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信仰之力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两个年轻人并没有立刻就开始行动,即使埃德的主意并不是心血来潮——从他像一阵风一样掠过这片大陆,从他用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看见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开始,隐约的念头就一直徘徊在心底,直到现在,才能得以清晰的表述……并且,更重要的,得到了朋友的认同。

    但他知道那不是急切之间就能做到的。在他们更有把握之前,他不可能让斯托贝尔用生命……或更可怕的代价来冒险。

    他只是不确定他们还能有多少时间。

    怀着兴奋与忧虑,他摇摇晃晃地推开自己房间的门。有好一会儿他根本没有意识到里面并不止他一个人……直到熟悉的声音响起,他才遽然一惊。

    “恕我冒昧。”中年牧师的语气平静得像是他刚刚在屋外礼貌周全地叩响房门,报上来意,而不是藏在阴影里等候了许久,“弗雷切大人想见你……以及,抱歉,我不得不破坏了你的防御。”

    埃德默默地把刚刚解开的扣子系回去,也把腾腾往上冒的怒火压回去——那对伊卡伯德·贝利亚毫无意义。

    “那就走吧。”他说。

    .

    肖恩·弗雷切的身体正在急剧地衰败下去。

    埃德没有见过肖恩刚刚被斯科特从莉迪亚手中救出来时的样子,但他觉得那应该不会比他眼前更差……老人皱巴巴毫无血色的皮肤几乎完全贴在骨头上,纸一般又干又薄,青灰的血管分外清晰地凸显出来,蚯蚓般蜿蜒着,简直像某种怪异的刺青。

    可他的眼睛愈发的亮,亮得像在燃烧。

    “在希德尼盆地亮起直刺天空的光芒之后,霍伊特·拉瓦尔来找过我。”老人开门见山,不愿浪费一点时间,“同为圣职者,我们有相同的忧虑……几乎相同的忧虑。这个世界不能没有信仰——这个世界也不能只有一个绝对的信仰。”

    这样的坦诚是在回应埃德所付出的信任。埃德明白这个,所以他只是安静而专注地听着。

    “无论斯科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至少我们明确自己的目的。”肖恩说,“我们也因此而做出了决定。”

    他探身将桌面上一个薄薄的纸卷推向埃德。

    埃德吸了一口气。他不该意外……连大法师塔高高在上的四塔之主都已经察觉到魔法之力的变化而不计代价地寻找着新的力量,圣职者们又怎么可能无知无觉地什么也不做?

    他小心地打开纸卷——那看起来已经被展开和摩挲过许多次的纸页感觉异常脆弱。

    纸卷上是一列长长的名单,第一个就是他自己。

    他的手指微微发抖。他在其中看见更多熟悉,或早有耳闻的名字,约克·特瑞西,尤布罗安·吉诺特……甚至菲利·泽里。

    那些最优秀的圣职者不知是否知道,他们的名字被这样排列着……像一场盛宴中精心准备的菜单。

    “这是……什么?”他咬着牙问,告诫自己至少不要在肖恩把话说完之前就开始愤怒地指责。

    “向诸神献祭以获得力量,并不是只有耐瑟斯的牧师才会。”肖恩坦率地继续,“虽然这种古老的仪式我们已经忘却了许久……因为我们相信信仰应是奉献,而非索取。”

    “所以我们是什么?”埃德到底还是没忍住,“祭品吗?!”

    “不是。”肖恩在他快要爆发的怒火之中依旧平静,“你也曾学过如何做一个牧师……在你看来,所谓的‘献祭’,就只有最野蛮的献上鲜血与灵魂吗?”

    埃德把他下意识的反问吞了回去,努力在他的记忆之中搜寻。他真的不是什么合格的牧师,但他终究还是想了起来。

    “‘再珍贵的祭品也比不上最虔诚的信仰’。”他轻声回答。

    “是的。”肖恩,“埃德……我们还会祈祷。即使诸神已不再倾听,我们的信仰仍有力量。”

    埃德心虚地低头——他几乎从不祈祷。

    “在诸神的规则被彻底破坏之前,我们还有最后的机会。”肖恩的手指快速地轻敲着桌面,但那不是他无意识的习惯……他已经无法控制手臂的颤抖。

    “我们的祈祷所召唤的力量,将倾注在你们身上。”他说,“你们将会变得十分强大……前所未有地强大。”

    “……像神一样吗?”埃德喃喃地问。

    “不……不是神。”肖恩自嘲地一笑,“虽然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打算。但那到底太过狂妄……你们依旧是人,也只会是人,确切说来,或许更像行走于这世间的圣徒。你们的力量和付出会被人们所看到,所铭记……而他们的敬畏和感激会变成另一种信仰。”

    他停下来平复自己的呼吸。只是这样简单的述说都已经让他觉得吃力……他甚至都没有站起来。

    埃德沉默着。他忽然意识到,虽然方法不同,但肖恩所要做的事其实与他想做的事十分相似——他们不知道敌人到底将会在何时、以何种形式出现,与其绞尽脑汁地去探寻那些古老的秘密,跟在敌人的影子后面疲于奔命,拼命地补上那些已经漏成筛子一样的窟窿,还不如尽可能地做好一切准备,增强自己的力量……强到足以面对任何敌人。

    只是,圣职者们依旧将希望寄托与诸神……寄托于他们残留的力量。而他却开始将希望倾注于这个世界本身。

    片刻之间他也说不出谁对谁错,但对于那些仍有着坚定信仰,甚至大多数对这个世界的变化一无所知的人来说,肖恩的方法,或许是更容易接受的吧?

    “我们……有选择吗?”他问。

    “有。”肖恩干脆地点头,“我们列出了最优秀,或最虔诚的圣职者的名字,但我们并不会让你们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必然要站在最前方的战士。这仪式本身也不允许我们违背你们的意志——它必须得到你们的允许才有可能成功。”

    “……已经有人答应了吗?”埃德问。

    “约克·特瑞西。”肖恩回答,“还有一些你并不认识。”

    埃德紧张地舔了舔嘴唇。他不确定肖恩是否能接受,但他至少应该让他知道。

    “我有……另一种方法。”他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