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穷途(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芬维被尼亚用一颗魔法骰子困在了一个小小的迷宫里,当法术生效的时间结束才能出来——那对他而言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

    “完全无害。”尼亚强调,“唯一受伤的大概是他自尊心……他跟我玩骰子输了才会被关进去的哦!”

    至于精灵根本就没想跟他玩什么游戏,只是拾起了他故意扔到他脚下的骰子……这种不重要的事,就不用说了吧?

    骰子……

    埃德的手指无意识地动了动。

    他想起那个精灵女长老输给他的骰子……那东西他拿在手里总觉得头皮发麻,却又无法确定到底有什么用处,只能小心地收了起来。

    他看了伊斯一眼。萨克西斯把那颗骰子称为“造物者之骰”,还讲了个匪夷所思的故事。他跟伊斯确认过,那东西的确是雅纳克加的收藏,故事也的确是有的……但萨克西斯讲述的,不过是许多个毫无根据的猜测之一。

    在他蹲在花园里一边想着这漫长的一天一边等着倒霉的芬维出来,好第一时间安抚他,让他知道他并没有耽误任何事的时候,尼亚选择了跟艾伦住在同一个房间——尽管这栋埃德口中的“小房子”里还有好几件空着的客房供他选择。

    他做好了各种准备,但艾伦只问了一个问题:

    “谁打伤了你?”

    尼亚张着嘴呆了半天。他有好几个不同的答案,可对着艾伦似乎洞察一切的眼睛,他一个也回答不出来。

    “你自己吧?”

    尼亚默默地低下头。

    老人自顾自地脱下木质的假腿,爬上了床,再也没理他。

    尼亚厚着脸皮蹭过去,躺在他身边,闭上眼,似乎还可以假装是在十几年前,他们一起冒险的时候。如果能住上旅馆,斯科特总是会被踢去听老矮人打呼噜,而他多半会跟艾伦一个房间……那时他们可没住过这么豪华的房间,床大得离谱,连枕头都带着玫瑰的香味……莉迪亚一定会很喜欢。

    他一动也没动地胡思乱想了一整晚,一刻也没睡着,一时仿佛被另一种魔法治愈了灵魂,想要振作起来做出另一种选择……一时又烂得千疮百孔,痛苦不堪,绝望得连挣扎的念头都生不出来。

    黎明到来之前他悄悄爬了起来,就当同样木头刻出的人一样笔直地躺了一夜的艾伦沉睡未醒,所以也用不着说再见……他钻出门外,在薄薄的晨雾和灰白的微光里,看见坐在栏杆上的伊斯。

    也不知道他在这里等了多久……他一点声音也没听见。

    尼亚低声笑了起来。在他一时冲动不管不顾地跑过来的时候,可没想过最难对付的会是伊斯……他明明一直那么好哄的。

    “你要去哪儿?”伊斯问他。

    尼亚想了想用“该去的地方”这种高深莫测的答案敷衍过去的可能性。

    “去找白鸦。”他回答,“跟她做个交易。”

    伊斯皱眉。

    “你进不了远志谷。”他说。

    “所以我才来找你呀。”尼亚说。

    伊斯眉间的纹路更深。

    “才不是呢。”他恼怒地说。

    这会儿他听起来更像从前那个小孩儿了。

    尼亚咧着嘴,踮起脚拍了拍他的头。

    “……你到底想怎样呢?”伊斯烦躁地问。

    “我想……”尼亚轻声回答,“我想活下去呀。这真是件奇怪的事,我以前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怕死……在遇到艾伦他们之前,我甚至觉得我随时都可以死,反正也没人在意……可真正死过一次之后才发现,我怕死怕得要命。”

    他笑出声来,从嗓子眼儿里挤出的,又弱又尖利的声音,在心上抓出血来。

    “‘怕死怕得要命’,”他说,“这句话听起来是不是挺可笑的?”

    伊斯一点也笑不出来。

    “我是个混蛋。”尼亚自暴自弃地说下去,“我骗人,杀人……我问斯科特干嘛不死个干净,我伤了艾伦的心——他拿我当自己小孩儿养……他们那时候都把我当小孩儿养,可谁也不知道,谁也不知道……我其实天生就是个怪物,迟早都得剥掉那层人皮。这个世界活该掉进地狱里,伊斯,可我想活下去,我想你们都能活下去,哪怕是活在地狱里……地狱其实也没那么糟,真的。”

    他语无伦次,但伊斯就只是沉默地听着。

    “我停不下来。”尼亚喃喃,“我不能停。我跑在一条绝路上,两头都见不到一点光……我找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所以我只能先顾我自己,伊斯……你也该顾着你自己。你是条龙,龙会死守着自己的宝藏,可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放弃。只要退一步你就能活下来,活得好好的——就退一步。”

    他看着伊斯,眼里带着一丝祈求,伊斯咬着牙,脸颊的肌肉绷得死紧,还是不吭声。

    “……你真的,跟斯科特一样固执。”尼亚黯然垂下双眼,抬眼时却又笑了起来,唇边扭曲的线条里透着残忍的恶意,“他会为你骄傲——可你觉得如果他只能看着死,他会怎样?”

    他身上那种几乎让伊斯觉得刺鼻的气味已经闻不到了……可这会儿他比任何时候都更像个恶魔。

    “……我不会,”伊斯说,“我也不会看着他死掉。”

    “可这没用,伊斯。”尼亚无声地笑,心中强烈的失望说不清是从哪里来,说不清是对自己,还是对这些该死的、固执的、看不清事实的,他早该放下却又放不下的人:“如果只是‘希望’……那毫无用处。”

    他尽了力了,他想。往后他该能毫无愧疚地当个没有心的恶魔,就像他原本该有的样子。他已经牺牲过自己一次……再不会有第二次了。

    可伊斯半蹲下来,直直地平视着他的眼睛。

    “是我的错。”他说,“是我还不够强大……强大到能让你看到希望。可是,看着我,尼亚。”

    他用额头轻轻碰了碰尼亚的额头——小时候这是他们独有的暗号。

    “看着我。”他低声重复,平静而坚定,“看着我们。”

    有一天当你回头,我会让你看见天际的微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