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比奇迹更好(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虹弯岛的岛主胡索还不到四十岁,中等身材,肌肉结实,一张方脸不笑时异常严肃,笑起来却如海岛上的阳光。一头开始泛白的黑发被辫成了很多细细的小辫子,缀着彩色的玻璃珠,整齐地束在脑后。这样的装饰对一个已近中年的男人来说太过花哨,但在这个充满各种鲜艳色彩的海岛上,却十分和谐。

    他嗓门洪亮,说话时像矮人一样,带着从胸腔发出的振动,有种浑厚的颤音。与看似亲切却总是带着某种疏离感的女王不同,这个虹弯岛事实上的统治者爽朗之中不失圆滑,能与来自任何一个地方、任何身份的客人交谈自如,让那些怀着不同目的而来的客人,至少在此时此地,和睦相处,亲热得宛如一家。

    宴会的气氛因此热烈而融洽。野蛮人聚会时喜欢所有族人都围着一堆巨大的篝火,但在这里,被清理出的空地上燃起大大小小许多篝火,在黑夜中仿佛盛开的火花。人们可以各自聚在一起,也可以在篝火之间随意走动。他们会在一堆篝火上点燃某种气味芬芳的树枝,带去另一堆篝火,像是在传递着祝福。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似乎昨晚发生的根本不是一场灾难。

    但人群之外,有战士在黑暗中沉默地来回巡视——即使黑帆不大可能去而复返,他们也并没有放松警惕。

    埃德坐在一张柔软的毯子上,好奇地东张西望。他喜欢这样的气氛,却又有点轻微的不适。昨晚的伤亡的确不多,却也不是没有……这样没有一点悲伤的感觉,他多少还是不太习惯。

    不远处,一群布里人在唱歌,歌声忽高忽低,循环往复,像海浪拍击岩石。

    “他们在邀请昨晚逝去的朋友和亲人,共享今夜的欢乐与美酒。”伯特伦告诉他,“在他们看来,那些人并没有离去。他们还在这里,在风里,在海水里,在盛开的花里……在彩虹里。”

    埃德若有所思。

    “……我听说他们也信神。”他说。

    “啊,是的。”伯特伦笑了笑,“可是对于灵魂的归处,他们的看法更像野蛮人。他们感谢神明所赐予的一切,就像感谢这个世界所赐予的一切,就像感谢父母……可他们长大了,他们离开父母扬帆出海,他们独立且自由,靠自己的力量生存。当他们死去,他们的灵魂也同样自由——更加自由。他们可以随风去往海的尽头,也可以停留在虹弯岛,停留在所爱的人身边,也许会渐渐消失,也许会变成另一种形态。过了今夜他们就会火化亲人的尸体,骨灰撒入大海,表示一段旅程已结束,另一段旅程正开始……他们会为失去而悲伤,但不会为死亡而恐惧。而今夜的宴会,也是为了告诉逝者,不要被上一段旅程里的愤怒与憎恨所牵绊,生者会为他们复仇,为他们照顾被留下的亲人,而他们,可以脚步轻快地离开,去往他们想去的任何地方。”

    “……真好。”埃德由衷地赞叹。

    “是啊,”伯特伦向他举举酒囊,得意得仿佛被称赞的是他的族人,“真好。”

    酒杯不够,人们拿来盛酒的东西五花八门。宽大的树叶卷一卷,捡块木头凿一凿,中空的植物砍一砍……

    埃德甚至看见有人把酒盛在靴子里……那靴子应该是没穿过的吧?!

    他今晚喝得很少。林弥送给他的酒其实没有昨晚那个小男孩儿塞给他好喝,而且似乎更烈。他不想浪费她的心意,但他实在不想再醉过去一晚。

    但当四处转来转去,终于转到他面前的岛主笑眯眯地向他敬酒时,他还是已经有点晕乎乎。

    “感谢昨晚你及时的到来——我们又有一个好故事能流传下去啦!”胡索举起自己用某种动物的骨骼制成的酒杯,一饮而尽,向埃德咧咧嘴,“别担心喝得太多,朋友,我们的酒虽然很烈,但一觉睡醒一点也不会难受……昨晚你应该已经见识到啦!”

    他并没有对埃德的帮助表现出过于强烈的感激,反而让埃德轻松许多。

    他豪爽地灌了一大口酒,虽然差点呛进气管里,也还是笑得很开心。

    “你的朋友呢?”胡索左右看看。

    埃德耸耸肩——他也不知道。

    伊斯被詹西拖走了,已经好一会儿没回来。埃德能够感觉到,他的冰龙朋友在这座岛上比在其他地方的人群中要自在得多——或许是因为布里人待他也比其他地方的人要亲切且自然得多,仿佛他根本不是另一种素有“邪恶”之名的种族,而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即使已经见识过他本来的面目和强大的力量,也没有生出恐惧和排斥,或过度的敬畏。

    “我听说龙不会喝醉,那是真的吗?”胡索看起来有点遗憾。

    “又想找人拼酒了吗?”伯特伦笑起来也已经有点傻乎乎,“那条龙的胃比你整个人都大呢。”

    “喝酒靠的又不是胃!”胡索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靠的是血液里的热情——而他是条冰龙不是吗?”

    埃德想了想才意识到这是个冷笑话……还真的挺冷。

    “他其实也是会醉的啦。”他咧着嘴笑,然后脸突然僵了僵。他想起了伊斯上一次喝醉的时候……那实在是不堪回首。

    胡索看他一眼,很自然地转了话题。

    “那是……女王送你的酒吗?”他饶有兴致地歪头盯着埃德手里的酒囊。

    埃德从他的眼神里看到某种渴望,犹豫一下,把酒囊递了过去。他看见不少布里人互相交换酒喝,所以,这应该也不是很失礼?

    胡索倒是怔了一下才接过酒囊,喝下去之后神情却有点微妙。

    “手艺……真不怎么样。”他说。

    埃德只好嘿嘿笑。

    虽然“不怎么样”,胡索却又喝了一口才把酒囊还给他。他的神情里有种奇怪的东西……像是怀念,又像是怅然。

    “这是林弥送你的吧?”他问。

    在埃德带着疑惑的视线中,胡索迟疑片刻,低声开口,“林弥……是我的女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