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生命之息(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起初以为,那应该是一件魔法物品——或许是一件能创造风的神器,毕竟,水能够掬起,火能够留存,一阵风却要如何捕捉?

    然而,当那满头黑发却容颜苍老的女人用与泰依相似的、低沉的声音娓娓述说,他的脑海中却有模糊的画面,仿佛他曾经亲眼看见那一缕风被锁进水晶雕凿的盒子,在不同的天气里变幻出不同的颜色和形态,暴风雨来临前的阴沉与狂暴,阳光灿烂时的慵懒与轻盈,初春时像一首被细细吟唱的歌,盛夏时透着热烈的、黄金的色泽……

    他曾听过,他曾见过……不知何时何地。

    岩石中凿出的圣殿阴冷潮湿,待得久了,寒气侵入身体,连骨节都生痛。可他知道,当那缕风存在于此处时,这里并不是这样。那时会有风穿过每一道幽深的走廊,每一个并没有窗的房间,带着海风的湿润和腥咸,带着阳光的热烈和温暖,带着门外四时不同的花香……

    “那不止是风。”老人说,“那也是水,是光,是生命……是创造了万物的神的气息。传说是海神亲自将它交给我们的祖先……”

    老人盘腿坐在地上,低低的声音如水波散开。泰依靠在她身边,那显而易见的依恋像是个还离不开母亲的孩子。当埃德回过神来,察觉到其中的怪异,那本该是上一任女王的老人微微笑了起来。

    “你发现了?”她说,“我才是泰依,这是我的女儿,林弥,如果她的言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你原谅……她还只是个孩子。”

    埃德讪讪地垂下双眼。他还是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尤其是在他失去警惕的时候。

    是的,这地方待着并不舒适,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连泰依——这位老人身上的气息,都让他觉得很是亲近。

    他怀疑他曾来过这里,在过去……或将来。但泰依浅琥珀色的眼睛像晴空下无风的大海,澄澈通透,却又深邃宁静,什么也看不出来。

    伊斯微微皱起眉。他的双眼能轻易看透任何伪装,但他居然没能看透林弥身上的魔法。即便她是特别的……他当然能感觉到,就像瑞伊一样,她和她的母亲,都是私语者,甚至比瑞伊要强大许多,但她们的力量,也并没有强大到能够骗过他的眼睛。

    “这并不是什么法术。”泰依坦然直视他的双眼,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忧虑——这样两个单纯得一眼就能看透的年轻人,真的能够对抗已近在眼前的风暴吗?

    “我们成长得很快。”她说,“也老得很快,这算是……某种代价。虹弯岛的女王一直都是这样,所以我们也很少出现在人们面前,真正统治这座岛的是岛主,我们不过是某种象征……和不得不隐藏的守护者。”

    她已经能够从容地面对这个,林弥的身体却控制不住地微微一僵。她的确还小,却并不是不懂得老去的悲哀。

    埃德张了张嘴,居然不敢问她们真实的年龄。他想起白鸦,那个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持着青春的容貌的女法师,可想而知,这样快速的衰老是多么难以承受的“代价”。如果这一切都是为了那缕风……失去它则更难接受。

    但此时此地,同情是一种侮辱。

    “我们会找回它。”他脱口而出,泰依却摇了摇头。

    “那阵风一旦被放出便再也没有谁能将它收回。”她说,“更重要的是,你应该知道它能做到什么。如果它真的落入九趾手中……”

    就像暴雨前闷热的空气和带着水腥气的骤风,即使被封藏在水晶盒里,那阵风亦有某种预言的能力。许多年来,虹弯岛的布里人因此而躲过了许多灾难,即使是几十年前那一场海盗们的突然袭击,他们也不是全无准备……只是力量太过悬殊。

    “我们从未真正‘使用’过它。”泰依说,“那不是我们能够掌握的力量。只是,我们在这里躲藏得太久,久到渐渐以为我们守护的秘密早已无人知晓。即使明知这个世界正在改变……即使感觉到它就像一块布满裂纹的宝石,或许轻轻一击就会粉碎,长久的寂寞仍让我们失去了警惕。”

    原本严密的守卫,并不只是空洞无用的形式。然而真正破坏防御的不是并未波及此处的蓝色火焰,而是埃德流过整座岛的魔法之力。当曾经充盈于此处的风突然减弱,她们便已有所察觉。但到底是如何失去了它,她们却并不清楚——她们根本就没有见到敌人的影子。

    埃德终于明白了林弥那莫名的敌意从何而来,却只能苦笑。显然,她们并不觉得他有意如此,可他到底还是……又一次被利用了。

    “能够找到这里的人,很有可能知道它真正的力量……”泰依平静地继续,并未刻意安慰他,“毕竟,如果只是为了预知未来,它的预兆其实十分模糊,有太多东西能做得比它更好。可是,再没有什么能像它一样,创造出生命……拥有灵魂的,真正的生命。”

    因为那是神的呼吸——埃德怔怔地想着。诸神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精灵,然后将呼吸吹入他们的身体之中,那空有骨骼和血肉的躯壳,因此而拥有了灵魂。

    他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个。而在精灵之后被创造的人类,灵魂中则多了这个世界本身自由而狂野的意志,因此,相比精灵,人类更肆无忌惮,野蛮,贪婪而难以控制……这一段,则是他在柯林斯神殿时,从伊卡伯德的图书室里看到的。

    可他想不出九趾……或奥伊兰,要拿那一缕生命之息做什么。尤其是,照泰依所说,那很可能只能使用一次。

    所以,去复活某个人吗?

    他心中一动,想起奥伊和霍安之间那怪异的关系,想起奥伊兰笔下那个金发的少女,想起那个即使不依靠死灵法术也能远胜许多人的天赋而他对生死的执着……他的确做得出偷窃一件神器只为复活一个重要的人这种事。

    但九趾不会。即使对他并不十分了解,埃德也能看得出,那个他昔日背叛过的朋友,唯一在意的,大概只有自己。

    ——他总不会想要真正复活那条被他做成船的影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