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地狱之火(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十几年前,在安克兰的地底,当黑色火焰从裂缝中窜起……当尼亚的匕首刺中莉迪亚的身体,坠入火焰之中的,并不是只有尼亚。

    “没有。”莉迪亚眼也不眨,“虽然我对那地方其实挺感兴趣……可我被救了,我告诉过你们不是吗?我甚至把那块宝石给了你们,如果你们还有什么问题,不如去问那位‘陛下’?他可知道得比我更清楚。毕竟,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在地面了,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差点死掉的我,是真的不知道呢。”

    她说得太多,反而有一点欲盖弥彰的意味。然而伊斯紧闭双唇,没有再问下去。他知道这个问题其实偏离了他们的目的,可他忍不住。那一瞬间,心底涌出的是难以形容的愤懑,为尼亚的遭遇……为莉迪亚的毫不在意,甚至幸灾乐祸。

    他的记忆里始终存着许多难以磨灭的画面,存着克利瑟斯堡的壁炉边围坐的每一个身影,娓娓述说的故事,歌声与笑声……小时候他甚至曾经以为他们会这样永远在一起,就像最亲密的家人。

    那一切早已粉碎,却依然有着令人眷念的余温。

    “可你了解地狱,不是吗?”埃德轻声开口,“了解那些‘恶魔们的伎俩’……你知道他们的力量从何而来,即使你所使用的并不是从他们手中交换而来的东西。”

    莉迪亚微微挑起了眉。

    “你说过,‘我学会了死灵法术,可我依然是个法师’。”埃德说,那是他从艾伦口中听来的,“……为什么?”

    “……终于!”莉迪亚笑出声来,懒懒地向后靠在椅背上,“我还以为永远也不会有人来问我这个……我明明已经那么大方地把最大的秘密捧在手上,却从来没有人多看它一眼……反而自以为是地觉得抓在自己手中的碎片,月光下模糊不清的影子,才是所谓的‘真实’。”

    “所以,你的力量到底从何而来?”埃德更加大胆地追问,“……安克兰的力量到底从何而来?”

    “‘所有的力量归于神,所有的生命归于神。’”拂过庭院的风里,有人低声回答,古老的精灵语不甚婉转,反而有一丝龙语的锋锐铿锵。

    埃德蓦然回头,一棵银钟花树下,不知何时悄然而来的精灵平静地看着他,原本如枝头新叶般明亮的绿色双眼,在树下的阴影中幽暗难明。

    “……‘所有的荣耀归于神。’”他说,“你没有听说过吗?那些古老的箴言里,包含着永恒的真理。”

    数月不见,站在那里的精灵,连外貌都越来越不像埃德记忆中温和稳重的朋友。他脸上柔和的线条似乎被永远漠然的表情所冻结,僵硬而冰冷,缺乏生气……连一头灿烂的金发都开始浅得泛白。

    可无论如何改变,那依旧是诺威的脸。

    “……你还好吗?”埃德脱口问道。

    这满怀关切的问候突兀而不合时宜……而他真正想问的也并不是这具身体现在的主人。

    当意识到这一点,那句话的尾音怅然落了下去,弱成一声叹息。

    安克兰自然不会回答。他平静地看着他,眼中一点微弱得难以捕捉的情绪,说不清是讥诮还是怜悯。

    埃德怂怂地缩了缩。即使明知安克兰不会拿他怎样——至少现在不会,每一次面对这个深不可测的对手……这个敢于对着神明举剑,甚至敢于创造神明的精灵,他都不由自主地心生恐惧,恐惧得连理所当然的愤怒都几乎支撑不起。

    “所以,”无所畏惧的冰龙开口问道,“你的力量也不过是来自某个神吗?”

    他毫不掩饰他的轻蔑,而安克兰也并没有如此简单地被激怒。

    “不。”他回答,“我的力量属于我自己。只不过,曾经,我也追寻过你们正在追寻的秘密,如果你们确定自己能够承受得知答案的结果……我倒是不介意告诉你们。”

    埃德犹豫了一下。但那更多的却不是因为怀疑安克兰的目的——无论他的目的是什么,所说的是真实还是谎言,他愿意说,他们当然愿意……也只能先听着。

    让他犹豫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直觉……直觉他并不想“承担后果”。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像冬日夜晚寒冷的迷雾般升起,在心底无声地弥漫,让他战栗不已。恍惚间他觉得自己似乎曾经面对过这一刻——他甚至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不!……”他惊惶地叫出声来,一瞬间内脏都紧缩一起。

    然而黑色的火焰已扑面而来。

    “一条龙无法进入地狱。”

    他听见伊斯的怒吼和安克兰依然平静无波的声音,“但你可以。”

    ——可我没想进地狱呀!!

    他希望他真的叫了出来……他气急败坏得简直想骂点瓦拉绝对不会允许他说出口的话。

    他清楚地感觉到被烧灼的痛楚,不是极热,而是极冷。那尖锐刺骨的寒意转瞬间破开血肉和骨骼,贪婪地缠绕上他的灵魂。眼前尽是狂乱的黑影,像鬼魂,但比鬼魂更沉重,像雾,但比雾更粘稠。它们包裹着他,撕扯着他,无数细碎的声响涌入他耳中,像哭,像笑,像愤怒的咆哮和悲切的低语,像千万个声音试图把他们一生的喜怒哀乐撕碎了塞进他灵魂里,像千万只手试图将他撕成碎片,填入自己的灵魂之中。

    他放声尖叫,可他唯独听不到的是自己的声音。他觉得自己像个面团捏的玩具一样被拉扯得变了形,随着那些黑影东倒西歪,一点点溃散,犹如狂风里的乱草,激流里的泥沙……他的边缘渐渐融进那些黑影之中,仿佛将与它们融为一体。

    然而无尽的绝望与恐惧之中,他看见一点光,微弱如风中之烛,奄奄一息,明灭不定,像风暴里黑沉沉的云间,闪烁出的一点星光。

    他竭力伸出手去,却怎么也抓不到它……然后他突然意识到,那是凯勒布瑞恩的手杖上,那颗灰色的宝石——而它原本就在他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