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生命之息(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林弥显然更喜欢伊斯,泰依却多半是在与埃德交谈。那或许是因为伊斯始终神情漠然,一声不吭,也或许是因为……

    埃德觉得,她或许是见过他的,说不定还很熟悉。可是,就像泰瑞所说的那样,有些事,“不能说”。

    离开时他居然有些恋恋不舍。当他最后一次回望那隐藏在繁花之后的黑色石柱,记忆中仿佛有什么被深藏已久的东西挣扎着想要破土而出。

    后脑剧烈的疼痛让眼前的一切都蒙上一层黑雾。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摸索着,想要找到一点支撑。

    他抓住了朋友的手臂。伊斯看他一眼,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直到他从黑雾中挣脱。

    他们再次钻进那条黑暗的通道,走在他们前面的换成了一位年轻的布里战士。他将他们送回那棵凤凰树下,转身钻回瀑布后之前,却塞给了埃德满满一皮囊的酒。

    “女王陛下说,你好像很喜欢我们的酒……这是她自己酿的,送给你。”

    有着褐色肌肤的战士,面无表情时气势十足,笑起来却像詹西一样会露出一口白牙,明朗质朴,又带点可爱的羞涩。

    埃德低头看着酒囊,忍不住弯起嘴角。这大概是林弥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歉意……有点孩子气,但他很乐于接受。

    “你相信她们所说的?”

    飞上半空时候冰龙才开口问道。

    “我觉得她们并没有撒谎。”埃德回答,“但是……她们是私语者,是吗?”

    她们近乎金黄的眼睛,和林弥对伊斯显而易见的好感,可比奥伊兰危急时才会出现的鳞片要明显得多。

    “……你居然没有因为同情就瞎了眼,也算有点长进。”冰龙说。

    “……你就不能好好地夸我一下嘛?”埃德有点不满。

    “去找娜里亚讨你的‘夸奖’!”冰龙没好气地回答。

    埃德嘿嘿一笑。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开,这点小小的嫉妒他甘之如饴。

    “照理来说,一位神明不会把生命之息交给私语者。”他一本正经地转回原本的话题,“可是,如果那是水神尼娥……私语者其实是巨龙的混血后代不是吗?”

    “……你不会真以为尼娥爱上过一条龙吧?”冰龙说,“这么荒谬的故事连我们自己都不信!”

    埃德灿灿地红了脸。虽然有点不敬——相当不敬,但他的确觉得这是个他喜闻乐见的好故事……虽然结局不可能圆满,至少说明巨龙绝对不是什么邪恶的象征不是吗?

    “所以,你觉得是怎样呢?”他问。

    “那东西根本就不是生命之息。”冰龙说,“或者,那是她们的祖先偷来的。”

    “……私语者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强到能从神祇的手里偷那么重要的东西吗?”

    “也有可能是巨龙偷来的。”冰龙勉勉强强地承认,“不知怎么落到了她们手里。”

    埃德在肚子里闷闷地笑。也许就因为这个,它才没有当着泰依母女的面,直言不讳地说出它的疑问。

    “不管她们是如何得来,我们得承认那很可能就是生命之息,而九趾……或奥伊兰已经得到了它。”埃德挠头——问题又绕回了原点。

    这一次,冰龙沉默了好一会儿。

    “那个九趾,”它说,“据说他在寻找龙骨之岛?”

    埃德怔了怔,一瞬间,难以形容的寒意窜上脊背。

    “那真的能……复活死去的龙吗?”他艰难地开口,“龙并不是神所创造的啊……”

    “纯粹的力量,归根结底,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冰龙回答,“不然你以为耐瑟斯凭什么觉得自己能够成为神?”

    它过于轻描淡写的语气反而让埃德明白,它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平静。

    埃德闭上了嘴,脑子里乱七八糟。他下意识地想要拒绝这种可能——九趾的所作所为对巨龙而言是毋庸置疑的侮辱,他甚至还中了魂咒,他绝对不可能想要复活一群会把他当成胆大妄为的蝼蚁践踏成泥的骄傲的巨兽。当然,如果九趾身后还有更强大的力量在控制,那并不是不可能的……

    想来想去,他不得不承认,他所真正恐惧的是,如果那真是九趾的目的……伊斯或许不会想要阻止。

    这世上只剩下它一条龙,即使无法感同身受,埃德也知道那会是怎样的绝望和孤独。它或许会为了保护自己所珍视的一切而对抗一条死去了数千年,又用那种方式利用了斯科特的炎龙,却未必能够抵抗自己已经灭亡的种族再次复兴的诱惑。

    那其中甚至可能有它的父亲。

    “……放手!”

    冰龙低吼,“敢拔掉我一根棘刺,信不信我让你秃头?!”

    埃德默默地松开他不由自主地揪住的龙棘……然后,冰龙突然就在半空里侧了个身。

    猝不及防地掉下去的时候,埃德不禁有点委屈——有必要吗?他有抓得很紧吗?他力气很小的!……

    地面急速逼近时,委屈化成了恐惧。

    他是脸朝下摔下去的,扑面的疾风让他根本无法开口呼救,连惊呼声都被压在胸腔里发不出来。如果伊斯不能及时发现他此刻根本没有自救之力……掉进水里的话他大概还能捡回一条小命吧……

    腰间猛地一紧,冰龙抓住了他,又把他扔在了草地上。

    埃德滚了几圈才终于透过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安抚跳得要发疯的心脏,四肢软绵绵,好一会儿都爬不起来。

    “你的力量没有恢复。”落在他身后的冰龙声音低沉,听起来并不惊讶。

    埃德还没有出口的抱怨憋了回去,稍稍有点心虚。

    他的力量的确没有恢复……他的身体里空得像个漏水的破酒瓶。不过,他其实也并没有刻意想要隐瞒——这应该只是暂时的,他没有像凯勒布瑞恩那样忽然消失就已经很好了……所以,又有什么必要说出来让人担心呢?

    冰龙走了过来,沉重的脚步让地面微微震动。埃德奋力爬起来,瞪着那双在正午的阳光下也眯成两条细缝的黑色瞳孔,有种不祥的预感。

    “正好。”那条龙说,“我有个主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