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章 知情者(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被惊扰的地底世界恢复了平静,连黑暗都显得异常温柔,再也感觉不到阴冷和诡异。

    他们毫无阻碍地离开了矿坑,顺利得仿佛刚才的混乱和危险都只是一场噩梦。出口位于一个布置得简洁到无聊的房间。房间的主人,战斗法师们的首领——图尔·奥格罗,就站在出口外,等着他们拾级而上。

    尚且年轻的法师神情木然,礼貌周全,说出口的每一句话却都带着刺。

    “请允许我再重复一次,陛下。”他目不斜视地向着博雷纳开口,却显然是说给另外两个人听的:“尽管我并不赞同这样冒险的行为,但如果您——或您的朋友想要从这里进入矿坑,并不是不能商量的……实在不需要硬闯。”

    “啊……这都是意外,都是意外。”博雷纳哈哈笑着随口敷衍过去,离开房间时脸上的笑容却不自觉地僵住。

    走廊里一片狼藉。墙壁上,地面上,华丽的装饰柱上,到处都糊着一团又一团黑乎乎还泛着点暗绿的粘液,散发出刺鼻的异味。几个法师正苦着脸小心翼翼地收拾,眼睛里却又似乎闪烁着一点不太正常的兴奋。

    “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知道您的这位‘朋友’到底做了什么。”奥格罗看了伊斯一眼,“通常来说……被烧掉的黑曼草并不会变成这样。”

    伊斯恍若不闻,埃德只好尴尬地笑笑——他也不知道啊!

    “我以为法师们都很喜欢享受自己寻找答案的乐趣?”博雷纳的眼睛又眯了起来,一副兴致勃勃又充满好奇的样子,轻描淡写地推开了话题。

    法师不愠不火,垂下视线,用一句话击碎了国王陛下的从容:“请跟我来……城主大人在等您。”

    .

    等候在会客室里的不止伊森·克罗夫勒,还有艾伦、奈杰尔和特拉维斯——相比之下,克罗夫勒的脸色甚至已经算是比较好看的。

    他甚至向博雷纳举了举酒杯,似笑非笑:“……国王万岁!”

    这句话里的含义实在太过复杂又可怕。博雷纳头皮发麻,干笑几声,走过去向艾伦表示了过于热烈的欢迎。

    埃德几乎想要转身逃走,连一直有点心不在焉的伊斯,在看到艾伦的那一瞬也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艾伦阴沉着脸瞪了他们一眼,倒没有多说什么。埃德回头看了看依旧站在门边的奥格罗,微微有点纳闷。

    片刻之后,最后一位客人快步走了进来。

    “抱歉。”霍伊特·拉瓦尔,安都赫的大祭司笑容明朗,却略显疲惫,“我来晚了吗?”

    奈杰尔立刻站了起来,恭敬地向他躬身行礼,看起来总是闷闷不乐的一张脸……却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我们这是要……”博雷纳左看右看,“谈谈?”

    “夜空里第二颗不存在的星辰已经被点亮。”拉瓦尔说,“亘古以来的规则将被破坏……是的,我们需要谈谈。”

    .

    那一晚射向天空的光芒,是从伯兰蒂图书馆的水晶尖顶发出的。

    图书馆建成近三百年,从来没有人想过那晶莹剔透,无论从外观、作用还是历史记载来看,都纯粹是为了“华丽得令人惊叹”的水晶尖顶,居然还有这种用处。伯兰蒂·沃夫森,那位性好奢华的创立者做出这种设计一点都不奇怪。三百年的时间里,无数次清洁和维护,也从来没有人发现水晶上,或水晶下的地面刻了什么奇怪的符文。

    “它本身没有任何力量。”奥格罗十分肯定地说。

    不……它有的——埃德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当他像一阵风一样掠过时,那在阳光下闪烁的水晶尖顶曾经像个好奇的少女一般,用一串清脆的铃音询问他的去向……它有自己的灵魂,可他并不知道那灵魂来自何处,如今又是否还存在。

    “所以你们就连一个看守都没有,任由人大摇大摆地来去自如?”奈杰尔开口就是挖苦,一点也没因为大祭司在场就有所收敛。

    “如果不是因为幻影厅的警报被触动,又有一条龙突然在我们门前横冲直撞的话,”奥格罗淡淡地回答,“我们原本是有人手巡视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那真是斯科特·克利瑟斯,我也不会让我的同伴去送死。”

    “送死?”奈杰尔冷笑,“就算是斯科特,也不会随随便便地杀掉给自己守门的人吧?”

    “我不知道您是有什么误会。与大法师塔签下协议的是巴拉赫的城主,我们守护的是伯兰蒂宝藏和大法师塔的荣誉。”

    “宝藏?包括地下那些吗?”

    “矿坑里的确有些我们感兴趣的东西……一种奇异的力量。但那太过危险,我们的研究从来都是以安全为上……连一点,包括使用图书馆里的入口,也都是经过城主和大祭司的许可的——从一百多年前开始。而我们也一直信守自己的承诺,从未因此而对巴拉赫或伯兰蒂造成过任何伤害。”

    “所以你们守着入口,却根本不知道耐瑟斯的信徒在里面干了什么?”

    “不知道。”奥格罗回答得理直气壮,毫不犹豫,“法师们从来只在入口附近活动,不会去冒险惊醒那沉睡在黑暗里的东西。而且我警告过你们每一个我能警告的人,‘那很危险’——不是吗?我知道您差点死在里面,难免心情不佳……但这可不是我的错。”

    “‘只在入口附近活动?’”奈杰尔索性继续心情不佳:“听起来可不像法师。”

    “我们的确好奇。”奥格罗回答,“但并不愚蠢。‘在我们不了解的力量面前,要永远怀着谦恭与谨慎。’——伟大的塑石者的箴言,我们一直铭记于心。”

    愚蠢的人们默默无语。

    “事实上,我倒是有另一个问题。”奥格罗滔滔不绝,脸上却像戴了张面具,始终没有什么表情:“如今你们大概都已经明白,我的警告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但两天前,城主大人派人大张旗鼓地运出了一堆堆的黄金和宝石,连死人都能吵醒,却没有人受到任何伤害……那可真是个奇迹。”

    被质疑的城主沉默片刻,笑了起来。

    “是啊。”他说,“那的确是个奇迹。”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