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裂隙(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不过是一眼,那裂痕清晰得像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他不止一次地见过那样纯粹的黑——纯粹,又空无一物。

    伊卡伯德说那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裂缝,伊斯对此也并无异议。他曾经深信不疑,可现在,他不由自主地想起虚无之墙,想起那些裂隙之中缓缓渗入的浓黑,一样纯粹,却如有实质,一如他眼前的黑雾……它们如此相似又不同。

    但不管裂缝另一边到底是什么,在圣墓之岛,在怒风之门,空气中一个小小的黑点都能让人如临大敌……或欣喜若狂。

    那么,这样长长的一条裂缝,会带来怎样的结果?

    黎明将逝,永夜将至——奥罗拉,那位黎明女神的女祭司在倒下之前所做的预言,他其实从来不曾忘记。

    他僵立在原地,一时怀疑自己是否又一次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一时不可抑制地幻想出各种可怕的后果。他确切地记得,这裂缝会因为魔法之力的流动而扩大,然后导致更严重的混乱……

    可伊斯封闭伯兰蒂图书馆地底那个被他用阿克顿之剑扎出的空洞时,使用的不也同样是魔法吗?

    魔法,和他的血——巨龙之血。

    短暂的疑惑之后他反应过来,那魔法是不一样的。同样的称呼让他不自觉地将其混为一谈,而无视了那截然不同的本质。

    伊斯的确不是一个称职的“老师”,他教他如何拥抱这个世界的力量,却从不解释……而他显然也不是一个多么聪明的学生。

    此刻,仿佛迷雾被驱散,他的脑海之中忽然异常清明。以他的血为媒介,铸造于这个世界的武器才能斩断黑雾,或许是因为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同属于一个世界……他们的力量也来自于同一个源头,因而他的魔法之力才能被吞噬。

    那么,如果用另一种力量呢?充斥于天地之间,万物之中,只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

    他知道其中的危险,却又控制不住地想试一试。毕竟,那黑雾能吞噬魔法的光芒,即使那光来自永恒之杖;柯瑞尔扔出的铜球里发出的光产生自磷石,一种独特的石头,却显然不受影响。

    “试试嘛……试试嘛。”

    似乎有小小的声音在他耳边怂恿着。那是他自己的声音……却又莫名地带着柯瑞尔软软的南方调子。

    埃德嘴角一抽,龇牙咧嘴地捏了捏手臂上的伤口。

    柯瑞尔割得不深,血液已开始凝固,又在他手指之下迸出。他不知道该如何像伊斯那样,让他的血凝结成宝石的模样……也并不需要。

    .

    黑雾之外,柯瑞尔警惕地回头。

    他感觉到了风……极其微弱,但在这深谷之中凝滞已久的空气里,却让人精神一振。

    风卷到他身前时,他在一片昏暗之中看见隐隐的红,不像血,倒像夕阳西下时映在海浪中的光,即使分明带着越来越浓郁的血腥气息,却并不让他觉得危险。

    他没有停止挥剑。但转瞬之间,那些对他紧追不舍的触手猛缩了回去,活像受惊的海葵,把自己团成了一团。精灵挑了挑眉,不但没有谨慎地后退,反而兴致勃勃地往前凑。

    短短几步的时间,风大得几乎连岩石都能拔起。他不得不伏身,甚至抓住了地面的突起,以免被这突如其来的飓风卷上半空……不,更大的可能是被砸到岩石上摔得血肉模糊。

    他吹出另一种哨声,警告尚未到来的同伴们,视线却一刻也没有从眼前的黑雾上挪开。

    在连他都站立不稳的时候,那黑雾更如狂风里的阴云一样被不断吹散。很快他便已能看见埃德的身影,看见黑雾一层层从斯托贝尔身上剥离,最终被撕扯成模糊的灰霾……看见一片黑影死死地贴在法师胸前,在不甘的挣扎中现出隐约的人形,蛇一般扭动着,似乎想要钻进斯托贝尔的身体之中。

    那是卡马克……是他真正变成的东西。不是冥蛇,更不是他所以为的如神一般的存在,而不过是一个影子……那更像影魔。

    斯托贝尔原本只是惨白的面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败和枯萎下去。柯瑞尔握剑的手紧了紧,一时间也无计可施。即使沾染了埃德的血,他的剑并不能真正伤害影魔这种诞生于虚无的存在……

    他皱着眉舔舔嘴唇,几乎想要冒险一试。但原本像斯托贝尔一样呆立在原地的埃德比他更快地付诸了行动——他伸出手,像撕一块黑布一般将那片影子从斯托贝尔身上撕了下来。

    即使已经亲眼目睹过这个年轻的人类能带来的“惊喜”,柯瑞尔仍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低笑出声。

    正死命将那还在扭个不停的黑影抓在手里的埃德却只觉得头皮发麻。他竭力不去想那种怪异的触感,也竭力克制住甩手扔出去的本能……他其实有没想到真能抓住这东西,只是一时情急。而现在,他也根本不知道要拿它怎么办。

    他同样想到了影魔……但影魔虽能吸收魔法,却本该畏惧圣光。

    犹豫之间,他手中的黑影开始拉长。因为已是人形,这变化看起来更为诡异。埃德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掉头冲进了阳光之下。

    时间已非正午,但秋日的阳光虽不如盛夏那般炽热,却也明亮清透。冲口而出的咒语像一声低吼,听得紧随在身后的柯瑞尔心中一震。

    灿烂的阳光自天空洒落……或更像是倾泻了下来。精灵不得不举手挡在眼前,退回岩石的阴影之中。即便如此,他仍觉得像是从前陷在西南无边的荒漠里,差点被烈火般的阳光烤成肉干的时候……几乎能听见自己的皮肤滋滋作响。

    但他舍不得闭上眼睛。即使视野被烧灼得泛起黑影,他仍然一眨不眨地瞪着,看着那片黑影在阳光之下像滩黑色的淤泥般收缩崩裂,化为灰烬。

    那无声的惨叫刺得埃德脸色发白。他摇摇晃晃,浑身无力,虚弱得只想瘫倒在地……可事情并没有结束。

    他回头看向斯托贝尔——那倒霉的法师依旧一动不动地站着。

    他希望他是看错了……可按照他记得的位置判断,那条细长的裂缝,就在斯托贝尔的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