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比奇迹更好(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风不知何时停了下来,静止不动的空气里充满了水气。埃德恍惚觉得自己又一次沉在水底……是维因兹奔腾的河水,或宁静幽深的大海,带着微微的凉意温柔地拥抱着他。如雨水滋润干涸的荒漠,或如泉水从地底涌出,渐渐充盈的力量让人类沉重的躯体轻得不可思议,仿佛一颗蒲公英的种子,风一吹便会飘飘荡荡,飞向远方。

    手指无意识地松开,连嘴都不自觉地半张——就算沉睡时他也从不曾如此放松。金色的阳光像布里人的酒一样醉人,他懒洋洋地不想动弹,意识却又无比地清醒。他的眼睛早已闭上,整个世界却在他的脑海中纤毫毕现。身后一只水鸟振翅的瞬间,落下一根流光溢彩的羽毛,弹起的树枝摇晃的弧度像微弯带笑的眉,树枝下溅起一朵水花,水花间小小有彩虹,虹光里每一点微尘都是一个世界……

    他知道他能看得更远,但他记得上一次从洛克堡石榴厅地底的密室里突然消失后,归来时那些满怀关切却也劈头盖脸的责备。

    他努力了一会儿才知道该如何在真实的世界里睁开双眼,雀跃地想要与他的朋友分享他的感受,却在回到现实的那一刻,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他悻悻地揉着鼻子,带着惊讶与欣喜环顾四周。这是一条不知名的小河边,在南方海岛温暖的天气里,地面上丛生的野草依旧旺盛,只是,在这之前,满眼深深浅浅的绿色里并不见多少野花——这毕竟已是秋天。而此刻,时间仿佛回到了繁花盛开的春夏之交,桃金娘、绣线菊、香豌豆、芝麻菜、半日花……触目所及,满地野花开得堆堆叠叠,在重新开始流动的风里兴高采烈地晃来晃去。各种各样浓郁或清雅或刺激的香气混合在一起,钻进埃德的鼻子里,让他控制不住地又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打得涕泪交加。

    冰龙半趴在他面前,巨大的金黄色眼睛毫不掩饰地将“幸灾乐祸”这个词表现得淋漓尽致。

    “是不是很想打个滚儿?”它问,带着一点小小的嫉妒揶揄,“像一条吃撑了要撒欢儿的小狗?”

    虽然它自己也干过这样的事……但它当然不会让他知道。

    埃德大度地不跟它计较。他不自觉地咧着嘴笑,却又有点不安。

    “这样没问题吗?”他问,“不会今天疯了一样地开花,明天就全都枯死了吧?或者,会有其他地方的植物一瞬间全都枯了吗?”

    没有什么不需要付出代价——任何一个施法者都明白这一点。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冰龙嗤之以鼻,“这个世界很大,埃德,生命之力无处不在,你所做的……就像是将一点点水从大海里引过来,灌满了一个小小的水坑,对你而言或许很不容易,对这个世界而言却根本微不足道。”

    “……也没有‘很不容易’啦。”埃德挺起胸,小小地骄傲了一下。

    他抓起放在一边的永恒之杖和酒囊,轻快地跳了起来。浑身的疲惫早已一洗而空,他活动了一下四肢,觉得自己身轻如燕,力大如牛,简直无所不能。

    “我们回码头吧!”他跃跃欲试地说,“我可以……”

    “你可以吃条香喷喷的烤鱼,然后回尼奥城去。”冰龙打断了他。

    埃德不解地看着他——他的力量已经恢复,他明明可以做到更多。他可以消除这座美丽的海岛上所有可怕的伤疤,他可以让一切恢复如初……

    “你就没想过多少隐藏一下自己的力量吗?”冰龙说,“何况,如果你因为自己能做到一直什么都为他们做到无可挑剔,总有一天,他们会变得什么也不会做……反而会在你有任何一点疏忽的时候怨恨你,认为他们所有的灾难,受到的每一点伤害,全都是你的错。”

    它承认人类的特别之处……但这个种族的缺陷也同样显而易见。

    “我也没有打算……”埃德嘟哝着。

    他想起詹西所说的那句话——“我们完全有足够的力量重建自己的家园。”

    他能感觉到其中的骄傲与自信……也许同心协力重建家园所能带来的,真的比他一个人独自所创造的奇迹更好?

    “你可不是神,埃德。”

    冰龙抬起前爪,那阴影几乎能将埃德整个笼罩在其中,但它只是尖尖的爪子轻轻蹭了蹭他的头顶,声音低了下去:“……也不要成为神。”

    .

    “你让我们吓了一跳。”伯特伦说,“要是再来一场莫名其妙的飓风,麻烦可就大啦!”

    “对不起。”埃德愧疚地低头。如果一早知道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一定会远远地挑个无人的荒岛,可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没办法停止了。唯二的选择是控制,或失控……他好歹没有失控。

    他并没有完全吐露实情,只是告诉了伯特伦那阵奇怪的风是他引起的。尽管他觉得伯特伦和他的同伴们完全值得信任……而且,看泰瑞的样子,他搞不好什么都知道。

    “……你真的很爱道歉。”伯特伦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他一手叉腰,一手挠头,索性换了个话题,“对了,胡索……岛主大人想要邀请你参加今晚的宴会!”

    “宴会?”埃德愣了愣,“今晚?”

    他看向周围的一片狼藉。

    “鼓鼓劲儿才更有精神收拾这一团糟嘛。”伯特伦对布里人的习惯倒是十分了解,“几十年前差点灭岛的时候,他们都在满地尸体间开了个宴会。”

    想想那画面,埃德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伯特伦看看他的脸色,体贴地没有告诉他,那时布里人甚至将自己死去的亲人好好装扮,让他们一起坐在篝火边……连他第一次听说的时候都有点脊背发凉,觉得活像自己小时候听过的那些关于亡灵的恐怖故事。

    但今晚不会有尸体。很多布里人都受了伤,但死亡的并不多。来自女王的警告让他们早有准备,只是那样诡异的袭击实在有点出乎意料。

    而且,布里人虽然坚持自己的传统,却也会尊重客人的习俗,尤其是像埃德和伊斯这样帮助过他们的,已经理所当然地被他们当成朋友——即使伊斯是一条龙。

    他怎么能不喜欢这座并不比他原本可以继承的领地大多少的海岛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