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五章 神之骨(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是个好故事。”

    博雷纳神情复杂地给出十分客观的评价:“精灵们……或者南方人,大概会相信某些……更优美的东西。但我们安克坦恩人,更容易被这样的牺牲所吸引。”

    尚武的北方人更喜欢悲壮的故事——最珍贵的东西总要用鲜血和牺牲才能换来。就像安克坦恩人所崇拜的长锤格瑞安,他的家族能在战乱之中崛起,至今仍拥有左右整个国家的力量,最初得到的敬畏与忠诚,却是源自于他惨烈的死亡。

    “的确如此。”特拉维斯苦笑,“但这个……故事,即便是耐瑟斯的信徒,知道的也不多。”

    他喘了口气,目光刚刚飘向一边桌上的酒瓶,博雷纳已经殷勤地一整瓶送到了他面前。

    特拉维斯看了看那毫无国王自觉的国王陛下,僵硬地接了下来。

    “那是为最虔诚的信徒……为耐瑟斯的圣职者们所准备的。或许有一天它会被四处宣扬,成为关于诸神的典籍之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老人的声音忽地拔高,又颓然跌了下去:“但不是现在。”

    或许再也没有可能。

    他为此而倾注的心血,也因此而变得毫无价值。

    ……如果仅仅是“毫无价值”,或许还更好一些。

    “我是个凶手。”他突兀地低语,抱着酒瓶发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继续下去。

    “科帕斯让我寻找更多关于诸神遗骸的记录,无论出自多么荒谬的传说……无论提及的是哪一位神明,是早已被遗忘的,或是从来不曾被承认的……”

    很长时间里他以为那只是为了得到更多的证据,直到那些“证据”牵扯出了被埋藏在古老而黑暗的时光中的血祭,直到那些神秘而血腥的仪式从纸页上寥寥数语的记载成为他亲眼目睹的现实。

    老人打着哆嗦缩在椅子上,瞳孔在骤然袭来的恐惧中收缩——那些噩梦永远不会放过他。

    “我以为他只是想要得到力量……不被允许的力量。”他的叙述变得更加混乱,“但那不是……不仅仅是……他原本并不确定……他需要反复的试验,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寇米特说得对……我到底做了什么……”

    奈杰尔皱了皱眉,再一次伸手抚向他的额头,脸色阴沉而不耐,动作却十分轻柔。

    他无法驱逐老人内心的恐惧,但至少可以让他平静一些。

    “……他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埃德轻声说,“即使没有你,他也一样能找到。”

    “你是说,这个仪式——这个法术,”伊斯停了停,有点不愿相信,“是科帕斯·芬顿自己创造出来的?”

    相比而言,他倒更愿意相信这是那位被隔离在这个世界之外的“神”传授给他的信徒的——但他又确切地知道,所谓的“神谕”,绝对不可能如此详细又精确。

    “他……”特拉维斯的神情有片刻的恍惚,然后稍稍放松了一些,“我不知道……他或许一开始就知道些什么……他让我寻找的东西从来不是他所说的那么简单。”

    “所以,”克罗夫勒用手指快速地轻敲着椅子扶手,有点不耐烦,“重点到底是什么?——到底要怎么破坏那个仪式?”

    特拉维斯急促地抽了口气。

    “仪式需要神之骨。”他说,“那是最重要的……如果它不复存在……”

    “所以我们只需要毁掉希德尼神殿那块骨头?”博雷纳耸耸肩,“听起来很简单嘛。”

    “如果真是这样,恐怕接近它并不容易。”埃德低声说,“那座神殿……有很多古怪的地方。而如果斯科特把它带在身边……”

    “总比杀了斯科特要容易吧?”博雷纳反问。

    埃德无话可说。

    克罗夫勒向后靠在了椅背上,神情似笑非笑。

    “我不了解诸神也不了解魔法,”他说,“但说起‘骨头’……我这里倒是有点刚刚收到的消息——斯科特离开矿坑的时候带走了一个箱子,那箱子里放着一个头骨……一个既不像兽人也不像矮人的头骨,它大得出奇……而且没有眼睛。”

    埃德呼吸一窒,想起破败的凛风要塞深处,那用岩石雕刻出的无目的神明。

    “……巴特莱特。”拉瓦尔喃喃低语。

    “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那也是个‘神’。”克罗夫勒说,“照你们所说,那些耐瑟斯的信徒,是想要让这样一个不被承认的兽人的神也‘得到新生’吗?”

    没有人能够回答。

    “以及,”克罗夫勒不紧不慢地说下去,“既然出现了另一块神之骨,而斯科特显然也需要它……你们确定只要毁掉了希德尼神殿的那一块就能阻止一切吗?”

    那一点微小的希望破灭得如此轻易。特拉维斯呆呆地看着他,整个人像是随时会塌下去,塌成一堆碎片。

    “……那或许只是个材料。”奥格罗突然开口,眼中有少见的热切,“也许这个仪式需要……某些能连接两个世界的东西,也会耗尽它的力量……它并不能重复使用。”

    魔法,材料,什么样的目的会有什么样的需求——这些是他所熟悉的东西。

    “如果是这样,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嘛,无论如何,这种东西总不会到处都是。”博雷纳依旧有着不知从何而来的乐观,“只要我们能比他们先找到……”

    他突然停了下来,疑惑地皱眉:“不,这有点说不通——如果那是必不可少的材料,不是应该一早收集起来藏好了备用吗?那可是骨头,又不是什么必须等它在特定的某一天里刚刚升起的阳光下绽放时才能摘取的花!”

    “……您知道若拉草?”奥格罗颇有些意外。

    “那是什么?”博雷纳一脸茫然,然后恍然:“我说的是《拉奥与安菲雅》里那朵让安菲雅从永恒的沉睡里醒来的花……真有那种东西吗?”

    奥格罗的脸不由自主地扭曲了一下——原来安克坦恩的国王还喜欢这种听起来就烂俗无比的爱情故事吗?!

    这意外脱离了话题的小插曲打乱了他的思绪,让他好一会儿才能接回去。

    “如果不去在意那些……过于复杂的东西,”他说,“而仅仅把这个仪式视为某种法术……我倒是有个猜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