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风与影(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返回尼奥城时,埃德躺在冰龙的背上,瞪着碧蓝的天空发呆。

    某种力量破坏了艾拉弥的生命之力……或夺走了它。那或许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如今即使他们发现了那一点残留的痕迹,也无法判断安克兰到底做了什么,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即使已经听过许多传说,打过好几次交道,他们对于那个精灵依然所知甚少。如莉迪亚所言,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也正是这一点让他们失去了应有的警惕,自欺欺人地暂时将安克兰放在了“盟友”的位置……哪怕他夺走了诺威的身体,也只能视而不见。

    安克兰想要让炽翼彻底消失吗?或许。毕竟炽翼看起来是的的确确地想要让安克兰彻底消失。可一个曾经几乎摧毁了精灵的王国甚至信仰,敢于蔑视神明的精灵,想要的会只是“活下去”吗?……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愧疚,焦躁和恐慌让埃德在冰龙宽阔的脊背上翻滚着,终于忍不住问道:

    “你觉得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个问题,你不如去问杰·奥伊兰。”冰龙懒懒地回答。

    “……为什么?”

    “你不觉得他们很像吗?”冰龙说,“疯子的想法当然只有疯子更清楚。”

    听起来……还挺有道理。

    奥伊兰或许不及安克兰那么强大,可他们有着同样强悍的意志,无视规则的狂妄……和洞察人心的敏锐。

    有一瞬间埃德真的忍不住想找奥伊兰问一问……他能找到莉迪亚,未必就找不到奥伊兰。但他很快便冷静下来——他再不能这样没头没脑地到处乱窜,抓住一个线头就扯上一扯,扯不出个头绪就再另换一个,疲于奔命而一无所得。

    “……啊啊啊……”他哀号着换了个方向翻滚,“我是不是很蠢?……我好像真的很蠢……”

    “你要是再这样翻来翻去,不如等我先架个火堆?”冰龙冷冷地说,“有人说过我烤肉烤得很不错。”

    埃德默默地摊平不动了。

    “与其问安克兰到底想干什么,不如问问你自己到底想干什么。”冰龙说,“埃德……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埃德茫然了好一会儿,越想越心虚——他居然说不上来。

    他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他不得不做的,或者别人希望他做的。他明白伊斯的意思……他问的并不是这个。可他一路被推推拉拉,跌跌撞撞,根本没有好好地想过,他到底想要什么。

    倒不是没有……而是太多,多得他分不清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什么才是他真正能做得到的。

    “……那你呢?”他问。

    “我想要斯科特不再被任何力量所控制,”冰龙毫不犹豫地回答,“无论那力量是什么……我想要他回来。”

    埃德点了点头——这当然也是他想要的。

    但冰龙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的手心都渐渐失去了温度。

    “我不在乎炽翼想要什么,它想控制这个世界,抑或毁灭这个世界,只要别来惹我,别碰我所在意的东西,我甚至可以忍受履行对它的承诺——所以,我也同样不在乎安克兰想要什么。”

    “可是……”埃德急急地想要反驳……想要阻止它继续说下去。

    “我是一条龙,埃德。”冰龙的声音平静到冷酷,“而冰龙以自私闻名……别假装你从来没有听说过。”

    埃德的确听说过——他看过了所有他能找到的关于龙的记载和传说。

    “可你是不一样的!”

    埃德近乎愤怒地低吼。

    “……也并没有多少不同。”

    片刻的沉默之后,冰龙低声回应,“只不过我所在意的‘东西’不太一样……所以,埃德,你得想清楚你想要什么。”

    你的愿望得比我的厌倦和冷漠更强烈和坚定……否则,当你需要我的帮助时,我或许并不会在你身边。

    .

    最后一段路程他们一句话也没说。埃德几乎没等冰龙落回地面就跳了下去,而变回人形的伊斯也只是向听见动静便跑出来的娜里亚点点头,就自顾自地走开。

    “……你们又吵架啦?”娜里亚只看一眼就心知肚明,简直想叉腰叹气。

    “也……不算啦。”埃德恹恹地回答。

    那的确算不上争执……或许,他甚至应该感谢伊斯如此坦率地说出口。他其实能隐约察觉伊斯与从前有些不同……更温和,却也更虚假,至少是在面对大多数人的时候。

    他戴上了更像人类的面具,可骨子里,他却分明已更像一条龙。

    他还能保留那属于人类的部分多久?……他们终有一日会渐行渐远,甚至反目成仇吗?

    埃德连想都不愿想。

    他也能感觉到某种隐隐的逼迫……逼着他做出选择。他知道那并没什么不好,他的确总需要有人推一把,可就是觉得……生气。

    委屈,又愤怒,就像小时候跟朋友玩闹时打碎了母亲最喜欢的水晶杯,原本说好要跟他一起承担责任的小伙伴却扔下他偷偷跑掉的时候一样。何况,这回扔下他的还是伊斯……简直让他连从前总是不假思索就能脱口而出的对不起都说不出来了。

    没有理由每次都是他先退一步吧!

    他看起来整个人都蔫巴巴又气鼓鼓的,娜里亚有点心疼,又觉得好笑。她体贴地没有多问什么,甚至把闻讯而来的艾伦都推了回去,可直到晚上,躺在床上继续翻滚的埃德还是蔫巴巴又气鼓鼓,哪怕内心的小人儿已经语重心长的跟他说了无数句“要成熟一点”……旁边也还有另一个小人儿鼓着脸就是生气。

    最后他索性爬了起来,坐在床边发呆。月光下,凯勒布瑞恩的手杖顶端,那颗灰宝石像只惬意地微眯着的眼,发出朦胧的、弱得几乎难以分辨的光。

    埃德心中一动,跳过去抓起了手杖。

    他有种猜测……在安克兰给他所看的“地狱”中时就有了。换做平时,他怎么也要拉上伊斯来一起证明,而现在……他决定去找娜里亚。

    只找娜里亚。

    还没走出房间他就又退了回去——在艾伦眼皮底下半夜去敲他女儿的窗绝对不是个好主意。

    他决定自己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