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比奇迹更好(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恍然大悟。他就觉得胡索的方下巴有点眼熟……林弥长得很像自己的母亲,可那偏方的下巴,却显然继承自父亲。

    伯特伦神情不变,自顾自地喝着酒。岛主和女王有个女儿,这其实不算什么秘密,只是少有人提起,毕竟,胡索和泰依实在不算什么正常的夫妻——泰依需要一个女儿,却并不需要一个丈夫。

    而布里人敬畏女王,更尊敬和爱戴的却是岛主。

    “我很少能见到她。”胡索叹息。

    埃德不知该如何接口,他甚至不确定胡索是否知道自己的女儿如今看起来已经跟他差不多大。

    胡索似乎也并不需要回应。他很快就藏好了那点落寞,笑着开口:“参加布里人的宴会可不能只是坐在这里喝酒。”

    他踢了踢盘腿坐在地上的伯特伦的膝盖,举动和语气里都透着关系极好的朋友才有的随意:“你可是越来越懒了,都不带你的朋友去转一转吗?”

    埃德其实早就想跑了。坐在这里总有人过来攀谈——这里的篝火特别大,围坐附近的也都是客人,尼奥城来的牧师,指挥战舰的船长,甚至商船的船长……因为他既是“圣者”又是大商人的儿子,几乎每个人都能找到话题来跟他聊上两句,喝上几杯酒,哪怕大多数情况下他只是装装样子也没人计较,这会儿也觉得自己已经半醉了。

    既然已经与主人打过招呼,他也算是完成了“任务”,可以像伊斯一样任性地四处乱跑啦!上一次来的时候他对虹弯岛实在没有太多兴趣——毕竟这是他的父亲藏着自己的私生女儿的地方。但现在,就像伯特伦一样,他简直没办法不喜欢这座海岛和热情爽朗的布里人

    在他期待的目光中,伯特伦站了起来。

    “岛上没有我们那种神殿,但有座海神的雕像。”他漫不经心地说,“要去看看吗?”

    .

    没有见到海神像就再次遇到胡索时,埃德并不怎么惊讶。

    他从未刻意隐瞒。以伯特伦的眼力,不可能看不出,虽然身为牧师,他的信仰却很有些……一言难尽,而伯特伦自己,似乎也不是什么虔诚的信徒。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他实在没必要特意拖他来看什么海神像。

    显然,有些事,胡索不想让人听到。

    “我知道林弥带你和你的冰龙朋友去了风之谷。”胡索斟酌着开口,却无法掩饰他的关切,“她们……还好吗?”

    在埃德回答之前他就已经苦笑起来。

    “我知道白天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是林弥。”他说,“……可我甚至不敢去看她一眼。我知道对于她们,时间的流逝与常人不同……几年前我见到林弥的时候她才五岁,看起来却已经是个十来岁的女孩儿。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

    他害怕了。他想最好还是在心底留着那个稚嫩的女孩儿的影子,而不是在自己老去之前就看见她已白发苍苍。

    埃德觉得自己的胸口也沉甸甸地压着点什么。他能理解那样的恐惧,就像他偶尔想起伊斯漫长的生命,想起在他作为一条龙成年之前,他和娜里亚就会衰老而死……在伊斯心底,也藏着同样的恐惧吧?

    “有时,我会希望她们能离开那里。”胡索低声说,“希望她们一代又一代守护的东西不复存在……希望她们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在阳光之下。”

    埃德瞪大了眼睛——希望是他想得太多,可这听起来实在像是某种暗示。

    “别误会。”胡索说,“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老实说我的确觉得‘这样也好’,但那不是我干的。”

    埃德松了口气。如果真是胡索……他可没办法解决这种复杂的家庭问题!

    “她们有自己的责任,她们以此为傲——我完全能够理解。”胡索神情复杂,“她们也以自己的方式守护着虹弯岛,可是,日复一日地待在那种地方,总有一天,她们会失去……”

    他想了想才找到合适的词语,拍了拍胸口:“血液里的热情。她们谨守着责任,却失去了爱……我知道我这么想是自私的,可是,她们依靠她们守护的东西,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所得到的警示,只要我们时刻保持警惕,有足够的消息来源,并不是不能得到——布里人信仰神明,但并不依赖神明。”

    “……您并不希望我把它找回来。”埃德听懂了。

    也许他太过坦率,坦率得连胡索也有点尴尬——但他没有否认。

    埃德由衷地笑了起来。

    “我觉得,您应该去看看您的妻子和女儿。”他说,“您应该听听她们希望如何。”

    从头至尾,泰依从未说过让他带回那阵风……她从未说过那是属于虹弯岛和布里人的神器。在某种意义上,她已经把它交给了他,而她分明因此如释重负。

    胡索看着他,眼中的疑惑渐渐变成难以置信的欣喜,那明亮的笑容让他看起来还是个年轻的战士,因为想起了自己心爱的女孩儿,开心得简直有点发傻。

    “……我敢打赌,他根本就没发现我也在这儿。”

    在胡索匆匆告辞之后,伯特伦从阴影里钻出来,半真半假地抱怨。

    他刻意走开,并没有听到什么,但他看得出胡索脚步中的急切和喜悦——那个一向稳重中年男人都快跳起来了。

    埃德笑眯眯地不说话。这会儿他的心情好极了。

    “海神像就在那儿。”伯特伦随手一指,也没有多问,“要看看吗?”

    既然来了,总是要看上一眼的。

    虹弯岛的海神像是用一整块黑曜石雕刻出来的,在月光下模模糊糊,泛着柔和的光芒。女神有着微弯的细眉,下垂的眼睑,唇边的弧度隐约带笑,看起来温柔慈和,更像一位母亲而非神祇。

    女神像的脚下是翻涌的波涛,小小的布里人驾着轻巧的小船穿梭其中,海浪里藏着一行字,特意用反光的晶石镶嵌,月光中分外显眼。

    “那是什么意思?”埃德问。

    “海的儿女,奇迹之子。”伯特伦念给他听,“来自远方,归于天地。”

    “奇迹之子?”埃德对这种字眼总是有点敏感。

    “没什么特指。”伯特伦告诉他,“布里人有句箴言,‘奇迹在每个人身上’或‘每个人都是奇迹’……大概是这样的意思。”

    埃德蹲在地上,微微地笑了起来。

    是的,每个人都是奇迹。比一个人所创造的奇迹更好的……是每一个能创造奇迹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