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穷途(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尼亚离开时并没有回头。伊斯站在晨曦之中,看着他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的黑暗里,握紧的双拳始终没有放开。

    木门吱呀发出轻响,再一次被打开。艾伦?卡沃扶着门框沉默地站在门内,左腿空荡荡的裤管在晨风里摇晃。

    “你听到了?”伊斯轻声开口。

    艾伦点点头——既然尼亚想让他听到,他当然听得到。

    “我想他已经说了所有他能说的。”伊斯说。

    艾伦看他一眼。

    “所以你不怪他?”他问,“即使他故意弄伤了自己来博取你——博取我们的怜悯?”

    连他都不能容忍这样的欺骗……和怀疑。即使他完好无缺精神十足地出现在他们面前,难道他们就会把他当成敌人来看待了吗?

    “他害怕。”伊斯低头,“……我也害怕过。当我知道自己是条龙,我不得不远远离开……我怕的不是你口中那些要来杀我的圣骑士,而是……看见你们向我挥剑。”

    他自嘲地笑了笑:“那时候……大概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

    艾伦怔了怔。他并不意外伊斯会害怕这个……他意外的是他居然会承认。

    “你越来越像个人类了。”他疲惫地靠在门边叹气,不知第几次地欣慰又忧虑——他自己也无法确定这是称赞还是其他。

    伊斯平静地接受了这句话,走过来把他扶到椅子边坐下。

    “像什么并不重要。”他说,“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就够了。”

    “……你想要什么?”艾伦不由自主地问道。

    “我想让你们活着。”伊斯向他微笑,金发在逐渐明亮的天光之中闪闪发光,“我想你们都能活在一个更好的世界里——地狱实在太臭了。”

    他迷茫过,也犹豫过。他的天性在阻止他做出对一条龙而言简直愚不可及的决定……可他生而为人,像是命运所开的一个玩笑。

    那让他变成了一个连“自己”都找不到的异类,可他所珍惜的一切,所有能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存在的一切,都因此而来。

    他放不下——他不会放下。

    他一步也不会退。

    .

    早餐时谁也没问尼亚去了哪儿,只有阿坎疑惑地找了找那个笑嘻嘻却总让他觉得有点可怕的小个子。但很快他就被满满地堆在盘子里的肉肠所吸引,埋头用他最喜欢的战斗来开始这新的一天。

    埃德打着呵欠往嘴里塞煎蛋——他的用餐礼仪越来越差了,但这里没人在乎。

    吃到一半的时候一道白影从屋外划着优雅的弧线掠进来,落在桌子上。

    那看起是只乌鸦,只是比一般的乌鸦要大,雪一样白,云一样轻盈,一双红色的眼睛宝石般透亮,站在满桌的食物间高傲地抬着头,左右睥睨。

    在几乎所有人都警惕地瞪着它的时候,只有阿坎咧着嘴伸手去抓——他最喜欢这样漂亮的小东西了。

    白色乌鸦毫不客气猛啄下去,啄得大个子皮糙肉厚的手瞬间见了血。

    阿坎委屈地缩回手,看着那只大白鸟迈着贵族般的步伐踱到伊斯面前,矜持地抬起左腿。

    伊斯眼角的肌肉跳了跳,解下了它脚上银质的信筒。

    “……那个女人又想干嘛呢?”娜里亚撇嘴。她在白鸦的城堡里见过这只鸟……看在因格里斯的面子上,她没打算为自己复仇,但“那个女人”囚禁她和她的朋友们,让他们差点被地狱里钻出来的怪物撕成碎片,还让她像个被控制的亡灵一样捅了斯科特一剑,好一阵儿都无法从自我厌弃里挣脱出来……这些,她可都牢牢地记得呢!

    伊斯从信筒里抽出纸卷,只看一眼就皱起了眉。

    埃德叼着面包探头过去,瞪大了眼睛:“……呜呜呜?”

    娜里亚翻个白眼:“说人话!”

    “远志谷被攻击啦!”

    埃德把面包捏手里,像伊斯一样皱起眉:“他们想干嘛?……不,不对,如果那里被攻击,你不是立刻就会知道的吗?”

    因格里斯已死,但穆德还在。事实上,维持整个远志谷的防御的,就是那个木魔像。在唤醒它之后,穆德的“灵魂”已与伊斯相连,如果有它无法应付的攻击,伊斯立刻就能察觉。

    “……会有什么意外吗?”娜里亚也皱眉。

    埃德不自觉地看她一眼。

    “干嘛?”娜里亚瞪他。

    “我以为你会说‘那个女人一定是想骗你回去而已’!”埃德老实交代。

    “……她骗过吗?”

    “……没有。”

    “那么,我蠢吗?”

    埃德拼命摇头,后悔自己的一时嘴快:“我!是我蠢!”

    娜里亚的怒气还没生出来就泄掉了。她低头抿着嘴忍笑,没有看见伊斯与父亲之间迅速交换的眼神。

    尼亚才刚刚说过“去找白鸦”……伊斯觉得就算是他也不可能这么快。同样的,他也不觉得白鸦会无聊到骗他回去——这只白色的乌鸦是她的分身,如果它死去,她也会受伤……让它远赴千里来找她,对她来说已经算是冒险。

    远志谷里必然发生了什么她和穆德都难以解决的问题。所以,尼亚所说的那句话,其实是某种警告吗?

    伊斯迟疑了好一会儿。他当然得回去,他向因格里斯发过誓会守护远志谷,即使因格里斯其实已经做好了在他无法顾及的时候让远志谷里最珍贵的收藏彻底封闭的准备,他也没打算因此就放弃自己的誓言。可他本能觉得不对……他也许不该在这种时候离开。

    “回去看看吧。”艾伦开口,“那个女人……不该轻易放弃。”

    白鸦的力量有目共睹,即使她被困在远志谷也不容小觑——那可是造出了地狱之门的女人。就这样在她很可能是在求助时置之不理,如果她死了倒还好,如果她活下来……那等于把她彻底推往了另一个方向。她对伊斯的那一点迷恋,绝对抵不过她偏执又激烈的本性。

    伊斯吐口气,点了点头。

    .

    在娜里亚?卡沃的记忆中,那一天仿佛才是一切灾难的开始。她目送冰龙飞上天空时阳光灿烂,傍晚金红的晚霞预示着明天也会是个好天气,她想着晚上的菜单穿过花园,看见那个顶着一头灰发的傻瓜搓着手冲着她讨好地笑……然后毫无预兆地一头栽倒在地上。

    太阳在那一刻坠了下去。突然降临的黑暗之中,娜里亚听见自己控制不住的惊呼,凄厉如夜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