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幽昧(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在派人去请埃德之前,斯托贝尔并不是什么也没做。

    自从将至高塔的钥匙交给斯托贝尔,老法师拒绝再回到至高塔,也拒绝任何人的陪同。但在弗尔南的坚持之下,至少原本负责管理和守护秘银厅的法师得以留在此处——当然,得离老法师远一点。

    无论是秘银厅严密的魔法防护,还是身处其中的任何一个法师,都没有在维罗纳倒下时发现有一点敌人入侵的迹象。如果不是老法师留下的那最后一句话和他脸上的神情,谁都会以为他是“正常”的死亡——尤其在他自己当众不止一次地表示他“随时会断气”之后。

    “……确定不是有内鬼吗?”埃德想了想,还是小声问道。

    斯托贝尔摇了摇头。他们不是没有想到过这个,但是……

    “以维罗纳大师的性格,在那种时候,既然他还能说得出一句话,如果有问题的是这里的人,他会直接说出来。”

    他已经和弗尔南一起查探过了整个秘银厅,唯一的发现,是一件来自商旅之神迪柯的神殿的礼物,有了怪异的变化。

    商旅之神的神殿在尼奥城的势力丝毫不弱于曾经的水神神殿,在大法师塔建起时送出的礼物也相当的……财大气粗。那是一束用各种宝石雕刻和镶嵌而出的花,插在一个同样华丽的花瓶里,但附着其上的魔法,却令人无语地意味深长又毫无用处——那被称为“奇迹之花”的礼物,能够极其敏锐地感知“神的祝福”。

    “……什么意思?”埃德一脸茫然。

    “意思是,当你向神明祈祷而得到回应时,这些花会像向日葵一样扭头对着你……”斯托贝尔顿了顿才能勉强把最后一个词说出口:“微笑。”

    埃德紧闭双唇,十分努力才没有笑出声来。然而当他分辨出那束过于奢华和璀璨的“花”所面对的方向时,却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那些没有生命的花朵,整整齐齐地朝向维罗纳。

    这情形简直诡异到有点阴森……好在它们至少没有真的“微笑”。

    维罗纳当然不会向任何神明祈祷——一个连死灵法术都敢用在自己身上的老法师,对诸神早已失去敬畏和期待。退一万步,哪怕他真的在死亡、在灵魂或许会坠入地狱的恐惧中不由自主地默默地祈祷了,“得到回应”时也绝不该是那种表情。

    他的灵魂是被某种力量强行带走的。

    “……我可以在这里施个祝福术吗?”埃德问。

    得到允许之后他特意换了个位置。那个简单的法术让整束花瞬间改变了方向,冲着他闪闪烁烁,迎风招展,昂贵的宝石在相互摩擦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听起来像在磨牙……它们一点也不像什么“微笑的花”,倒更像是埃德从伯兰蒂图书馆的战斗法师那里偷来的那种会吞噬血肉的异界植物,只差扑到他身上,张嘴咬出他一脸血。

    埃德默默地退了一步,头皮发麻。直到那些花停止张牙舞爪,他才语气生硬地开口:“……看来没坏?”

    斯托贝尔忍着笑施了个光焰术,而那些花毫无反应。

    “是没坏。”他说,莫名地有点遗憾。

    “所以……”埃德吸了口气,“有可能是个牧师?”

    斯托贝尔平静的眼神告诉他,他们有着同样的怀疑——还有哪位神灵的牧师,会使用这种更像是死灵法术的魔法?

    “而且,不是一般的牧师……”埃德喃喃。

    一般的牧师可对付不了维罗纳……即使他已经死了,即使他的灵魂已经脆弱不堪,那也是一位占据了至高塔几十年的、强大的法师,他不会允许自己的灵魂被轻易控制。

    “我想我应该能找到他。”埃德轻声说,“但我可能需要一点……材料。”

    .

    尼奥城以北,嶙山连绵的山峰既薄且高,犹如直刺天空的利刃。山峰之下,向北是格里瓦尔茂密的森林,向南是四季如春的自由之城,灰黑色的山峰之上,却光秃秃没有一丝绿意。

    这荒芜的群山隔绝了尼奥城与精灵的领地,对如今的尼奥来说不算什么坏事,毕竟,如果要做生意,有维萨河的连接也已经足够。然而许久之前,当尼奥尚未成为繁华的港口,生活在贫瘠渔村的人们,并不是没有想过偷偷翻过嶙山,在精灵富饶的森林里窃取一点财富。

    如今,那隐蔽的小路早已荒废,连精灵也已经放弃在山脚下巡视。久无人迹的山谷中,却升起一点袅袅的烟雾。

    烟雾很薄,混在晨霭中,就算精灵也难以分辨,但看在有意寻找的双眼里,却也并非毫无痕迹。

    山谷之中,形状怪异的岩石的阴影下,一位战士警惕地抬头。他觉得似乎有一片影子从他眼角滑了过去……那应该只是从他头顶飞过的那只鸟。

    几步之外,短发的精灵动了动手指,把落入手心的短刀推回紧贴手臂的皮套里。长久以来的本能在渴望着杀戮——唯有死亡才是最安静的。

    他安静地站着,把那一点冲动压回心底,寻找机会继续向前。

    近百年严苛的训练让他能轻易越过人类的警戒,甚至某些魔法都难以捕捉他的踪迹,但他仍十分小心……他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

    眼前的道路向下倾斜,异常陡峭。碎石拼砌的台阶早已经损坏,两边石壁沉沉地压过来,狭窄得只容一人侧身而行。

    精灵停了下来,微微眯起眼,抬头看向上方的岩石——在他眼中,路可不止有人走过的那一条。

    然而当他攀附在岩石上,悄无声息地向上移动,却有一阵微风,轻拂向他的后颈。

    当利刃触及肌肤,精灵才在间不容发之际侧身一扭,避开了那几乎无迹可寻的一击。一丝血线从他的脖子上缓缓流下,死里逃生的紧张感却远不及他心中的惊疑。

    他看见了敌人的脸……一张乍看起来几乎跟他一模一样的脸,黑色的刺青如荆棘般蜿蜒,遮蔽了苍白的肌肤和精致的五官。

    那是他的同类……那是另一个影舞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