍白地向后退去。博雷纳摇摇头,冲过去一剑刺进那濒死者的心脏。

    他在战场上见过更可怕的景象,此时也忍不住皱眉,伊斯却根本连头都没有回。

    他直直地冲向科帕斯——那牧师目睹这一切发生,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埃德呆呆地看着,浑身发冷。

    身后有一种怪异的声音逐渐逼近。他猛地回头,除了安特拖着沉重的脚步缓缓而来的身影之外什么也没有看见……但那绝不是安特发出的声音。

    那声音细碎而清脆,像是巨龙的鳞片摩擦着岩石,慢条斯理得近乎优雅,却让人毛发直竖,脊背生寒。

    伊斯突然冲回来……并不是因为愤怒。

    “……博雷纳!”埃德放声叫道,“快跑!跑回去!”

    博雷纳回头看他一眼,茫然又无奈,却还是听话地向他们刚刚离开的石厅奔了过去。

    埃德跑得像只兔子,前所未有地快——当你感觉到身后有一张巨口正向你喷出腥气的时候,总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潜力。

    但他仍不够快。或者说,那听起来缓慢优雅的声音,其实快得出乎意料。

    有什么东西压在了他身上,冰冷而粘腻,像是某种刚刚从水里钻出来的巨兽,却又看不见摸不着。

    他踉跄着扑倒在地,竭力回头,视线中仍是空荡荡的一片,却清楚地感觉到有重物一寸寸碾过他的腿。

    他的防御并没有被破坏,却似乎毫无用处。剧痛让他瞬间飙出了一身冷汗,咬着牙反手猛拍。

    巨大的冲击之力毫无用处地撞进空气里,像是什么都没有击中。

    不是隐形……这到底是什么?

    安特已经走得更近。埃德无视他扭曲的唇边那带着嘲弄与疯狂的笑意,竭力保持清醒——这东西显然没有攻击安特,因为他们是一伙……还是因为安特是亡灵?

    那冰冷而无形的巨兽已经碾过了他的小腿。埃德强压着恐惧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什么血肉模糊的可怕景象——他的腿分明像是已经被压了个粉碎,让他痛得整个人都控制不住地发着抖,却偏偏看起来分毫无伤,连治疗都无从下手。

    博雷纳回身向他跑了过来。

    “别回来!”埃德大声吼着,最后一个字不由自主地变了调,扭曲成一声惨叫。

    另一个身影以更快的速度冲了回来。

    伊斯眨眼间已经冲到他面前,念出他从未听过的咒语。古老的龙语音节铿锵,在黑暗中凝聚起另一种力量,猛扑过去。

    那巨兽稍稍后退了一点。伊斯伸手抓起埃德,像拖着一条死狗一样飞快地退了回去,径直穿过科帕斯·芬顿的身体,冲回了石厅。

    ——那牧师原来只是个幻影。

    埃德缓过一口气,差一点笑出声来——为他自己的愚蠢,也为伊斯意料之外的举动。

    哪怕一冲进石厅就迫不及待把他远远地扔到一边,他到底还是救了他。

    “那又是什么鬼?!”博雷纳吼道。

    那诡异的声音已经离得够近,近得连他也能够听到。

    “蛇。”

    科帕斯微笑着回答,“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神’。它本该是我们的祭品,强大而珍贵,在这黑暗的地底被困了千年之久,直到被斯科特唤醒……那些死雾中的灵魂,多半原本是它的一部分。”

    “……冥蛇。”埃德喃喃,“噬灵之蛇。”

    感谢伊卡伯德·贝利亚无所不有的图书室,以及他对这些异兽强烈的好奇心……他学到的不多,却知道不少十分冷僻的东西。

    冥蛇,蜿蜒于两界之间,既非灵体,也非实体,能够毫无阻碍地穿行于任何物体之间——空气,水,甚至岩石。虽然以“噬灵”为名,但灵魂并不是它的食物,而是它的血肉……它本身就是由无数的灵魂凝聚而成,却又不能算是纯粹的不死生物。

    以埃德所知,这东西根本是杀不死的……在许久之前,它也的确因此而被蒙昧无知的人类当成过神。

    他隐约意识到,当初矮人们抛弃这个矿坑,大概并不完全是因为“所有的矿藏都已经挖掘殆尽”,而兽人们死在这里……或许也并不完全是因为人类强大的武力。

    “不用担心。”科帕斯依旧笑得温和,仿佛根本听不见他身后,那些无力逃离的人们发出的惨叫:“它虽被激怒,但已十分虚弱。”

    埃德默默地给自己施个复原术,嘴角抽搐——他已经十分确切地感受到了那份“虚弱”。

    那细碎的声音水一般漫进石厅,然后消失不见。

    它就在这里。埃德能够感觉到此刻仍残留在他腿上,在他骨髓之中驱之不散的寒意。它被激怒却仍耐心十足,它盘踞在他们根本看不见的空间里,它的身躯或许能将他们这些小小的猎物整个包围其中。

    安特的身影出现在入口时,科帕斯已经如雾一般消失,只留下一句充满讽刺的祝福:

    “祝各位好运。”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