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破碎(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他什么也没说,所以埃德和娜里亚也只好停下来,屏声静气地站在他身后。娜里亚总忍不住想回头——她总觉得有人跟着他们。在她肩背的肌肉越绷越紧的时候,埃德悄悄地伸手过来,抓住了她的手。

    娜里亚僵了一下,有一瞬间简直想把带鞘的长剑敲到他头上去……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然后,她又有点怀疑是不是她想得太多。也许埃德只是怕黑……或者以为她会怕黑?

    她难得地在这种需要保持警惕的情况下分了神,那种不由自主的紧张却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在她的胡思乱想之中。

    休拉打了个手势,换了条路,但并没有任何解释。当他再一次停下的时候,才在片刻的沉默之后叹了口气。

    “我们不能再前进。”他说,“至少,我不能再前进……如果你们确定这里有地方被封锁,那范围大概是扩大了。”

    埃德环顾四周。这里在下水道的世界里应该也算是个十分偏僻的角落,周围没有人,除了无处不在的恶臭,就只有污泥里汩汩冒泡的怪异声响……连水声都没有。

    可他也并没有感觉到危险……没有比钻进下水道的时候更强烈,连那股直冲脑门的恶臭,他好像都有点麻木了。

    “……你发现了什么吗?”他只好轻声问道。

    “什么也没有。”休拉说,“可是,瞧,这里原本是个‘集市’……这里的集市有时比旧街市场的还要热闹。”

    然而现在,一片死寂之中,不见半个人影。埃德低下头,艰难地分辨出了脚印——太多的脚印,将地面踩得稀烂,反而很难看清什么。

    “如果你们还想前进,那就只能靠你们自己啦。”休拉挠了挠背——他肉乎乎的手臂几乎伸不到背上去:“恐怕我现在已经帮不了你们什么忙。别看我这样……其实我还一点都不想死呢。”

    他的语气平静得有点古怪……带着种近乎漠然的失望。

    “……回去的路上小心。”娜里亚说。

    休拉轻声笑了笑,毫不犹豫地转身走掉了。

    埃德默默地看了看娜里亚。

    “……萨米恩说,维戈?休拉,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很漂亮的小伙子呢。”娜里亚声音低低的,有些说不清的失落,“漂亮又可靠,热心得有时简直让人受不了……”

    埃德记得萨米恩,那个爽快到有些粗鲁的老妇人也叫过他“漂亮的小伙子”……

    想起堆积在休拉身上和脸上的肥肉,目前还算是个漂亮小伙子的埃德莫名地打了个寒战——如果有一天他也会变成那样……还不如在那之前死掉比较好。

    “……你可以放手了吗?”娜里亚说。

    他的手干燥又温暖……她的手心却开始出汗。

    “啊?……哦。”埃德讪讪地放开手,“我就是……就是……”

    他只是感觉了到她的紧张。黑暗之中,他能清楚地听见她渐渐急促的呼吸……但娜里亚大概并不想让他知道她很紧张。

    “……就是有点害怕。”他说。

    娜里亚嗤地一笑。

    “反正已经这样了,”她说,“点个火吧。”

    有光总是好的。

    埃德燃起了光焰。柔和而明亮的白光稳定地悬在他们身前不远处,飘飘悠悠,看着有点像还没有长大的小白。

    但他们没有走出多远,那个圆滚滚的小光球就开始像个被风吹得快要破掉的肥皂泡一样,忽明忽暗地变成各种奇怪的形状。

    埃德伸手一握,光芒瞬间消失。

    “……埃德?”娜里亚的嗓子有点发紧。

    “也许我们还是……”埃德迟疑地开口。

    “先离开?”娜里亚飞快地接上,“因为我吗?”

    她的语气与其说是恼怒还不如说是沮丧。

    埃德突然就明白了艾伦曾经的心情——他一点也不想让她陷入任何危险,却又不忍心阻止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她不是不能等待……可她并不喜欢等待。

    他再次抓住了他刚刚放开的手。

    “别离开我身边。”他说。

    “……因为你会害怕吗?”娜里亚反手握紧了他,声音里隐约带了点笑。

    “是呀。”埃德面不改色地说。

    .

    一旦能够感觉到力量的流动,埃德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娜里亚点起了火把,真正的火焰有着不一样的温暖。

    他们牵着手沉默地向前,不知从哪里钻进来的风吹得火光晃来晃去,把他们的影子胡乱地投在各个方向,像是无数黑影无声地围上来,将他们包围在其中。

    娜里亚起初根本没有看见那些黑色的裂缝……就算看见了她大概也会把那当成悬在半空的蛛网。是埃德一把拉住了他,握着她的手用力得让她觉得有点生痛。

    他直直地瞪着眼前的黑暗,神情奇怪地凝固在恐惧与平静之间——他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什么。

    娜里亚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才看见那些在空气中蔓延的,细细的丝线,像破碎的玻璃上交错的裂纹……像在生长,又像在呼吸,那些黑色的纹路循着某种奇异的规律,出现又消失,有时看起来多了一点,有时看起来又少了一点。仿佛有黑色的雾从其中懒懒地漫出来,又似乎只是因为那些线条太过模糊……它朦朦胧胧的,描绘出的诡异的图案有种奇妙的美感,让娜里亚几乎移不开视线。

    她想起圣墓之岛的地底,那朵世上没有的花。

    它们截然不同,又如此相似,以至于连她都在极短的时间里想到了某种可能。

    “是……那个吗?”她用小小的声音问,像是唯恐惊醒了什么。

    “是。”埃德苦笑,“通往另一个世界的裂缝。”

    “这么大了啊……”娜里亚喃喃,“还有办法封起来吗?”

    “恐怕我做不到。”埃德无奈地承认,“也许伊斯会有……”

    可伊斯不在这里。

    而且,如果封上这样的裂缝需要伊斯的血……这得要多少血才足够?

    “事实上,已经有人把它封在了一定的范围之内。”他说,“问题是……”

    问题是,为了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