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有意义的事(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博雷纳从衣领下扯出那个样式简单的吊坠,扔在克罗夫勒摊开的手心,什么也没有多问。

    伊森·克罗夫勒无所不知——他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无声无息地抽出了谋杀者之剑,横在膝前。他说不清为什么……他不知道马车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一刻,寂静之中,属于战士的直觉在他耳边尖声嘶叫着比在地底面对那条看不见的巨蛇时还要强烈的危险。

    他用剑尖轻轻把车窗戳开一条缝。这一次克罗夫勒没有再阻止他,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个吊坠发呆。

    窗外再没有雾气飘进来,一缕惨淡的阳光落在博雷纳脸上,照出他满眼的惊讶。

    “这里不是……”他忍不住开口,然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砸在了他身上。

    眼前骤然一黑,一声怒吼已经脱口而出:“伊……!”

    那声音只爆出一个音节就消失在空气里——连同他整个人一起。

    失去用处的吊坠掉在柔软的坐垫上,发出一声轻响,马车的门几乎在同一个瞬间被某种力量扯飞出去,拽得整辆马车都歪歪扭扭地倒向一边。

    身手并不怎么敏捷的克罗夫勒左滚右撞,十分狼狈地从马车里跌了出去,还没跌到地面就被一只大手抓住后背拎了起来。

    他不算强壮,但也有着北方人的粗大骨架,这个单手拎起他的男人却轻松得像拎起一个孩子。

    虽然觉得有些屈辱,但克罗夫勒没有做无用的挣扎。他在半空里俯视着那个男人——纠结的须发甚至遮住了男人的眼睛,那凸起的额头和异常高大的身材却是不容错认的特征。

    这是个野蛮人。

    他们互瞪了一会儿。克罗夫勒无法分辨那双布满血丝的、直直地瞪着他的眼睛里是不是还有神智……老实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野蛮人。

    然后他被远远扔开,像扔一袋无用的垃圾。

    至少,这不是个会撕咬他的血肉的亡灵——克罗夫勒一声不响地爬起来,拍打着身上的泥土,看着那个野蛮人缓慢而坚定地走向已经歪倒在地的马车,赤手空拳三两下把它拆成了一堆碎片,在并没能从里面拆出另一个人来的时候发出含糊而愤怒的咆哮,跳进那堆碎片里发了疯一般胡乱地又踩又砸。

    克罗夫勒挑了挑眉,不再看那暴躁而无意义的举止。他的目光扫过荒芜的街道——周围残破的建筑有着与巴拉赫相似的风格,甚至更为宏伟,却像是已经被遗弃了许多年。周围的森林几乎密不透风地包围着这一片小小的高地,向北眺望,却隐约能看到宽阔的平原和湖泊的闪光。

    这里显然已经不是他的城市,身边也没有他的侍卫。一队人马里,唯有他和博雷纳乘坐的马车,像是突然穿越了一扇无形的门,进入这个废弃的古堡——连马都没有带过来。

    是魔法就是如此精妙……还是有人在马车上做了手脚?

    片刻之后,终于有另一个人的声音,从一座半塌的拱门后传了出来:

    “他在哪儿?!”

    “显然,不在这儿。”伊森头也不回地回答,平静却也无奈,“说真的……你就不能做点有意义的事吗?”

    .

    第二个音节从喉咙里冲出来的时候,博雷纳已经身在另一个空间。

    他跌坐在一个空旷而安静的房间里,身下的法阵闪过微弱的光芒,法阵边一位年轻的牧师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脱口问道:“你是谁?!”

    他甚至已经举起了法杖,那姿势与其说是准备施法,倒更像是本能地想要一杖砸到这个不速之客的头上。

    博雷纳脸色铁青地跳了起来。

    他认出了这个地方——这是巴拉赫城里的安都赫神殿深处的传送阵。那个吊坠瞬间把他传送了回来……正如大祭司本人所承诺的那样。

    很有用……却有用得不是时候。

    “你们的大祭司呢?!”他吼道,挥出的长剑格开了当头落下的法杖,“我是你们的国王!”

    .

    刚回到神殿的拉瓦尔匆匆赶了过来,一边派人去找那群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就弄丢了自己的国王和执政官、正惊慌失措地乱成一团的士兵,一边让牧师们回溯了法术。

    他送给博雷纳的吊坠只能使用一次。附着其上的法术与传送阵相连,哪怕吊坠被毁坏,也能找到它被使用的地方。

    然而即使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返回那座隐藏在西卡斯丹森林与极北荒原交界处的、被废弃的堡垒,伊森·克罗夫勒也已经失去了踪影。

    博雷纳阴沉地瞪着已经碎得看不出本来面目的马车,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声:“……混蛋!”

    他骂的是自己……也是伊森。面对未知的危险不是共同面对而是不由分说地把他弄走,这或许是对待国王的方式,却不是对待朋友的方式。

    他自以为了解伊森·克罗夫勒,但到现在为止,他了解的一直是他的朋友,而不是他的执政官——否则他可能会在第一时间做出与克罗夫勒相同的选择。毕竟,这个国家其实不怎么需要他这个国王。

    唯一让他能稍稍放心的是,除了碎成一堆的马车,周围并没有打斗的痕迹,也没有血迹——只有一堆.被.脱.下.的.衣.服和饰物。

    那是克罗夫勒的衣服。想到那个家伙被迫在.光.天.化.日之下脱.得.光.溜.溜,博雷纳怒火冲天忧心忡忡的同时又忍不住有点想笑。

    无论如何,他至少还活着。

    被埃德硬拖来多管闲事的伊斯随手从碎木片里挑出一根破布条扔给博雷纳。

    “……野蛮人。”博雷纳说。

    他认得出这种只有野蛮人才能穿上身的粗糙扎人的布料,尽管它闻起来已经没有什么薰人的恶臭。

    “野蛮人可不会魔法。”埃德说。

    “被控制的野蛮人。”博雷纳喃喃,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这实在似曾相识。

    “拉瓦尔大人。”他回身叫道,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伊莱·克罗夫勒……还在卢埃林的神殿里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