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好事和坏事(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多利安打算带着希尔薇——以及她的父母,一起回他的故乡哈格斯。那是维因兹河东岸,距离格里瓦尔不远的一座安静的小镇。希尔薇的兄弟都是水手,如今远航未归,那个倔强又果断的女孩儿不可能把自己的父母留在这个被不祥的预言所笼罩的城市。

    年轻人已经向里弗寄信辞去了工作。虽然有些不舍,但他对自己的未来也有着仔细考虑过的计划。

    “也许有一天我们还会回到斯顿布奇。”他向埃德微笑,带着一点希冀,又像难得地开个玩笑,“毕竟连三重塔都会变了样子。如果到时候您还需要管家……”

    “那绝对只能是你!”埃德拍着他的肩膀保证。

    .

    在多利安离开之后,埃德对着门口发了一小会儿呆。

    “……有什么问题吗?”娜里亚问他。

    埃德回过神来,挠了挠头。

    “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他说,“总觉得,希尔薇这么急着结婚的目的,好像不只是为了‘在世界毁灭之前赶紧把想做的事做完’……”

    “你是说那女孩儿并不爱多利安?”

    “也不是吧……”埃德想起希尔薇在城西新区的街上拉住他时脱口而出的那一句“多利安很伤心呢”……她应该,也是在意着多利安的吧。

    “我不知道。”他承认那不过是自己的猜测,而他的确更关心多利安,“但希尔薇是个……聪明的女孩儿。”

    聪明,大胆,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谋取利益……虽然并不是没有善良与可爱之处。在需要离开斯顿布奇的时候,她及时为自己和父母找到了一个不能更好的容身之地。

    “‘聪明’也不是什么坏事呀。”娜里亚说,“而且,虽然多利安总是有点太严肃,但看起来也不傻嘛,如果他愿意接受,这样又有什么不好呢?”

    她看了埃德一眼,眼神有点意味不明:“艾伦说,‘别把爱情当成一切’。”

    埃德耸着肩,不由自主地就忐忑起来。

    娜里亚垂下双眼,藏下一丝笑意。

    埃德蔫了一阵儿,然后再次兴奋起来。直到他比手画脚地讲述完三重塔如何变成了现在这样,他觉得它如何如何地像伊斯……才发现娜里亚藏在眼底的忧虑。

    “……你怎么啦?”他小声问,“我不是好好的嘛,我也、我也没有很冒险呀。”

    至少“完成”这件事本身,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娜里亚一怔,摇了摇头:“不,不是因为你。”

    埃德觉得……心里好像有点不是滋味。

    “你还记得奥利吗?”娜里亚问他。

    “……那是谁。”

    “老乔伊的人,柯本家的小儿子。”娜里亚说,“你见过的呀,他来过我们家,在你带回……带回埃莉娜的那个晚上。”

    埃德想起来了——那会儿他心慌意乱不知所措,只记得那个年轻人说起话来好像有点怪腔怪调的。

    “他昨晚去跟踪两个耐瑟斯的信徒……照你所说,他们应该曾经进过三重塔。可奥利到现在还没一点消息……希望他没出什么意外。”

    就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娜里亚一回到斯顿布奇就开始收集各种消息,巨细靡遗。几乎已经是座空城的斯顿布奇,最近也的确有不少人悄悄潜入,其中甚至包括大法师塔的法师。

    “还有死灵法师。”娜里亚叹气,“他们又回来啦!”

    当斯科特还会在人们眼前出现时……那些人可连靠近斯顿布奇都不敢。而如今,这座城市重重的黑影里,到底藏了多少别有目的的人,连老乔伊都不能确定。

    奥利事实上并不是老乔伊派出去的。那个有点毛毛躁躁的年轻人,跟大家一起行动时还没什么问题,自己一个人却似乎不怎么可靠……虽然他至少还记得留下消息告诉伙伴们他去做了什么。

    “我可以找找看!”埃德自告奋勇地说。

    娜里亚摇摇头:“也许我们应该再等等……”她顿了顿,又改了主意:“或者我去问问柯本他身上带了什么可以辨认的东西。”

    “用不着。”埃德说,“我有别的办法。”

    “……你不是想用……死灵法术吧?”娜里亚警惕地盯着他,“我的意思是,虽然也不是完全不能用……”

    “不是。”埃德笑了,有点掩饰不住的得意,“我有……另一双眼睛啊。”

    .

    洛克堡的守卫对埃德的去而复返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虽然从前埃德也能进出自如,但那时他们多半只会当他不存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恭恭敬敬地向他行礼,在他走过之后还把热切的视线紧黏在他的背上。

    而改变了模样的三重塔……从近处仰望它所带来的震撼,比远远看到那三道指向天空的黑影要强烈得多。

    事实上,他们一路走过来,斯顿布奇还没有离开的人几乎都站在街上,对着已经截然不同的高塔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兴奋之中也带着疑惑与不安。埃德相信巴尔克能好好处理这个——茉伊拉将他留在洛克堡可不只是为了能掌握消息,而是希望能让留在这里的人相信,国王或许会换一座宫殿……却并没有抛弃这座城。

    那不是有寥寥几个愿意留下的大臣就能做到的。而在把握人心这件事上,没有人能胜过巴尔克。

    埃德推门时就听见了某种清脆的铃音,像是在表示欢迎,连娜里亚也疑惑地抬头张望——她也听见了。

    从正门进入三重塔所看到的再不是从地面延伸到天花板的书架和一排排书籍,而是宏伟的石厅里四壁的雕像——雕的全是一个人,不同的姿态,不同的装束,一样方正的下巴和严厉到偏执的神情,连深陷的眼窝里那种灼人、像是能焚烧一切的火焰都近乎完美地表现了出来。

    “这是……卡萨格兰德一世。”

    埃德有点尴尬地解释,“它在建起时原本就是这样……它并不能完全改变自己的样子。”

    “我知道。”娜里亚说,“就像谁也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嘛。”

    埃德嘿嘿地笑:“还有,另外两座塔的塔底也已经可以进去了哟!”

    在娜里亚斜过来的一眼里他立刻改口:“当然,我们不是因为这个才来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