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 有意义的事(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清晨时起了雾,初秋的空气里骤然生出几分刺骨的寒意。图书馆的门前,依然点亮的灯光在薄薄的雾气里显得有些无力,那一点昏黄却又像是分割出了两个世界。从室内看出去,门外的世界昏暗迷蒙,寂静无声,竟恍惚像是昨晚,被死雾所笼罩的地底。

    埃德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他不曾在地底致命的灰雾中退缩,却因此刻眼前一片混沌的天地而惶然不已。

    这太像……像他梦中的迷雾,像雾中的柯林斯。他终于找到了凶手,却并未能为逝者复仇;他握着越来越多的秘密,却依然看不清前行的方向。

    拉瓦尔和艾伦走在他前面,奈杰尔带着特拉维斯紧随其后。当他突然停下来的时候,一直耷拉着双肩垂头不语的特拉维斯也停了下来,回头看向他的眼神里带着乞求。

    他将在安都赫神殿的保护之下——当然,他也必须得竭尽全力地供出他所知的一切。

    作为一个背叛者,这已经是他能得到的最好的结局。埃德相信大祭司不会为难这样一个普通人,但特拉维斯大概不这么认为。

    恐惧与不安让他一夜之间又衰老了许多,站在那里就像一个逝去已久的孤魂,瑟缩着不知该飘向何处。

    他颤抖着嘴唇开了口,但声音太小。埃德不得不走到他身边,才能听清那声含糊的低语:“……请你……”

    埃德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向自己求助,而不是向他身后的伊斯——他们昨天才刚刚认识。但他静静地听着,特拉维斯却并没有把那句话说完。

    “……我只是想在死之前做一些正确的事。”最后他说,“一些……有意义的事。”

    埃德沉默着,不知该如何回应。

    “我不知道……我不是有意把你们带入陷阱。”老人的声音愈发地低了下去。

    “……我知道。”埃德回答,“那不关你的事。”

    科帕斯决定把他当成诱饵的时候,大概已经不在意他所掌握的那些被暴露出来了……当然,也不会在意他的死活。这个时而怯懦时而勇敢的老人已经尽力想要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但他的一举一动,全然在他人的控制之中。

    这大概就是弱者的悲哀——被利用,被牺牲,全无反抗之力。

    可是弱者难道就没有生存的权力……和价值吗?

    “有一件事,不知道是否能请您帮忙。”埃德轻声开口,“我的母亲生前收藏了一些古老的图谱,因为保存不善而脆弱得无法打开,也许您能帮我修补好它们?……它们对我十分重要。”

    特拉维斯一脸愕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样无足轻松的话题。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那双曾经稳定的手此刻仍控制不住地发着抖。

    然而在他身后,图书馆特有的气息缓缓地涌过来。那是他熟悉的气息,不同的纸张承载着不同的时光……也承载着他数十年的生命。

    那并不是毫无意义的。

    “乐意效劳。”他回答,抬头时皱纹间的笑意微弱而平静。

    奈杰尔在他们交谈时返身走了回来,却并没有打扰他们,只是在特拉维斯挺直脊背走向他时向埃德微微点了点头。

    埃德觉得,他似乎可以把这简单的动作当成某种承诺。

    郁结在心底的东西似乎散开了一些,连眼前的迷雾看起来也不再那么令人厌恶——毕竟,太阳已经升起来了,这一点雾气,应该很快就会消失吧。

    .

    博雷纳推窗看了看马车外弥漫的雾气,又立刻关上。他讨厌那冷冰冰湿漉漉的东西,在他的父亲死于一团灰雾之前就讨厌。

    街上空荡荡的,敲响地面的马蹄声显得异常清晰。地动造成的不安和圆石祭的吸引让几乎所有的人都远离了城市,而余下的人也在不同的诱惑下集中到了安都赫神殿和伯兰蒂图书馆。

    总会有所遗漏,但他们已经尽力——巴拉赫的城主已经尽力保护了他的人民。

    但不安仍萦绕在国王的心底。不是因为他依旧心存疑惑的什么将要被破坏的规则,有可能失去的保护和自由……那些在他而言都是太过遥远的东西。

    安克坦恩的国王喜欢编各种匪夷所思的故事,却是个相当实际的人。

    “……你见过斯科特。”他突然开口。

    那不是疑问,而是肯定。马车里的另一个人却只是懒洋洋地斜了他一眼。

    “你到底跟他做了什么交易?”博雷纳想起那雕刻着无目之神的金饰——那些伊森口中的“报酬”,总觉得心里发毛,“虽然我并不讨厌斯科特……他好歹也救过我,但也许不用我提醒你,他是多么危险的家伙……”

    “是不用。”伊森·克罗夫勒如此回答,“我也没见过他。”

    博雷纳倾过身紧盯着他。他其实没有证据,但有直觉——这家伙跟“另一边”的人有接触……而那不可能是科帕斯·芬顿。

    即便是纯粹利益相关的“交易”,骄傲的克罗夫勒大人也是会挑对象的。

    “当然……有些‘交易’并不需要见面。”克罗夫勒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漫不经心地把话说完。

    博雷纳安静了一小会儿,竟然想不出该说什么,只好瘫回去。

    伊森·克罗夫勒胆大包天——他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别紧张。”这会儿克罗夫勒甚至已经闭上了眼睛,“只是如他所愿地把水搅得更浑一些而已。”

    “……你一点也不担心他到底想干什么吗?”博雷纳苦笑。

    克罗夫勒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突然睁开了双眼,脸色阴沉地坐直。

    马车外一片死寂。哒哒的马蹄声,跟在马车前的侍卫的脚步声,盔甲相互撞击的声音,偶尔响起的马鞭的声音……似乎忽然间全被雾气所吞噬。马车缓缓地向前滚了一段儿,然后停了下来。

    博雷纳本能地想要开窗,却被克罗夫勒伸手阻止。

    “大祭司给你的那一堆东西里……有一个镶着黑珍珠的吊坠。”他轻声开口,“你用掉了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