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裂隙(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转瞬之间,那隐约的形体已消失不见,像融化在空气中。但没有谁会觉得它是真的消失了——连永恒之杖的光辉也无法驱散周围深入骨髓的阴冷,反而让这片小小的空地愈显幽暗。

    “……冥蛇。”埃德轻声开口,又谨慎地补充:“像是冥蛇……伯兰蒂图书馆地底的那一条。”

    无论是斯托贝尔还是柯瑞尔都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他们对伯兰蒂图书馆,或对这诡异的、不能称之为“生物”的噬灵之蛇的了解,或许更胜于他。

    埃德因此而稍稍放下心来。他还记得他们是怎样千辛万苦才消灭了那条蛇,虽然眼前这一条好歹没那么大……

    他总觉得有些怪异。但当斯托贝尔举起手杖敲击空气,像重重地敲击一面鼓,他也只能先放下他的疑惑。

    被振动的空气里,巨蛇的身体像沉在水中的影子,晃动着出现又消失,虽然不甚清晰,却已足够他们看清那如宝石般闪烁的鳞片,和黯淡时现出的一张张模糊的面孔。

    那似乎证明了埃德的猜测。

    它分明又大了一圈……可这里应该已经没有什么灵魂供它吞噬。他们想方设法让其他人远离了这里,无论敌我,原本是担心那些生命与灵魂会成为祭品,但如果那些灵魂原本就已经在卡马克体内……

    那是有可能的吗?——冥蛇是这样诞生的吗?

    埃德有点后悔没有向伊斯了解更多,但谁又能料到他会遇到另一条冥蛇?

    “振动能让它现形,圣光会让它厌恶。”

    此刻他只能尽量说出自己所知道的:“它的身体里有一个‘核’……很小,伊斯刺中了那一点才击溃了伯兰蒂那一条。”

    永恒之杖所发出的光芒无疑是神圣的。他希望那光芒能将冥蛇困在其中,否则一旦它钻入岩石,再困住它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他并没有冒冒失失地缩小圣光所笼罩的范围。“厌恶”不等于伤害,反而有可能激怒对方……现在似乎还不是合适的时机。

    他们小心地选择着攻击的方式。圣光与轰然炸开的音波让这方寸之地仿佛有电闪雷鸣;化为火焰的圣光如蛛网般落下,在幽影之中狂乱地舞动起来,火中甚至隐隐现出那无头无尾的长蛇的形体,它正疯狂地扭动着,想要摆脱那些火焰。

    这攻击似乎与埃德记忆中一样有效……只除了那愈发庞大的身体。

    “……等等!”

    一直徘徊在边缘寻找机会的精灵叫了起来,“别再施法了!那不是……”

    埃德根本没有听清。

    沉重的一击不知从何而来,猛拍在他身上,所有的防御蛋壳一般轻易碎裂。但他并没有被抽飞开来,他的身体僵硬地戳在原地,只觉得耳中嗡的一响,像是有什么从他的脑子里撞了出去,又像是有什么涌了进来……永恒之杖瞬间爆发的光芒亮得刺眼,却更像是一声尖锐的警告。

    周围在一片雪白之后骤然黑了下去。埃德有好一会儿反应不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他不能相信发生了什么——那条本该只能存身于暗影之中的蛇,吞噬了永恒之杖的光芒。

    或许,也吞噬了所有的魔法……吞噬了他。

    眼前还残留着永恒之杖最后迸发的光芒所留下的光斑,但他却像是已经被拖入了另一个世界。浓稠的黑暗如有形之物般蠕动着,挤压着他,也撕扯着他,力量和意识一起,被丝丝缕缕地抽离……可他感觉不到丝毫的痛苦和恐惧,正相反,他慵懒而安心,醺然欲醉,像是被包裹在温暖的水中,只想摊开四肢,放松身体沉下去,沉下去……沉入永恒的安眠。

    他知道情况不妙,可连这点认知都软软地蜷在一角。

    他抓住那点清明,竭尽全力地想要动一动,无论动哪里都好……就像明知自己陷入噩梦之时,用一点残存的清醒,努力着想要醒过来。

    不知挣扎了多久,后脑恍惚生出一点极其微弱的感觉。不是痛,而是痒……但那点真实如晨曦刺破雾霭,让他从混沌之中骤然挣脱。

    眼前依然一片黑暗,周围冷得刺骨,不像正午时分的山谷,倒像是沉在无光的深海之中。但他终于能听见声音……柯瑞尔的声音,那尖锐如鸟啼般的叫声是警告也是呼唤。

    埃德把手指含在嘴里,回以一声简单的呼哨——他也只会这个。

    伴随着一声轻响,一团模糊的光晕落到他脚边,在黑暗中绽放,淡薄得如冬日迷雾中的阳光。

    柯瑞尔扔过来的是一个精巧的铜球,裂开时放射出的光芒并非来自魔法,只是持续不了太长的时间。

    他们做了充足的准备,却在刻意的误导下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他们面对的根本不是冥蛇。

    微弱的光线中,埃德看见了那真正的敌人。放弃了故意凝聚成蛇形的身体,那东西看起来就只是一大团没有形状的黑雾——依然任何光芒都无法照亮,一部分只是在原地翻涌,像是太过沉重而无法移动,伸展出的部分则像无数的触手,挥舞着卷向柯瑞尔……也卷向他。

    迎面而来的黑影不带一点风声,只是沉沉地、以快得近乎诡异的速度压下来。

    埃德顺势倒地,连滚带爬地避开了这一击,在这一刻衷心感谢诺威和泰丝的训练,让他至少比一般弱不禁风的施法者多了几分灵敏。

    更多的触手涌了过来。避无可避时埃德只能抡起永恒之杖砸了过去,却显然没什么用处。

    然而那黑影居然是可以被斩断的,至少是可以被柯瑞尔的长剑斩断——锋利的长剑被柯瑞尔挥手掷出,破风而来,像切黄油一般轻易切开了快要拍到埃德身上的触手。断裂的部分落在地面时颤抖着散开,也不知道是重新回到了黑雾之中,还是会彻底消失。

    埃德拔出了靴子里的短剑,却被紧随长剑而来的精灵随手夺下,切向他的手臂,干净利落地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

    “你的血能伤害它。”柯瑞尔在他呆滞的眼神中将沾了血的短剑塞回他手中,“不然你以为它为什么没吞了你?”

    片刻的侥幸之后埃德的心一沉——所以,斯托贝尔已经被彻彻底底地吞掉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