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方法与目的(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十年过去,佩恩仍记得每一个字。当他轻声吐出,有好一会儿他再不能开口——强烈的愧疚和深切的悲伤扼住了他的喉咙。

    埃德沉默了片刻,以确定他瞬间做出的判断并不只是因为对精灵的好感。

    “你跟那位战士之间传递的消息……能被截取吗?”他谨慎地问。

    “……不能。”佩恩回答,“费奥纳发出的消息唯有我能够收到。”

    如果不能确保这一点,他又怎么敢做那种事。

    “那么,如果连你都不知道它沉了,耐瑟斯的信徒又是如何知道的?”埃德小心地理清自己的思绪,“他们甚至知道它大概的位置……我觉得,更有可能的是,那条船上……也有他们的人……精灵。”

    这样一来,那条船沉没的原因,就变得相当可疑。

    佩恩怔怔地看着他,眼睛渐渐亮了起来。理智终于压过了自长久以来始终盘踞在心底的阴影,让他可以重新思考。

    “而且,”埃德说,“如果那条船真的是因为‘受到惩罚’才沉没,我不知道耐瑟斯的信徒们花费这么大的力气,甚至雇佣海盗也要找到它,到底有什么意义……在我看来,他们会这么做,更有可能的是……那条船上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利益通常总是最大的动力。

    “……你说得对。”佩恩轻声叹息,“而我……和知道这件事的精灵,包括柯瑞尔在内,竟没有一个想到这一点。”

    “这并不奇怪。”埃德讪讪地挠了挠头,“我今天才刚刚得到一个深刻的教训……同一件事,不同的人,会从截然不同的角度去看……我能想到你们想不到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我不是精灵。”

    他没有那种天生的、本能般的对诸神的敬畏,也没有对那段通往圣岛的旅程的敬畏,便也不会有确信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而生出的,过于强烈的恐惧与不安。

    精灵王无声地吐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微微放松下来。

    “西行之船……上面并不会有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他说,“对精灵而言,最后的旅途中,最珍贵的莫过于自己的灵魂,其他的都不过是身外之物。”

    “既然船还没有被捞起来,”埃德说,“我们就还有机会……当然,如果你允许的话。”

    佩恩稍稍犹豫了一下——他听懂了埃德没有说出口的话。但极短的时间里,他做出了决定。反正……事情还能糟到哪里去呢?

    “……我们并没有合适的船。”他说,“也没有合适的人手。”

    这便已经是允许。

    “我……我家有船!”埃德扬起脸,因为比意料之中更快得到的信任而笑容灿烂,“我的朋友也会很愿意帮忙!请放心,该保守的秘密,他们一定一点儿也不会泄露出去!”

    佩恩的心情并不轻松,却还是因为他脸上的笑容而弯了弯唇角。

    “柯瑞尔会留在尼奥。”他说,“我会告诉他,你的要求,等同于我的命令。”

    埃德赶紧摆了摆手:“我们已经很熟啦!我们会合作得很好的!”

    “要求”和“命令”什么的,听起来也太严肃了一点。虽然柯瑞尔大概也不会因此就对他毕恭毕敬……

    格里瓦尔勉强保持了表面上的平静,但依旧暗潮翻涌,佩恩不得不立刻返回。在他离去之前,埃德突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犹豫再三,还是问出了口:

    “西行的船……从来没有返回的吗?”

    佩恩一怔,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当然。你是说……”

    他是怀着这样惶惑派出了费奥纳,却从来没有真正地思考过——他根本不敢想得太清楚。他理所当然地觉得灰羽号还没有抵达圣岛便已经沉没……但如果不是呢?

    短暂的沉默里,他的脸再次失去了血色。如果圣岛出了什么意外,如果他们真的再也无家可归……

    “……你们还有格里瓦尔。”埃德对着骤然苍白得像个鬼魂般的精灵王仓促地开口,“你们还有……这个世界。”

    片刻之后,佩恩挺直了肩背。

    “是的。”他轻声重复,“我们还有这个世界。”

    即使再没有可归去的地方……他们还可以选择落地生根。或许会很艰难,或许会失去很多,或许他们引以为傲的天赋将逐渐消失,有一天他们将会与人类没有多少区别……可既然活着,总得活下去。

    好好地活下去。

    “任何需要的时候,”他开口,“请立刻让我知道。”

    他知道他承诺了什么。可精灵,再不能置身事外……再不能只看得见自己。

    .

    伊斯在花园的角落里找到了失踪的影舞者留下的痕迹。

    墙边一架几乎永远在开花的九重葛,几片深红色的花苞被利刃削断,切口的地方甚至还没有变色——只有影舞者的短剑能快到这个地步。

    可把他带到这个角落里来的并不是这个。

    他在花架前站了很久,几片花苞在手指间被碾得稀烂,直等到忍无可忍,才一把扯开茂密的花藤,咬牙切齿地低吼:“……你是指望我看不见还是闻不到?!”

    花架的阴影里,一个小小的身影动了动。

    尼亚蹲在那里,抬起一张白得像死人的一样的脸,笑容却还是一如平常,有点小小的狡猾,又有点漫不经心。

    “哎呀,”他说,“捉迷藏可不是这么玩的,你都忘了吗?”

    伊斯的心骤然一痛。

    小时候唯一会陪他玩捉迷藏的只有尼亚……也只有他能藏得连他也找不到。

    可此刻蹲在他眼前的……到底还是不是尼亚?

    盗贼仰头看着他,在他冷着一张脸时还能笑嘻嘻的,却在他渐渐红了眼圈时僵成石像。

    “我……没杀那个精灵。”他举手发誓,“真的!”

    “……我问这个了吗?!”伊斯简直想一把把他拎出来,却不敢伸手。

    尼亚讪讪地揉了揉脸,手背上的伤口深可见骨,却没有血液流出——事实上,他浑身是伤,连额头上都拖着一道长长的血痕。

    弥漫在周围的血腥气融在桂花过于浓郁的甜香里,弱得几乎闻不到——但混杂其中的,某种淡淡的臭味,却是伊斯不可能错认的。

    “……你回去过了吗?”他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