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不存在的失败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娜里亚有个习惯,当人够齐的时候——尤其是在有长辈的时候,无论早餐午餐还是晚餐,她都喜欢让大家都整整齐齐地坐在桌边一起用餐。

    大多数情况下,这对埃德而言也是一种享受……但今天不是。

    一夜无眠的他从舌根苦到心底,根本食不知味。他低垂的视线落在盘子里始终不见减少的食物上,胃里难受得像沉了块石头,什么也塞不进去。

    埃德神情恍惚,伊斯一声不吭,阿坎莫名其妙,小心翼翼地看着每个人的脸色,咀嚼都不敢大声,芬维力图坐在桌边也让任何人都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连艾伦不知为何都一脸还在梦游的样子。

    娜里亚很快就放弃了用任何话题来活跃气氛——她原本也不擅长这个。

    他们在一片沉默之中迅速解决了这顿让人肠子打结的早餐。在艾伦第一个离开之后,娜里亚站起来,眉毛几乎拧在一起,伸手点点伊斯,又点点埃德。

    “你们,”她说,“不管在闹什么别扭……今天之内,给我解决!”

    埃德头也没抬,沉沉地往下一点。当伊斯起身离开,他下意识地就跟了出去,游魂一样飘在他身后,并不知道自己的脚步越来越慢,直到伊斯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花园的另一边,他也茫然地停了下来。

    他知道他该做什么。他该追上去,告诉伊斯昨晚发生的一切。共同的问题会让他们之间小小的矛盾变得不值一提,轻而易举就能化解……

    可是,当他开始怀疑他们过去、现在甚至将来所有的努力都不过是徒劳无益的挣扎……当他怀疑自己已经反复挣扎过无数次,深深的绝望和无力如蛛网般将他缠绕其中,让他提不起一点精神来做任何事。

    不远处,一扇窗被推开,艾伦探出头来,向他勾了勾手指。

    埃德慢吞吞地走过去,连这几天面对艾伦时那种本能的紧张都像隔了层冰冷沉重的水,整个人看起来有种怪异的平静。

    然而艾伦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老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好一会儿没有开口,埃德也就只是安安静静地等着。

    “……我做了个梦。”艾伦说,“梦见我的腿刚断掉的时候……我躺在克利瑟斯堡,想着那见鬼的一切,想着我的娜里亚……我不该,也不能再离开她。”

    埃德木木地看着他。他不明白艾伦为什么说这个……是要让他离娜里亚远一点吗?——他也许应该离所有人都远一点。

    “然后,半精灵……凯勒布瑞恩坐在床边,始终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埃德打了个哆嗦,骤然清醒过来。

    “他看起来那么清楚……清楚得简直不像是梦。”艾伦说,“我连他眼角的皱纹都看得见……可那时他的眼角根本就没有皱纹。”

    老人停了一下,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断腿。

    “我其实记得那时候的事……”他说,“我记得他跟我说过一句,‘你会活得很好的,艾伦·卡沃,活到两鬓斑白,寿终正寝。’可我在梦里看着他……我知道他不会再说那句话。”

    他伸手摸了摸头发,有点自嘲地一笑:“那时我就说过我再也不会相信他……瞧,现在我的头发岂止斑白。”

    “……我昨晚召唤了他的灵魂。”

    埃德脱口而出。

    他不知道是艾伦察觉到了什么,抑或是昨晚凯勒布瑞恩真的曾在朋友的梦中停留,但当那个名字从艾伦口中吐出,仿佛有什么撕开了包裹着他、让他几乎无法呼吸的束缚……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倾诉。

    艾伦的瞳孔微微一缩。

    “……告诉我全部。”他说。

    .

    其实并没有多少可说的——他们交流的时间极其短暂。

    艾伦长久的沉默变成了另一种压力。埃德忐忑地掐着自己的手指,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莽撞……和狂妄。

    他曾经厌恶和痛恨过杰·奥伊兰对生命与灵魂的轻视与亵渎……可他自己,似乎也正一点一点地变成那样的人。

    “你的法术,”艾伦开口问道,“是召唤还是控制。”

    “……召唤!”埃德急切地回答,“如果他不愿意,他可以不用回应的!”

    虽然他刚刚才反省过……但他也不至于恶劣到那种程度。

    艾伦轻轻地吐了口气。

    “其实我知道……”他喃喃低语,“我知道他已经死了……”

    埃德不敢出声。

    “斯科特曾经说过,安克兰召唤了凯勒布瑞恩的灵魂……为了告诉他某些事。”艾伦的语气渐渐平静,“那时他大概还在安克兰的控制之中……”

    “……斯科特不会允许的。”埃德说。

    艾伦笑了笑。

    “你倒是很了解他。”他说,“是的,斯科特不会允许自己的朋友成为他人的囚徒,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我那时气得够呛,并没有多问。但他应该是用某种方法让凯勒布瑞恩脱离了控制……既然你能将他召唤而来,那么,至少现在,他的确是自由的。”

    在地狱里的神明和混乱的时间之流这些更严重的问题之前,他更在意的,依然是他的朋友——埃德简直忍不住有点嫉妒,尤其是在他觉得自己已经被朋友无情地抛弃的时候。

    还好……至少艾伦还没有抛弃他。

    “让我们再来谈谈你的问题。”老人看他一眼,“神明也好,时间也好……对我而言都是太过神秘和复杂的问题,如果说我对你的不安和恐惧感同身受,那是屁话——我也解决不了你的疑问,但至少有一点我能确定……我不会把我的女儿嫁给一个因为‘很可能会再一次失败’,就准备放弃的人。”

    埃德像被抽了一鞭一样立刻站得笔直:

    “我没有!……”

    “那你到底在沮丧个什么劲儿?”艾伦打断他,“你看起来简直比凯勒布瑞恩还像个鬼魂……就算你曾经看过许多个结局又怎样?你记得其中的任何一个吗?”

    埃德默默地摇头。

    “那么,那许多个结局都根本没有发生过。”艾伦简单粗暴地做出了结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