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温暖又安宁(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说起来他们其实也没做什么。就算是从前,娜里亚也会开玩笑地摸他和伊斯的头……她比他们大一岁,身为姐姐就该有这样的特权。

    然而心中有鬼又骤然被抓,埃德再也做不出恍若无事的样子。当艾伦平静的视线淡淡地扫过,他十分没用地两腿发软,脸色发白,额上的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

    同样受到惊吓的娜里亚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猝不及防的羞恼之中,又有点想笑。

    艾伦慢吞吞地挪进房间。天知道他是怎么拖着一条假腿还能走得那么悄无声息,让他们一点也没有察觉……不,在没有必要的时候,他的脚步声的确是比平常人要沉重的——比如,现在。

    埃德的心脏像只吓懵了的小鸡仔一样在缩在胸腔里一动不动,脑子里响着一千个自己发出的毫无意义的尖叫——他知道啦他知道啦他早就知道啦!!……

    艾伦?卡沃,知道他要偷走他最宝贝的女儿啦。

    ……可这不是迟早的事吗?

    让脑子整个儿僵死的紧张感居然因此而稍稍放松了一点。有了早晚都得死一死的觉悟,埃德挺起胸膛,神情坚毅。

    “我、我会永远爱她的!”他说。

    正准备随便找个理由敷衍过去的娜里亚被噎得差点打个嗝——诸神在上,她到底是哪只眼睛瞎了才看上个这么蠢这么蠢,像只蚂蚱一样一戳就惊慌失措地乱跳的小鬼?!

    而艾伦眯起了眼睛。

    阳光从他背后投过来,让他的脸落在阴影之中。他漠无表情地眯眼的样子简直像极了一条龙,一条真正的龙,冰冷,危险……而不是伊斯那种虚有其表只会吓唬人的家伙。

    他看起来真的能毫不犹豫地一掌把埃德拍成泥。

    “我会尊敬她,珍惜她,在我有生之年,永不辜负,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即使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

    说出口的每一个音节都像用尽全力敲凿在岩石间,铭刻在金属上,起初僵硬,而后郑重,一字一句,永无回转。

    它们一点点敲进娜里亚心底。起初的难为情渐渐变成某种难以形容的温暖与充盈,心脏满涨得像颗快要裂开的种子,其中藏着许多柔软的,奇妙的……她从前不曾真正了解过的秘密。

    女孩儿怔怔地看着埃德的侧脸。那张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小的脸有一层细细的绒毛,在阳光下尤为明显,怎么看都不怎么可靠,甚至连胡子都长得稀稀拉拉……

    ——没关系。她想。我够可靠就行啦……我比他大一岁呢。

    她原本发白的脸渐渐红得发烫。而她毫无所觉,直到触及父亲复杂的眼神。

    她愣了愣,几乎本能般倔强地瞪回去……又不禁软软地带了几分期盼。

    “我发誓……”

    埃德交握着双手,仿佛站在诸神之前,以从未有过的虔诚,把他几乎能将娜里亚烫熟的誓言继续下去——甜蜜固然是甜蜜的,却也实在有点尴尬。

    娜里亚默默地伸出手,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唔唔唔!”埃德不屈不挠地试图继续——他认准了目标就得一鼓作气!

    “死后的事儿就算了吧。”艾伦开口说道,语气平平:“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你也管不了那么多。”

    埃德瞪大了眼睛。

    他总觉得艾伦的话没有说完,他猜后面多半会跟着什么意味深长、让他永生难忘的威胁,就像几年前那次失败的冒险后老人在他耳边的低语一样……可艾伦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就这么蹒跚地转身离去。

    房间里静下来,静得埃德能清楚地听见娜里亚的心跳。她手心的皮肤并不柔嫩,一层薄茧贴在他的嘴唇上,温暖又干燥。

    埃德渐渐地红了脸。直到这会儿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当然,他并不后悔,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发自真心。只不过,只不过……这似乎不是什么合适的时机。

    他常在需要紧张的时候过于迟钝,又在需要冷静的时候慌慌张张。这样一个不够成熟的他,一定会被艾伦嫌弃的吧?

    他偷偷看了娜里亚一眼,娜里亚却并没有意识到。她呆呆地站了好一会儿,然后突然放开手追了出去。

    被扔下的埃德吐了口气,脱力般慢慢地蹲了下去。

    ?

    女孩儿很快就追上了她的父亲。

    艾伦走得极慢,每一步似乎都异常艰难。他那条平常几乎看不出是条假腿的右腿毫无生气地拖在地上,让娜里亚的心脏隐隐作痛。

    尽管知道那举步维艰的可怜样儿多少有几分是装出来,她还是觉得难受——她曾经觉得巍如高山,坚如磐石的父亲,是真的老了。

    她垂着头跟在他身后,他不说话,她就不开口。

    “……所以,”艾伦终于停了下来,回头看她,“你已经决定了吗?”

    娜里亚点了点头,又轻又快,有点羞涩,却没有丝毫犹豫……坚定得连她自己都有一瞬间的怔忡。

    艾伦缓缓地坐在了走廊边的石栏上,沉默了很久,久到娜里亚开始心慌。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后悔过把伊斯带回了家。”艾伦说,“我当然是爱他的,可我得承认,娜里亚,我更爱你……而我忍不住会想,如果我没有把他带到你面前,也许你会像你曾经所希望的那样,在一个安静的小镇开一家面包店,嫁给一个平凡的好男人,过着香喷喷,温暖又安宁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过得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儿……还看上个前途未卜的傻小子。”

    娜里亚忍了忍,没能忍住——她从来都忍不住。

    “这又关伊斯什么事啦!”她说,“就算我没有把他当成自己的弟弟……就算我从来没有遇到埃德,如果这个世界眼看着就要完蛋,你会什么也不管,跟我一起待在香喷喷的屋子里等死吗?如果你不会,难道我就会了吗?温暖又安宁的生活当然很好……也得先有‘安宁’才过得上嘛!与其怪到伊斯头上,还不如怪你自己呢——你当年乖乖地待在安克坦恩某个乡下当个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关心的铁匠,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