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知情者(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伊森·克罗夫勒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去的速度却很快。当他开始给自己倒第三杯的时候,人们才反应过来,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要解释什么。

    奥格罗像是早有预料,脸上没有怒意,也不再开口,意思却很明白——坐在这里的人谁都有点自己的秘密,凭什么就抓着他不放?

    “各位。”霍伊特·拉瓦尔,一头银发的大祭司用他的手杖轻敲地面,“我们都有各自的目的……但也总有共同的利益,或许可以先把争论和质疑放在一边,谈谈我们面对的危机?”

    奥格罗摊手:“先质疑的可不是我。”

    “啊,请允许我向您道歉。”拉瓦尔微微一笑,“正如您所说,奈杰尔差点死在地底,难免心情不佳……不过我相信他也已经发泄够了。”

    这实在不是什么说得过去的理由,奥格罗却有点无言以对,面具般的脸难得裂出了一条缝,泄露出一点猝不及防的惊讶——也许是没料到堂堂的大祭司脸皮也能有这么厚。

    “所以……那到底是什么危机?”博雷纳适时地表示他的不解:“如果是说地底那条看不见的怪蛇……我想它已经被解决啦。”

    他很清楚这并不是真正的危机,但他成功地引开了话题。

    奥格罗怔了怔,声音骤然尖锐起来:“‘解决’?怎么解决?……噬灵之蛇是杀不死的!”

    博雷纳看向埃德,埃德看向伊斯。

    “……没有什么是不死的。”伊斯抬了抬眼皮,随口回答。

    埃德苦笑,刚准备开口,掠过的视线捕捉到了博雷纳脸上隐隐的期待。

    这是个非常喜欢写剧本让人来演的国王——他想了起来。

    他大概也很喜欢讲故事。

    埃德耸耸肩,将这个他原本就不想接过的任务交给了他。

    博雷纳搓了搓手,省略掉了他偷偷摸摸钻进地底的部分,从与伊斯的相遇开始,一直讲到了那个大概如今仍悬在空气中的黑点,从头到尾绘声绘色,引人入胜,偶尔的一点夸张和感慨也恰到好处,却有意无意地模糊了伊斯那柄非同寻常的巨剑,而将一切归功于巨龙渊博的知识和敏捷的身手,听起来还天衣无缝,没有一点破绽。

    如果这真的只是个故事,埃德觉得自己很可能会啧啧称赞拍烂手掌……可惜它不是。

    “……你们就这么在地底扎出了个不知通往哪个异界的洞?”拉瓦尔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已经不够强壮,“就在我们脚下?”

    “是啊。”博雷纳点头,“它应该不会跑到别的地方去……它会吗?”

    “会。”伊斯说。

    房间里一片沉默。

    “短时间里是不会的。”埃德只好硬着头皮用他那少得可怜的一点经验来安慰大家,“而且地底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它吸收的力量,所以暂时也不会恶化……是这样吧?”

    “但愿如此。”拉瓦尔叹气,“毕竟我们无法得知另一边的情况。”

    “伊斯能解决的!”埃德转头向他的朋友确认,“是不是?”

    “……嗯。”伊斯说。

    “你们确定噬灵之蛇已经‘死’了?”好一会儿没有开口的奥格罗问道。

    “确定。”伊斯冷冷地回答。

    一瞬间,埃德觉得他在法师那双缺乏光彩的的褐色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愤恨。但奥格罗很快就垂下了双眼,年轻又苍老的面孔波澜不惊。

    “不过……看起来你们似乎一直都知道它在那儿?”

    博雷纳摸摸胡子,那个含糊的“你们”至少包括了奥格罗和大祭司,和他不敢包括的克罗夫勒。

    “……是的。”拉瓦尔看了奥格罗一眼,承认道:“这件事,安都赫的大祭司,巴拉赫的城主,伯兰蒂的战斗法师,都是知情者……在我成为安都赫的牧师之前就已经如此。”

    巴拉赫的旧矿坑里藏着怪物,这其实是个十分久远的传说。至于那怪物是恐怖的幽灵,不死的兽人还是什么其他被诅咒的东西,倒是无关紧要,毕竟这只是个用来吓唬小孩子不要到处乱钻的故事——至少巴拉赫的绝大多数居民是这么以为的。

    “两百年前,巴拉赫的矿坑也是曾某些过于好奇的冒险者们不会放过的地方。”拉瓦尔回忆着,“因为据说其中有兽人的藏宝……”

    老人顿了一顿,大概是想起那已经不是“据说”——藏宝确实存在。

    他有些感慨地摇了摇头,继续下去:“但进去的人从来没能出来,渐渐也就不再有人问津……直到一百四十多年前,一队冒险者在其中发生了意外……或许是因为遇到了危险,让他们情急之下不知使用了什么,大概是矮人的火药之类的东西,却把自己炸成了碎片,也炸穿了伯兰蒂图书馆的地面——是的,那就是现在的‘入口’。”

    当时是夜晚,图书馆里人不多,但还是引起了不小的混乱。幸运的是,有一位法师为了研究一本不允许被带出的书籍,那段时间里一直留宿在图书馆。他及时将真正的危险封在了地底,并特意警告了巴拉赫的城主和安都赫神殿:

    “我还无法确定那到底是什么。但毫无疑问,那是人类无法应付的危险。某种古老的力量将它封在地底的黑暗里,但那封印已经减弱,我试着加固了它,但我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你们最好还是放弃这座城市。”

    那时,安都赫的大祭司事实上多半待在王都的神殿里,而不是巴拉赫。当时的大祭司为此来到伯兰蒂图书馆,待了不短的时间,却也只是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危险。”

    作为统治者,巴拉赫的城主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城市,事情就这么压了下来。十几年后,那位法师和一位满头白发,看起来却还十分年轻的女牧师一起回到巴拉赫,和当时的安都赫大祭司共同进入地底,终于弄清了藏在地底的到底是什么,却也无法消灭它,只能勉强修补了封印,重新打开了已经被填上的、当初被炸出的两个洞作为入口,以便能随时探查其中的情况——毕竟,能封住冥蛇的并不是岩石和泥土。

    “……白发?”埃德的眼睛亮了起来。

    “是的。”拉瓦尔微笑着点头,“那是费利西蒂……而那位法师,你们应该也听过他的名字——克尔曼·桑托,伟大的塑石者。因为他,才有了伯兰蒂的战斗法师。”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