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温暖又安宁(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看着父亲脸上浮起的无奈,娜里亚哑然低头。她知道她的话有点伤人……对着最亲近的人总是更加肆无忌惮,这并不是什么好习惯。

    “……对不起。”她说。

    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时,立刻道歉——就像埃德一样。

    “我没有别的意思。”即使明白这样是对的,她也还是有点别扭,“我挺喜欢现在的生活,虽然不那么安宁……艾伦,你当年的选择让现在的我能够看到更多,而今后会如何……至少我也有了更多的选择,不是吗?”

    “那么多的选择里,你却偏偏看上了埃德。”

    艾伦还是很不甘心——虽然总比看上伊斯要好得多。

    “……好吧,那你说,我得看上谁你才满意呢?”娜里亚抱起双臂。

    怎么想都不甘心的老父亲沉默下来,心中五味杂陈。似乎,的确……换了谁他都不会满意。

    “瞧。”娜里亚毫不意外地摊手,“再说,埃德又有哪里不好啦?虽然有点蠢,但他听话——还有钱呀!都够我在某个安静的小镇上开满面包店啦!”

    即使心中郁郁,艾伦的嘴角也忍不住翘了翘。

    “……重要的是这个吗?”他绷着脸把嘴角拉下来。

    “不然呢?”娜里亚索性坐在他身边,“都已经现在这样了啊……即使我依然只把他当成弟弟,或朋友,难道我就能扔下他袖手旁观,让他自生自灭了吗?”

    艾伦无话可说。

    那是不一样的……可现在的娜里亚大概还不能明白。他心底有无尽的忧虑,不只是因为迫在眼前的危机。即使事情能够圆满地解决,埃德过于复杂的身份也让他再不可能像十几岁时那样活得单纯……他会渐渐改变,时间和境遇会消磨掉他如今的天真和美好。太过强大的力量,太过特殊的地位,几十年或更漫长的侵蚀之下,一个人会变得怎样面目全非,他不是没有见过。如果娜里亚永远只是他的“姐姐”或朋友,总还有些脱身的余地,可如果是作为要相伴一生的人……她必然会是受伤最深的那一个。

    她想要的温暖与安宁,无论现在或将来,都再也不可能拥有。年轻时沸腾的热血或许能让她无视这些,可年老之后呢?当她开始厌倦各种各样的危险的时候呢?当她有了自己的儿女,却只能目送他们远去,为他们的安危而牵肠挂肚的时候呢?

    他也知道自己想得太多,所以这些忧虑他根本无法出口……尤其是在看着女儿脸上尚未消退的红晕时。那么遥远的“将来”,她根本不会放在心上。此刻她心中只会有无数美好的憧憬,而没有他忧心忡忡的冰冷现实。

    “你们……”他勉强开口,“还是先想想怎么能好好活下去吧。”

    “当然!”娜里亚撇嘴,迟疑片刻,又厚着脸皮小心地揪了揪父亲的衣袖,“所以……我们会拥有你的祝福吗?”

    她的声音轻得像穿过走廊的风。

    艾伦长长地叹了口气,伸手搂住女儿的双肩。

    “不然呢?”他没好气地回答。

    .

    面对埃德那张喜气洋洋不知收敛的脸,伊斯的手指紧了又紧,总算没有一拳揍上去。

    “你确定你现在没问题?”他说,还是忍不住伸手狠狠地揪了一把那张蠢脸上的肉,“你现在活像只傻狍子,莉迪亚简直都不用费什么力,只需要躺在那里张开嘴,你就能开开心心,东张西望地自己跑进她嘴里去。”

    “可如果她消化不了,还是得把我吐出来的呀。”埃德笑眯眯地捧着脸,一点也不觉得恶心。

    伊斯现在就想吐他一脸。

    埃德闭上眼,嘴里念念有词。在爱情的激励之下,他比预料之中很快地计算出了结果——他找到了莉迪亚准确的位置。

    再三确认之后,他抓住了朋友的手腕,右手之中,属于凯勒布瑞恩的手杖顶端,灰色宝石闪烁出明亮的光芒,将他们整个笼罩在其中。

    他没有使用永恒之杖,尽管那对他来说更加得心应手……下意识地,他觉得,至少这一次,凯勒布瑞恩的手杖会是更好的选择。

    .

    光芒消失时埃德的脸色有点发白。他猜到了会有阻碍,但能突破进来还是花了不少功夫。

    在他们面前,站在书桌后的莉迪亚·贝尔抬起头。她盘起了黑色的长发,露出白皙修长的脖子,一身墨绿色的长裙腰线拉得很高,宽大的裙摆散开,用更深的绿色丝线绣出蜿蜒缠绕的藤蔓,胸前垂着一枚深红色的宝石坠子,华丽又低调,不像从前那么艳丽逼人,倒多了一点雍容。

    但当她笑起来的时候,那一点雍容便在眉梢扬起的风情里消失无踪。

    “欢迎!”她说,放下笔,像一个热情的女主人,对不请自来的客人也周到殷勤,“要来点葡萄酒吗?是精灵酿造的好酒呢!”

    她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就算惊讶也不会让他们看出来。女法师的面具戴得可比他们要娴熟多了。

    她自顾自地倒了酒,不由分说地一人塞了一杯,带着揶揄的笑容像个关系亲密的长辈。

    “有什么好事发生吗?”她问埃德,“你整张脸都在发光呢!”

    埃德不由自主地就咧了咧嘴,差点高高兴兴地回答一声:“是呀!”

    他在伊斯冷冷横过来的一眼中迅速闭上嘴,将脸上的肌肉调整成合适的表情。

    “是你心爱的女孩儿答应了你什么吗?”莉迪亚笑意盈盈。

    埃德控制不住地睁大眼睛。

    “别误会,我的手还没有长到那种地步。”莉迪亚说,“可你们这样的小家伙,真是一眼就能看透呢。”

    埃德讪讪地移开视线,却发现伊斯正若有所思地盯着莉迪亚的……腹部?

    这实在有点失礼。尤其是当莉迪亚似乎察觉到什么,将交握的双手放在身前的时候。

    “……你怀孕了。”伊斯说。

    仿佛有一道闪电当空劈下,劈得埃德像条鱼一样呆呆地张开了嘴,脑子里一片空白。

    ——所以孩子的父亲是谁?安克兰?……

    那诺威和泰丝怎么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