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风与影(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冰龙并不是听不见埃德的声音。事实上,当埃德从黑雾中挣脱的那一瞬,它便知道他已经归来。

    可它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它确切地知道自己并不是安克兰的对手。即使它接受了所有祖先的记忆,拥有它们所有的技巧,也不会是他的对手——何况它并没有。而且,它确确实实的,还只是一条“幼龙”。

    但从来没有谁,敢如此明目张胆的,不只是从言语上把它当成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家伙”。

    精灵那心平气和、游刃有余的样子,是一种难以形容的侮辱。即使他有这样的资格……它也不能接受。

    它并未失去理智。它的灵魂像是分成了两半,有一半在汹涌的怒火之中咆哮,像个气急败坏的孩子,用尽所有的力量试图给这个狂妄的精灵一个教训,另一半却冷静地做出各种判断,明知并不能达到目的……而对方也并不会真的伤害它,便索性趁机磨练一下自己的战斗技巧。

    如今它已经能够做到这一点……并且承认那都是它自己。当有一天它能将之融合在一起,才意味着真正的成熟。

    它半跃起身,庞大的身躯轻得像一片云。疾速划下的利爪带着能破除魔法的森寒,蛇一般的长尾却已经悄无声息地探向安克兰身后。

    地上骤然卷起的藤蔓让它微微一惊,但更多是喜——至少,它终于让他不得不做出反击了不是吗?

    然而那藤蔓翻滚着向安克兰缠绕过去,接连而至的是漫天落下的冰椎。

    冰龙不知道它是不是该高兴……在意识到无法阻止自己的朋友的时候,埃德选择了战斗。

    他甚至在冰龙扭头看过去的时候牵起嘴角,那带着点无奈的笑容不言而喻——既然你想打,那就打个痛快嘛!

    这样的纵容反而让冰龙迅速地泄了气,忿忿地生出另一种恼怒。他们明明一样大……这是把谁当小孩儿啊……它是为了谁才动手的啊?!

    冰龙怒吼一声,改变了方向。巨大的阴影当头落下时,感觉到那莫名转移的怒火,埃德小心地缩了缩,没敢太明显。

    落回他身边时伊斯已经变回了人形,绷着脸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

    “……我没事呢。”埃德嘿嘿地笑,不由自主地看向紧握在手中的手杖。

    灰色宝石懒懒地一闪,像是在回应他的谢意。

    “所以……你看见了吗?”

    远远的,隔着大半个已经被完全摧毁的庭院,安克兰开口问道。

    埃德没有回答。老实说,他并不确定自己看到的是真实的地狱……抑或只是安克兰特意为他创造出的幻境。

    安克兰垂下双眼,没有追问。

    “离开吧。”他说,“你们今天得到的已经够多。”

    他转身消失在树荫之下。而缓缓踱过来莉迪亚无奈地摊摊手。

    “我倒是挺愿意有人多陪我一会儿的。”她说,“可是,瞧……我并不是这里的主人呢。”

    埃德环顾四周,倒是有点尴尬——有求于人还把别人家里砸了个稀里哗啦,即使他们是敌非友,也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他想了想,伸出左手,低声召唤。绿色的微光从他手心闪开,如漩涡般带动秋日澄澈的空气。倒伏于地的草木重新立起,随风起伏,殷红的玫瑰在这不该盛放的季节里舒展花瓣……片刻之间,一切恢复如常。

    莉迪亚笑盈盈地拍了拍手。

    “你真是个好孩子呢。”她真心真意地称赞。

    埃德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越发尴尬起来。

    “那么,给你一个忠告。”莉迪亚凑近他耳边,呼吸里都似乎带着一丝玫瑰的甜香:“任何时候……别以为自己双眼所见的便是真实。”

    .

    再一次回望时,那美丽的花园已消失在树影之间——下一次,他们当然也不可能在同样的地方找到它。

    可安克兰不会毫无缘由地待在这里。

    埃德跑上几步,伸手抓住闷头往前走的伊斯的腰带。

    “我们去艾拉弥。”他说。

    .

    然而,又一次,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现。

    “即使他真的在这里隐藏了什么,如果他不想让我们发现……也自然有他的办法。”

    伊斯不情不愿地承认。

    “也许他还什么也没做。他只是……在等。”

    蹲在地上的埃德忧伤地叹口气,扔掉他随手揪起来的一根野草。没一会儿,又突然跳过去把它捡了回来。

    “……你这是打算从猴子变成青蛙吗?”伊斯说。

    埃德没有回应。他趴在地上,挑挑拣拣,又拔又掐,活像只在草地上认真觅食的鸡。在伊斯忍不住踢他一脚之前,他直起腰来,环顾秋季微微发黄的草地,发了一会儿呆。

    “我知道哪里不对劲了。”他说。

    “这是百脉根。”他站起来,让伊斯看他手中的野草,又捏开那尚未完全成熟的圆柱形的种荚……那其中干瘪发黑的种子,显然已不可能长大。

    “然后,”他将另外几片细长的叶子搓碎凑到伊斯鼻尖,“这是黄花茅……就算没有晒干之后那么浓郁的气味,它也不该是这个味道。还有,这个……”

    “蒲公英。”伊斯说,随口一吹。飘飘洋洋飞起的白色小伞下,那细小的种子亦同样扭曲变形。

    这些植物看似正常,却并不健康。一两株或许只是意外,太多便是异常。

    “我知道这里是魔法充沛之地,它混乱而危险……”埃德说,“可它们不该一直是这样的吧?否则的话,这片草原不早就秃了吗?”

    即使有些植物不需要种子也能繁衍,长久如此,这片草地也不可能看起来这么“正常”。

    这必然是最近才发生的。

    伊斯盯着他,神情却颇有些复杂。

    “……你怎么发现的?”他问。

    他自负于他敏锐的感知……自负于他与这个世界更深刻的联系——可他什么也没有感觉到。

    埃德怔了怔。

    “就是……觉得不太对。”他喃喃,“我以前在极北荒原的草地上挖过东西吃呢,我知道正常的植物是什么样的……”

    但现在想想……在某一个瞬间,他或许的确曾听见拂过草地的风里,那窃窃的私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